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38章 盟约

第1738章 盟约

“他们想去大明看看,看看那个花花世界。”

阿台毫不脸红的说着那些已经乖巧了许多的鞑靼贵族们,仿佛他愿意在塞外继续坚守。

方醒看看他穿着的大氅。这大氅不知道是什么皮毛做的,毛光水滑,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钟定来了,他竟然胖了些。方醒看到阿台在他出现后多了些忌惮,就说道:“听闻你干的不错,让鞑靼人向往大明。”

钟定原先是被流放到塞外的官员,运气好得了个在鞑靼部‘教化人心’的活,目前看来他干的不错。而且他的手下有些小吏,鞑靼部又没人敢惹他,日子当真是逍遥之极。

“伯爷,这些都多亏了王爷的睿智……”

钟定说话很有分寸,但阿台却摆手道:“本王只是弹压罢了,钟大人辛苦。若是没有钟大人,今日的鞑靼部也不会那么繁华。”

钟定笑着拱手,至于鞑靼部繁华,那不过是他们可以自由的和大明交换、出售特产罢了。

“你们都辛苦,大明不会忘记,陛下不会忘记。”

方醒很满意鞑靼部目前的构架,他对钟定鼓励道:“等兴和城建好之后,本伯一定会向陛下举荐。”

钟定微笑拱手,在阿台的面前,他和方醒是自己人,所以当然不能用那种官场手段来表示感谢。

阿台笑呵呵的道:“那本王就先恭喜钟大人了。”

“王爷客气了。”

方醒看着这两人的互动,有些好奇钟定是怎么把阿台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下官只是和一些贵族的关系不错,和宁王也不错。”

阿台回去了,兴和城要开工,他的人要去监控。

拉拢分化?

方醒觉得钟定这人绝对是一个被埋没的人才,可惜却被淹没在宦海之中。

“家人呢?”

既然是人才,而且于国有功,方醒觉得不该这么折腾他。

钟定愕然,然后苦涩的道:“被弄到这边来……也没什么职务,家中的妻儿也不知道如何了,下官平时不敢想这事,只是午夜梦回的时候,难免想念……”

“下官的妻子很贤惠,犬子也算是聪慧,若是下官当年没有贪……现在……”

钟定的神色黯然,然后又笑道:“此时说这些都是虚妄,伯爷,大明的官吏不愿出塞,下官倒是要占便宜了。”

“嗯,你大抵要占便宜了,坐火箭升官。”

方醒进城,土豆和平安已经没法骑马了。两孩子撇着腿,怎么看都怪异。

进了家,张淑慧和小白看到两个孩子走路姿势有些怪异,不用解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快到屋里把裤子脱了,脱光!”

张淑慧和小白各自揪着自己的儿子进屋,然后就是一阵惨嚎传出来。

“老爷,今日少爷他们骑马的时间长了些,不过小的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以后自然会安排少些,免得成了您说的罗圈腿。”

方醒低头极力的并拢双腿,用手进去试试,说道:“他们说的脚后跟撇开极好,我的腿缝隙不大。”

所谓骑马得罗圈腿,那多半是姿势不正确导致的。也就是说,那些得了罗圈腿的,实际上都是业余骑手。

辛老七也并拢腿,然后傻笑一下,就去找人商议教土豆和平安骑马的诀窍。

方醒去看了欢欢,因为孩子小,张淑慧叫随军的工匠打造了一个小铁炉子,专门在莫愁的屋子里生火取暖。

屋子里很暖和,方醒抱着欢欢坐在炉子边随口问着,而莫愁在边上做小衣服。

“感觉怎么样?”

“这边的人都淳朴,而且有老爷您在呢!”

莫愁抬头微笑着,眉间全是温情。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伯爷到处走。”

方醒也笑了笑,两人随后静默着,享受着那暗自流动的温馨。

……

而仆固却没有享受到温馨,只是感到了冰冷。

回到宿营地之后,哈烈人率先派出斥候,被火枪阵列震惊的乌恩担心晚上会被突袭。

这个决定没错,可他却没找仆固商议。

随后两边的宿营也泾渭分明,双方虽然没有相互戒备,可冷空气却在中间形成了一堵墙。

隔阂之墙!

