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45章 第一场杀戮(感谢‘金指数木木’成为本书盟主)

第1745章 第一场杀戮(感谢‘金指数木木’成为本书盟主)

同样的夜空下,方醒也在商议。

辛老七的房间里,方醒查看了一下,看到没发烧,就叫人小心看护。正准备回去时,辛老七却有些话憋不住了。

“老爷,您想去弄仆固?”

若说对方醒的了解,张淑慧当然是第一,可辛老七却靠着直觉判断出方醒的想法,这个就是天才将领的本能。

方醒微笑道:“你倒是知道,我从不挨打不还手,何况是无忧……我恨不能剥了仆固的皮!”

辛老七猛地坐起来,边上的方五赶紧扶着他,“七哥,小心伤口裂开了!”

“老爷,小的跟着您一起去!”

辛老七推开方五,旋即腰间的包扎处泛起了红色。

方醒有些东西只有辛老七知道,他也只信任辛老七。

“你的伤口是我处理的,我知道你能不能动,老实呆着。”

方醒吩咐方五给辛老七处理伤口,自己却走了。

辛老七侧卧在床上,方五打开包扎,发现伤口已经裂开了,鲜血正一股股的往外涌,就埋怨道:“七哥,伤口不浅,最少要七八天才能走动。”

辛老七没作声,方五一边给他重新消毒包扎,一边说道:“七哥,老爷大概要寻找机会进攻吧。”

辛老七还是没作声……

……

晚饭时,无忧有些没精打采的,但方醒早就准备好了惊喜。

吃完饭,方醒抱着无忧坐在炉子边,土豆和平安在边上做作业,张淑慧和小白在逗弄莫愁怀里的欢欢。

“无忧看看这是什么?”

方醒从怀里摸出一个小鸭子,拧上发条放在地上。

“哒哒哒哒!”

小鸭子在地上欢快的跑动着,无忧欢喜的道:“爹,小鸭子。”

发条放完,小鸭子停步,方醒把它捡起来,仔细给无忧说着怎么使用。

没多久无忧就挣扎着下来,自己在炉子边玩着,全然没了阴影。

检查完土豆和平安的作业,方醒交代道:“你们也是家里的男人了,以后要学会看护妹妹,照顾家人。”

土豆懊恼的道:“今天没注意,那人太突然了,谁也没想到他会从大车队里冲出来,孩儿大意了。”

平安检讨道:“爹您说过这里危险,出堡之后要时刻注意,孩儿走神了,没看好妹妹。”

方醒点头道:“你们还小,为父没希望你们能杀敌,可要警惕。哈烈人和肉迷人不会甘心,鞑靼人中间也许有人野心勃勃,同样是不甘心,所以要谨慎。”

……

大车队从中午开始就被盘查,锦衣卫和东厂在兴和堡的人都参与了,最后没有查出奸细,却查出了拿了别人钱财,顶替劳役的三十余人。

“伯爷,这些人怎么处置?”

钟定有些拿不定主意,按照他的意思,就该严惩。

方醒突然有些想抽烟了,他吸吸鼻子道:“没什么,直接遣送原籍,他们无需治罪,拿钱收买的……地方上自然会处置。”

能免役的人家大多是读书人,可有些商人却也有办法,那就是花钱贿赂官吏,然后再花钱雇人去替自己劳役。

方醒对这些事情没兴趣,等以后朱瞻基上台后,这些将会一一的进行革新。

回到家中,方醒早早就上床了。

张淑慧解衣后,窸窸窣窣,嘴里轻嘶着钻进被窝,然后紧紧的搂住了方醒。

“冷……”

方醒轻笑道:“要不咱们活动活动?”

哪怕是老夫老妻了,张淑慧还是暗自掐了一把。

黑暗中传来一声惨叫,然后就是折腾的声音……

……

“淑慧,明日我出去一趟,最多两天回来,快的话当天就回来了,你看着家里。”

黑夜中张淑慧的身体一僵,旋即低声道:“夫君,一切小心才好呢。”

“我会的,我说过,这世上能杀我的还没出现。”

方醒在黑暗中轻声说道:“我做事,难道你不放心吗?”

