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47章 来自一位父亲的愤怒(第三更)

第1747章 来自一位父亲的愤怒(第三更)

凌晨,营地里没有炊烟,仆固和乌恩吃了早饭,没有内疚的去视察营地。

早餐对于这个年代的许多人来说就是个计划外的支出,对于联军来说,在无战事的时候,只有将领才有资格享用早餐。

营地里到处可见零零散散的联军军士,操练是没有的,仆固和乌恩都在等着明军进攻,然后以战代练。

“士气有些低落。”

乌恩淡淡的道。

仆固说道:“所以要给他们找事做,缓几天出去一趟……不能让明军太清闲了,**一番试试。”

乌恩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目前他们只能等待。

“人我今天就派出去,不过要谨慎,一旦被发现,后续这条路就断了。”

乌恩终于还是配合了,仆固心情大快,笑道:“鞑靼如今已经变成了明人的附庸,阿台甘愿,可其他人难道就没有想法?关键是明人的兵力不多,这才是我劝你派出人去联络的道理。”

乌恩点点头,两人慢慢的巡视着营地。

而在侧面,方醒一身嫩绿色的伪装,正在匍匐前进。

他的匍匐前进其实一点都不专业,屁股有些一拱一拱的,只是他却靠着这个不专业的动作,已经逼近了大营。

草原看着是平坦的,可当你在草地上爬行时,才会知道草原也是在起伏着。

嫩草和土地的气味混合在一起,方醒觉得这是生命的力量。

而此时他最需要的就是这个。

没有长距离匍匐前进的人不知道其中的消耗,方醒此刻身上都湿透了,全是汗。

迷彩色的望远镜搁在眼前,方醒缓缓的寻找着目标。

微风,这是个适合狙击的好天气。

望远镜中,那些联军军士大多待在帐篷里,少数出来的也是梯队斥候,他们在外面活动着身体,有的还持刀挥舞着。

在聚宝山卫到达兴和堡后,去兴和城骚扰和刺探的行为都变得格外的危险。此时不操练一番,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方醒有些饿了,他缓缓往后退去,等视线内失去大营后,他仰躺在草地上,从战术口袋里摸出了一根巧克力,近乎于贪婪的吃了下去。

冷冰冰的巧克力吞了下去,方醒把狙击步枪再次检查了一遍。

“我是机修工,撒比,知道什么是机修工吗?那是能让一条流水线运转正常的人,而一支枪……”

方醒调匀了呼吸之后,再次爬了过去。

……

“粮草还是要紧着用,在下一批粮草到来之前……话说亦力把里那边如何了?”

仆固的心情不错,和天气一般晴朗。

而乌恩的心情也不错,他想通了,明人派了聚宝山卫来增援,恰恰证明他们没有大举征伐的意思。

三年?

乌恩觉得三年之内明人绝对不会大规模对外用兵。

“那边不错,失去了头领,那些残留的牧人都是聪明人,他们当初没有跟随歪思走,那就是知道再往北边去是死路,最好的情况就是变成野人。所以都很老实。”

“殿下,他们出发了。”

身后有人追上来禀告道。

乌恩看看左侧,两骑正往兴和堡方向而去。

“后面就看他们的了。”

乌恩的底气有些不足,仆固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两人并马而行,一丝光突然在仆固的肩上一闪而过,他却没有发现,依旧和乌恩商谈着后续怎么和那边联络的事情。

……

“你是仆固?”

方醒收起望远镜,把狙击步枪架好,开镜……

镜头一下把仆固拉到了眼前,可方醒却没多大把握。

距离有些远,哪怕是没风,可方醒这个二刀把子的水平真的够呛。

方醒用力的呼吸着,镜头里的仆固随着呼吸而晃动着。

他在和乌恩谈话,言笑晏晏,显然双方的关系不错。

“那个蠢货!”

被别人利用了还乐呵呵的乌恩,让方醒对哈烈老王之后的结局再无一点质疑。

老子英雄儿蠢蛋,这种例子多不胜数!

方醒慢慢的平静下来,他在等待着,等待着时机。

此刻开枪的话,仆固被乌恩挡着,他的水平很有可能会误中副车。

“你敢动我的宝贝吗?仆固,你这个撒比……”

方醒此行不为公事,若是从公心考虑,此事他应当庆幸,因为这说明仆固和乌恩已经是没招了。

可他们居然差点就伤害到了无忧,这毫无疑问就触碰到了方醒的逆鳞。

于是一位父亲就出发了,带着熊熊怒火,孤身闯入了敌军的大营。

是的,这里就是敌军的大营。

边上有游骑在游弋,这是预防渗透和偷袭。

所以方醒需要等待,不但是在等待着仆固突前,也在等待着在左侧一里外的斥候游弋到更远处。

哪怕是有消声器,可方醒也不敢担保那些斥候听不见。

他静静的等待着,当乌恩在镜头里大笑着拖后时,方醒压住了呼吸,同时往左边瞥了一眼。

那群游骑已经朝着后方去了,他们将会继续搜索大营周围十里的范围。

方醒收回视线,在镜头里盯住了仆固。

仆固正回头和乌恩笑着,神色轻松。

“你以为自己是赢家吗?”

方醒缓缓压下扳机。

“你以为动了我的宝贝就能安然无事吗?”

方醒屏住呼吸,稳住了身体,然后……食指压下……

“呯!”

很小的一声后,方醒大怒!

在镜头中,仆固的身体突然回归了正常,本来是瞄准胸膛的一枪,却打中了他扬起的右臂。

方醒猛地退了回去,然后弯腰往后面飞速的奔跑。

百米后他喘息着趴下,在事先挖好的长方形的坑里埋下了步枪……

……

乌恩正在憧憬着那两人和鞑靼部的沟通,仆固回身安抚着他。

气氛不错,乌恩觉得仆固的孤军就这样了,大家彼此利用一把,等找到机会直接袭杀那些筑城的俘虏,他会马上遁入亦力把里,然后慢慢的发展。

他也有憧憬,他憧憬着自己能杀回哈烈,夺回控制权,然后发展哈烈,最后杀向大明报仇。

而仆固……不管怎么说,他觉得这是个可以利用的人。哈烈和肉迷目前不会发生直接冲突,一旦找到机会,他不会让仆固再活在世间。

最好和明人两败俱伤!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仆固,眼神和煦。

然后他就看到仆固的右臂猛地爆出了血花。

血花飞溅,乌恩第一反应就是闭上眼睛,然后翻滚落马。

“啊…….”

乌恩的身体被冲击力带着跌落马下,然后他举起剧痛的右臂看了一眼。

鲜血狂喷中,仆固看到骨头茬子顶在外面,那些肉皮吊在边上甩动着……眼前一片血红。

然后惨叫声惊醒了那些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的侍卫,他们蜂拥着冲了过去,当看到仆固的右臂少了一截后,有人喊道:“谁干的?”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