晚饭很简单,死面饼。这还是仆固出边墙后抢了一把的战果,否则乌恩坚持不到开春之前。

死面饼很难吃,仆固就着温水吃了一块,然后起身去找乌恩。

乌恩的帐篷早已没有了王子的规模,只是比旁人的大些罢了,至少人进去不用低头。

乌恩也在吃饭,却是有一个羊头就死面饼。

羊头被煮的软烂,乌恩抱着大啃,满脸的胶质。

看到仆固进来,乌恩一口咬掉了羊脖子上最后的一丝肉,腮帮子鼓动着,两下入腹。

仆固坐下,沉声道:“你想回去吗?”

乌恩在用小刀剔着羊头上的皮肉,闻言他说道:“哈烈被夹在中间,迟早是大国的祭品,我回去干什么?和那几个哥哥争斗吗?死得快!”

仆固的脸上浮现了微笑,“是的,哈烈曾经繁华过,撒马尔罕的商队曾经沟通东西,繁华一时,可终究没有支撑。如今的世界却不再安稳,西边的国家正在交战,已经打了几十年。而在东方,你们败给了明人……”

乌恩用小刀挑着一片羊脸皮吃了,点头道:“是的,我们败了,然后就开始了内斗。可不内斗……看到明人的架势了吗?他们不甘寂寞了,所以破例开始在边墙外建城,狼子野心世人皆知。仆固,你们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别骗我,我不蠢!”

他把小刀从羊眼眶里插进去,用一块黑乎乎的毛巾擦擦手,说道:“你们的补给不多,当时我记得有人带伤,仆固,哈烈依旧被围困着,你们只是想利用我们对吗?”

仆固笑了笑:“不,是联手!你们若是不想被明人驱赶或是奴役,那么大家联手吧,否则你想往哪逃?只有莫测的北边,那里每年都能冻死不少人。而且那边怎么存活?放牧?大雪会让你们的羊群冻死。种地?你们播下的种子再也不会发芽……所以你们别无选择,而我们却还能向西边进军,只要拿下拜占庭,乌恩,肉迷就活了。”

乌恩从边上提起一个羊皮袋,摇晃了一下,从声音就听得出里面的酒不多了。

他打开塞子喝了一大口,那眼珠子开始泛红。

“那两头羊还在,对吗?”

“对。”

仆固不再隐瞒,坦然告知。

“我们需要合力!”

乌恩再喝一口酒,笑道:“合力又如何?”

“游击!”

“明人不可能会再次派出大军,他们的皇帝太胖了,这是我亲眼所见。而且他们的内部还有矛盾,那个魔神和文官的关系很差,就和他们的前朝一样,当文官觉得他是个巨大的威胁时,魔神就会成为文官的祭品,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我们要团结起来,把哈烈团结起来!”

仆固很认真的道:“明人若是不派出大军,魔神也无法阻拦我们拆掉兴和城,那他的增援最终就变成了玩笑。若是他们的大军来了,咱们游击,让他们消耗粮草。大明虽富,可也经不起这般消耗!”

乌恩看了他一眼,从那双眼睛里看到的都是诚恳。

“我无法说动我的哥哥们。”

“或许魔神到来的消息能帮助他们知道一致对外的道理。”

仆固微笑道,若是还不能,那他就把乌恩拖进来,直至消耗完那些人马。

乌恩拔出小刀,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明皇死去后,他们都认为明人再无威胁,于是斗的兴高采烈,民不聊生。”

“魔神会让他们清醒过来。”

仆固还是坚持这一点。

“是啊!让人恐惧的魔神,看到那京观之后,我的手下疯了不少,都杀了!”

乌恩拍拍手,帐外进来一人。

“拿着这把刀去,告诉我的兄长们,魔神来了。不想死的话,那就抛弃独自主宰哈烈的想法,大家集结吧。”

乌恩和仆固出了帐篷,黑夜中马蹄声远去。

营地里黑麻麻的,乌恩说道:“点起火把,照亮那些贪婪人归家的路!”

于是火把被点燃,隔不远就放置了一个。

看着这些不断延伸的火光,仆固沉默了,他想家,想妻儿,想那些……熟悉的一切。

乌恩缓缓回身道:“从哈烈到这里太过遥远,而在此之前,仆固,我们需要的是袭扰,早些时候那种硬碰硬是愚蠢的。”

仆固点头,两人伸出手掌相击。

清脆的响声中,盟约成型了。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