张淑慧嗯了一声,可却迟迟不能入睡。

等卯时初,方醒悄然起床,张淑慧却一直没睡,默默的起来帮他穿衣,准备了洗漱用具。

方醒洗漱完毕,抱了她一下,笑道:“放心,等我回来。”

“嗯。”

黑暗中,兴和堡的门开了一条缝隙……

……

第二天方醒就消失在兴和堡中,将领们虽然事先得到了通知,可有心人却发现方醒的家丁一个没少,聚宝山卫也是个个都在,顿时就有些猜测。

而方醒此时已经从兴和堡左侧开始了绕圈子。

清晨的草原露水多,方醒一人二骑,慢悠悠的在草原上晃荡着。

两匹马的马背上没有携带多余的东西,而方醒的背上倒是多了个东西。

方醒坐在马背上,手中端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吸溜吸溜的吃着。

面条里加了不少辣椒,汤是用红虾加瑶柱和火腿丁熬制的,吃起来当真是……

方醒吃了个满头大汗,意犹未尽。

今天有些雾气,不过对于方醒来说是个好消息。

仆固等人的大营方位早就被查明了,方醒不着急,他还得准备一下即将到来的杀戮。

当雾气渐渐散去后,远处来了一群斥候。

“十人,那就露面吧!”

方醒放下望远镜,驱马朝着斥候的方向缓缓而去。

当双方进入目视区时,方醒突然调转马头,急匆匆的往回逃跑。

那些联军斥候也发现了他,都兴奋的叫喊着,打马狂追。

草原上的追逐看似简单,可却是战马和骑术的综合能力比试。而方醒显然,不,他并不想比拼骑术。

那些联军斥候看到他的马速降低,有人疑惑,就看看四周,却没看到有埋伏,顿时这些人就激动了。

抓到俘虏就有奖赏,哪怕只是一头羊也好,能让这十人美美的吃一顿荤腥。

联军的粮草不是很多,所以供给也很抠门,导致寻求奖励已经成了一个热门活计。

“抓住他!”

一群斥候兴奋的冲了过去,他们没有用弓箭,因为只需要绳套就够了,甚至不需要绳套,他们就能把对方活擒过来。

双方不断拉近着距离,斥候们呼喝着,前方一人挥舞长刀,他看到被追赶的人居然回头了。那人的手中端着一个东西,前方有个小管子,而且还冲着他笑了笑。

狰狞的微笑!

“哒哒哒!”

“哒哒哒!”

草原上响起了枪声,持刀斥候只觉得胸口一痛,就跌落马下。

他躺在地上喘息着,他看着那个明人端着东西在操作着,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一阵点射加扫射,十名斥候倒下了八人,剩下的两人在方醒换弹匣时猛地发一声喊,然后一个转向,就朝着侧面开跑。

“跑哪去?”

方醒装好弹匣,机柄一拉,看到两个斥候居然没有分开跑,不禁就笑了。

“哒哒!”

“哒哒哒……”

两人落马,方醒检查了一番,没有去收集战利品,补枪完毕,他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没多久,这里来了一队明军斥候,他们发现地上的人马尸骸后,就仔细的检查了一番。

“大人,像是箭伤,可又不大像。”

“都是废物!什么像不像的,闪开我看看!”

带队的总旗官下马走到一具尸骸的边上,蹲下看了看被撕开衣服后露出的伤口。

“这人两个伤口,除非是大队骑兵一起射箭,至少得百人以上吧……看看马蹄印子!”

斥候们查看了半天,得出的结论很悲观。

“大人,加上这些敌人的马,最多二十人。”

“这特么的是什么东西?难道是鬼?”

“大人,找不到箭矢,这些敌军的随身物品都在,没拿。”

总旗官更是懵逼了,若是明军干的,那么这些尸骸和那些散落在周围的战马他们都会收拢回去,然后一一记功。

这谁做了好事不留名啊!

总旗官的眼神闪烁着,一个军士说道:“大人,干脆算成咱们的吧。”

这是冒功,总旗官想了想,觉得风险太大。

若是真有明军奉命渗透进去,到时候两边一对质,他怕是要变成普通军士了,而且至少三十军棍。

“算了,带回去,老老实实地说清楚,好歹也是个善缘,而且那些东西也是咱们的了。”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