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37章 你的运气好

第1737章 你的运气好

方醒收到了信件,是于谦写来的。

信中说了京城近期的情况,首先是朱高炽突然整顿宫中,拿下不少内侍,过程不是他这个吏目能知道的。

其后就是南方的消息,南方的官吏发现顶替上来的小吏中有不少是科学子弟,顿时舆论大哗。

书信和奏章鹅毛大雪般的飞往京城,从南方到北方的道路上马蹄声就没断过。

大家都认为朱瞻基应该慌乱了,是的,他把南方捅了个大篓子,激起‘民愤’了!

可朱瞻基却用铁腕告诉他们,什么叫做朱棣的孙子!

“殿下直接拿住了几个叫嚣的最凶的,一查全有问题,不是贪腐就是勾结,有个还偷了粮仓。然后又亲自召见将领和各部尚书等重臣,随即都查院的鲍华放话,说是要狠查一批贪官,要狠查一批投献,南边官场和士绅们马上就噤声了。”

信使是黑刺的人,看他说的口干舌燥的,方醒叫人给他弄了肉汤。

冷天在这边喝这个才是王道!

喝了一碗肉汤后,信使继续说道:“朝中对此事颇有些议论,只是辅政学士和六部尚书都没说话,最后陛下只是一句话就压了下去。”

“陛下说,看看。”

两个字啊!

方醒走到外面,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喃喃的道:“陛下,太子并不是您说的软弱之人,他并不乏手腕和强硬,只是两个字,就压住了舆论……”

朱棣在这片草原上临去前,最担心的应当就是大明的未来。

他担心朱高炽会迂腐,会和文臣混成一团,最后被人忽悠的找不到北。

他担心朱高炽会闭国锁国,那样对手就能从容的强大,直至认为可以挑战大明后,他们将会发起进攻。

可朱棣却不会说出来,哪怕是临去前,他也没有削弱朱高炽的威信。

这是何等的痛苦啊!

方醒在院子里转圈,无忧趴在正屋的门边喊了几声没回应,就去找了张淑慧。

“夫君……”

方醒一愣,看到婉婉拽着张淑慧的棉袍皱眉看着自己,就说道:“我无事,只是想些问题。”

张淑慧把婉婉抱起来——从土豆出生开始,张淑慧的腕力就不断在强大中。夫妻亲热时,有时候张淑慧迸发出来的力量让方醒也是有些惊讶。

看到她轻松的抱起无忧,方醒伸手接过,说道:“皇帝真累。”

这话有些没头没脑的,可张淑慧知道不少皇室的事,所以还是听懂了。

“夫君,先帝厉害,到了陛下也是渐渐的强硬起来了,总会好的。”

在她看来,皇帝累不累和自家没关系,只要方家一切安好,那么旁人的事儿她没多少兴趣。

女强人终归是少数,这个年代的女人大多只关心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大部分连本地的县令是谁都不知道。

但她们一定知道粮长是谁!!!

这就是自己的妻子,方醒点头道:“是,一切都会好起来,等土豆他们长大后,咱们就轻松了。”

无忧听不懂这些话,就搂着方醒的脖颈拼命的摇头,等方醒用额头定住她后,无忧委屈的道:“爹,大哥他们出去没带我。”

方醒失笑道:“回头爹打他们的板子!”

无忧摇头道:“不要,爹,要不我们也出去吧。”

……

在草原上策马疾驰,这是土豆和平安在听了家丁们说了无数次征战后的希望。今日辛老七带着他们出来,在家丁们的护持下,两人第一次骑了成年战马。

两匹相对矮小温顺的战马!

“加速!”

既然方醒把教导儿子武艺的重担交给了辛老七,他也大胆施为。

土豆紧紧拽住缰绳,小短腿紧紧夹住马……的肋部,身体按照辛老七的交代,以及以前骑小马的经验在随着颠簸起伏着。

“好!稳住,别慌!”

