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46章 潜入(为盟主‘团长团长?’贺,加更!)

第1746章 潜入(为盟主‘团长团长?’贺,加更!)

“我迷路了……”

方醒下马,太阳刺破雾气照在他的笑脸上,看着格外的紧张。

两个哈烈人也下马了,他们手持长刀,而方醒却是空手……

不,他的手中有一个小东西。

“跪下!跪下!”

方醒摇摇头,右手慢慢举起,微笑道:“听不懂啊!”

“呯!”

噗通!

一人倒地,剩下的那个哈烈人看着方醒手中那还在冒烟的东西,他楞了楞,却没逃跑,大喊一声就冲了过来。

“呯!”

……

“明军的斥候开始发力了。”

乌恩有些烦恼,“一个上午就损失了三十余人,这是明军的报复,看来昨天的行动奏效了。”

仆固在看地图,简陋的线条被他的手指头划来划去,闻言他说道:“狗急跳墙,不过我们不怕,最好是起大军来攻,我说过,只要他们主动进攻,我们才会有机会。”

乌恩看看那张简陋的地图,随口道:“若是进攻,此刻就该有消息,看来魔神并未失去冷静。”

仆固把地图小心翼翼的收进怀里,打个哈欠道:“我昨晚一直在等着最新的消息。按照他不吃亏的性子,他应该会马上行动起来,疯狂寻找咱们……可今日明军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就奇怪了。”

“咱们应当加强哨探,还有,何时派人过去?”

仆固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乌恩看看帐外,中午的阳光温柔的挥洒在那被踩踏出的小路上,两边的嫩草在微风中轻轻摇摆,好似在渴求雨露。

“哈烈此时就是脆弱的嫩草,仆固,哈烈再无重现辉煌的那一日,而你们和大明把我们夹在了中间,若是你们想进攻大明,或是大明想进攻你们,哈烈就首当其冲,你让我们怎么办?”

乌恩看着仆固,淡淡的道:“你拼命的想激怒明人,想让他们进攻,最好就是起大军,明皇亲征,这样肉迷当有十载的安宁,而你,将会是肉迷的功臣。而我,将会是哈烈的罪人。仆固,告诉我……我们该是朋友还是敌人。”

仆固跟着看看帐外,眼睛微眯,仿佛是被光线给晃花了眼。

“我们……哈烈大败之后,并无威胁我国的可能,这一点你应当清楚。”

仆固认真的说道:“我们是朋友,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在西方我们有大敌,在解决掉他们之前,我们不可能东顾。”

他沉吟了一下,诚恳的道:“我不瞒你,我们需要哈烈长期抵御……或是说长期挡住明人的脚步,所以再怎么说,我们也不会坑害你们,这是损人不利己。”

他看着乌恩的眼睛,坦然的道:“你们败了,我们也难受,就是这么回事。”

乌恩的眼神有些迷茫,不过是一瞬之后,又变得凌厉起来:“我是失败者,被放逐到亦力把里来盯着明人,虽然我痛恨我的兄长,可哈烈却是我的家乡。仆固,若是肉迷卖了哈烈,你们就等着无数仇恨的哈烈人向明人投降吧,然后席卷你们!”

“我相信。”

从开始忽悠到了乌恩时,仆固就不断在弥补自己当初撒谎留下的裂缝,可裂缝却随着乌恩的不断醒悟而加大。

“是的,你们加入明军是我国不能承受的,所以我没那么愚蠢。让我们联手起来,给明人一个教训。至于大军征伐,我此次去了明人的京城,发现他们的文武之间矛盾很深,皇帝好像也有些问题,所以他们不会大肆进攻。”

乌恩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他出神的看着外面,意趣索然的道:“明人的地方不错,若不是两国敌视,我想去看看,做一个商人也不错,至少不用负担这么多……”

“你失去了斗志乌恩!”

仆固摇摇头,失望的道:“振作起来,若是你不愿意继续背负责任,那就把你的人马交给我,我来统领他们,去把明人搅个天翻地覆。”

乌恩抬起头,微笑道:“这正是你想要的,对吗?”

仆固也微笑道:“是啊!只是你从不给我机会。”

两人相对微笑,只觉得气氛终于融洽了。

……

“这些穷疯的家伙!”

下午的时候,方醒接近了联军大营的侧面,距离十里不到。

两匹战马已经被他放在了身后三里多的地方,他放置了不少马料,希望能留住它们,否则他只能弄辆摩托车出来狂飙。

草原上的夕阳壮美,方醒弄了个帐篷出来,然后弄了个酒精炉,架着锅。

在前面的路途中他干掉了三批斥候,到了这里却不行了。虽然靠着仓库避过了几批人,可他却不能再前进,否则大军合围之下,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神仙就要出现了。

小锅里煮着一锅面疙瘩,红色的胡萝卜片,白菜、羊肉卷。

辣椒面放多了,锅里看着泛红。那些面疙瘩在粘稠的汤汁里轻轻颤动着,香味慢慢的散发出来。

方醒放了些酱油和盐,搅动一下,然后开始了野餐。

面疙瘩的外面包裹了一层汤汁,鲜香,再咬进去,面香混合进来,那感觉……饕餮再世也会忍不住吧。

吃完之后,趁着热乎劲,方醒弄了辆越野自行车出来,一路往联军大营去了。

…….

没有狼嚎,这种天气狼出来找不到食物,而且这附近经常有斥候经过,狼群若是敢驻留,那会变成狼皮袄子。

方醒裹着一件棉大衣,奋力的在草原上颠簸着。

“哎呀!”

夜间骑行的结果就是看不到路,一个小坑让方醒摔了出去。

“艹!”

方醒全身都被包裹着,虽然没有被擦伤,身上却多处疼痛。

方醒翻过身来,躺在草地上喘息着。

苍穹之上,星宿明暗不定,灰蒙蒙的。

身后三里就是联军大营,方醒不准备前进了,他休息了一会儿,起身去检查了越野自行车。

“质量不错啊!哪产的?”

方醒弄个小手电出来,等看到那熟悉的铭文后,不禁觉得有些时空颠倒。

躺在草地上,裹紧大衣,把棉帽戴好,方醒在想着此刻的世界。

大明的商品对外界来说就是奢侈品,郑和船队的到来只是一个引子,大明的丝绸、瓷器、茶叶…….这些商品已经让外界把大明看作了仙境。

可时至今日,大明的商品依旧没有出路,聚宝山卫的眷村利用先进的纺织机,每年生产出大量的布匹,依旧只能在境内销售。

方醒不喜欢朝贡贸易的模式,可放开海禁的风险同样不小。

一旦海疆失控,那后果比万历三大征的危害还大。

“必须要建立一支强大的水师才行啊!”

夜色渐渐深沉,方醒沉沉睡去。

睡了不到两个时辰,方醒就被冷醒了。

……

仆固也醒了。

他睡不着,从孤军深入之后,他的睡眠就很少。

悄无声息的出了帐篷,仆固感受到了寒冷。

周围都是帐篷,鼾声此起彼伏,让仆固想起了肉迷国内自己的家。

帐篷就是游牧民族的象征,而游牧又代表着不稳定。

仆固看看夜空,负手在营中漫步。

走没多久,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你也睡不着?”

“是,总觉着那个魔神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仆固吐出一口气,看着白雾在空中缓缓消散,他说道:“在肉迷,帐篷已经少见了,要想强大,必须要固定下来。你看看蒙元,强大时席卷当世,可终究是游牧秉性,最终无法持久。”

“你说明人吗?可他们每过几百年就会衰落,任人宰割,我们也学了,于是在哈烈境内处处建屋,撒马尔罕当时更是贸易鼎盛,可换来的是什么?”

乌恩有些郁郁的道:“明皇一战就击败了我们,他们的人口无穷无尽,可以征召无数的战士,而我们缺的就是人口,就算是有,可怎么去养活他们?”

仆固轻笑道:“先期掠夺,后期种地。只要种地,就能持续不断的增加人口,草原上太贫瘠了。”

“是,草原上养不活太多的人口……”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