辛老七已经策马去了后面的平安那边,方五接管了土豆的安全。

“别慌,不要拉缰绳,不要踢马……”

平安的马速被方六压住了,已经落后了土豆老远。

辛老七冲过来,和平安并行。

没有鼓励,没有打击,辛老七就默默的陪着平安策马‘疾驰’。

平安的表现很出色,他的腿几乎夹不住战马,可依旧沉稳的坐在上面。

一眼看去全是枯黄,中间夹杂着嫩绿,草原就像是无尽头般的让人觉得豪迈。

“回头!”

辛老七出手了,他率先策马往左转,平安跟随。而辛老七在转过去的时候一直在回头,一旦平安控制不住战马或是自己的身体,他会瞬间飞扑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平安。

前方的土豆也在两名家丁的保护下掉头了,两批人一前一后的朝着兴和堡而去。

……

“伯爷,您想让二位少爷子承父业吗?”

方醒此刻在堡外,黄钟就在身边。

“不会刻意,以后随着他们的性子来。”

方醒在望远镜里已经看到了两批人马,说道:“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还非逼着他去干,最终误国误己。”

“殿下在展示强硬,陛下也在转为强硬,这是个好消息,可这会让殿下以后的路更难走。当然,这一切都是我在中间插手的结果……”

方醒还在想着南方的一系列变化,对朱瞻基展示手腕很欣慰的同时,却对朱高炽的身体越发的担忧了。

“南方有殿下坐镇,目前已经安稳了,陛下继位以来最担心的问题消弭,不过却会在以后留下后患…….等殿下离开后,反弹……”

黄钟担忧的道。

“利益罢了!”

方醒放下望远镜,说道:“他们争的是什么?不就是利益吗?有了利益他们还想争夺话语权,想控制大明的朝堂,这就需要去丢骨头和暴打。”

这个说法很形象,丢骨头去让那些人抢,内部自然就会分化。

而暴打,那就是对那些冥顽不灵的,野心勃勃的,直接用大扫帚暴打,扫入垃圾堆!

“伯爷,虽然现在步步让人心惊,可在下却有些热血沸腾啊!想着殿下上位之后的大明,那才是您大展身手的地方。”

一队骑兵从右侧过来,方醒皱眉,小刀马上带人迎了过去。

“是阿台!”

方醒点点头,就像是一头护崽的狼,低声道:“他要是敢冲撞到土豆他们,阿台就会变成断魂台!”

可惜阿台并没有给他动杀机的机会,那队骑兵一个圈子就兜了回来,然后相隔一里在给土豆和平安叫好。

“这家伙如今越发的像是大明官吏了,溜须拍马用的极为娴熟。”

黄钟无不讥讽的说道,但脸上却带着笑容。

方醒策马上前,平安被护着冲过来,在方醒的眼中,时速不会超过十公里。

可平安却极为兴奋,少见的兴奋,在看到方醒后都爆发出来了。

“爹,我会骑战马了!”

“恭喜兴和伯,您的儿子就像是雏鹰,在今日展翅飞翔,以后定然能翱翔九天……”

阿台此时才敢过来,马屁源源不断的从他那张以往喝令部族的嘴里喷吐出来,让方醒皱眉。

在瓦剌和哈烈被击败后,鞑靼已经不可能在草原上独自求存。而他的部众早已被大明的商队给勾走了魂魄。

大明……那是个遍地机会的好地方,而且没有那么多的天灾,只要能吃苦就能养活家人。

部众的心开始偏向大明了,阿台对此没有阻拦和告诫,反而是经常请人写奏章去京城,向朱高炽表达自己的忠心,并多次祈求能进京,最好是安居在北平。

可朱高炽却没有答应,在兴和城建成之前,大明需要鞑靼部的帮助。

“你会如愿以偿的。”

堂堂的鞑靼部首领,居然沦落到想去当人质都不能的地步,不得不说阿台混的不算好。

唯一能让他安心的就是大明相信他的忠心。

“等兴和安定后,陛下肯定会论功行赏,到时候你就带着家人去京城享福吧。你的运气好,以后大明封王……怕是难了!”

以后再封王,那大抵只会封给死人,现在不死……不久你也得死!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