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36章 没有根基的张羽

第1736章 没有根基的张羽

“娘,爹还没来!”

方醒原先在兴和堡里不过是占了三间屋子罢了,一间议事,一间厨房,一间就是卧室。

如今一家人都来了,张羽就找了个小院子,这下连厢房都用上了,这才分成各处住下。

到了新地方后,无忧很是新鲜了一阵,拉着两个哥哥去探索。

可等天色渐渐的暗下来后,无忧就有些害怕了,她觉得这个院子里有些阴森。而土豆和平安都在帮着打扫,她一个人就坐在大门的门槛上,双手托腮,呆呆的看着堡门方向。

路过的人看到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都会停步多看看,有的露出微笑,有的会好奇……

几个熊孩子过来逗弄了几下,可无忧却根本不搭理,而门内站着一个笑眯眯的男子,正在吃肉干,看似很可亲,可这些熊孩子却不敢造次,叫几次见无忧不肯一起玩,就呼啸着去了。

无忧哼了一声,她不想玩,只想等着,等着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现,然后大笑着抱起自己,欢喜的叫自己宝贝。

“你是……”

天越发的黑了,无忧拒绝了小刀让她进去的劝告,继续等着,直至一个女人抱着个女孩子过来。

这女人单手抱着个两三岁的女娃,右手拎着篮子,看到无忧就问了小刀:“这是伯爷家的女娃?”

小刀笑道:“是我家大小姐。唐姑娘,这是你家女儿?”

唐赛儿依旧是看着很年轻,她点点头,然后把女娃放下来,蹲着问无忧:“可是想你爹了吗?”

无忧看着那个小女娃,点点头。

唐赛儿说道:“别想了,伯爷出城杀敌,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这年头在草原上夜战的危险太大,明军更是要极力避免这种情况。

无忧摇摇头,只是托腮看着那边。

“爹!”

无忧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往前方奔去。

小刀也听到了马蹄声,他疾步走到无忧的身边,仔细一听,说道:“是老爷!”

马蹄声渐渐缓慢,随即方醒就出现在视线内。

“爹!”

方醒看到无忧跌跌撞撞的跑过来,马上勒马、下马,动作一气呵成,后面的张羽等人也是大声叫好。

方醒张开双臂俯身迎过去,然后抱起无忧,大笑道:“无忧想爹了?”

无忧搂着他的脖颈,低声道:“爹,我想你了。”

瞬间沙场上的煞气和强硬都消失了,方醒抱着无忧回身道:“今日大胜,打掉了仆固的傲气,大家一起来吧。”

“好!”

张羽等人纷纷下马,知趣的先去更衣。

方醒抱着无忧到了门前,看到唐赛儿就问道:“你家可好?”

唐赛儿也抱着自己的女儿,说道:“伯爷,民妇这里也没啥好送的,就是年后打的野物肉干。”

“好,我收下了。”

方醒爽快的收了,说道:“等兴和城建好之后,你家记得去买了房子,以后这边会越来越好,到时候可就贵了去了。”

唐赛儿谢了,方醒叫小刀拿了些给无忧准备的零食给她女儿。

“有时间就带着孩子过来。”

唐赛儿应了,然后没有拒绝接过包袱告辞。

这是个爽快的女人,没有什么机心。

看到她穿了一身整齐的棉袄,方醒就知道她家过得不错。

“爹,你打坏人了吗?”

方醒一怔,然后笑道:“对,爹刚打跑了坏人,他们这几天不敢来了。”

父女俩进了小院,张淑慧已经带人在等着了。

“夫君辛苦。”

“少爷辛苦。”

“老爷辛苦。”

“爹,您辛苦了。”

一串话让方醒有些不适应,他说道:“天冷,都进去吧,晚些有人来吃饭,淑慧你们先吃,别饿着孩子们。”

方醒随后又问了土豆和平安的功课,最后去了莫愁那里。

“欢欢。”

欢欢在襁褓里嚎哭着,陈嬷嬷在哄他。莫愁接过后就准备喂奶,却先脸红的看了方醒一眼。

方醒本想留下,可陈嬷嬷却在,只得干笑一下,叮嘱几句就出去了。

边塞地区没有条件可言,方家也没带花娘,只是小白和秦嬷嬷在做饭。

这种天气再没有比火锅更好的菜了,小白和秦嬷嬷做了一大锅火锅,菜比汤多,这是家丁们吃的。

条件不好的情况下,家丁们先吃,这是方醒的规矩。

所以小刀和方七笑嘻嘻的谢了小白和秦嬷嬷后,就抬着大火锅走了,那边已经烧了炭盆,架子也准备好了,酒水齐备。

等到了厢房那边,方二用筷子翻动了一下,就看到下面全是肉片。

“七哥,好多肉。”

辛老七招呼人坐下,倒酒,然后说道:“这边时常有鞑靼人进城,大家注意保护好夫人少爷他们。仆固败了,他们并无攻打兴和堡的准备,所以今晚安全,喝吧。”

家丁这边气氛热烈,张羽等人也来了,在厢房坐下,然后问着京城的情况。

久处边塞,哪怕距离北平不是很远,可依旧消息闭塞。

黄钟作陪,随意说了些京城趣事,让张羽不禁听入了神。

没多久方醒就来了,却还是抱着无忧。

“我家丫头到了生地怕,好容易喜欢黏着我这个当爹的,受宠若惊啊!”

方醒坐下,王贺递了小板凳过来,方醒把无忧放在上面,然后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火锅说道:“今日一战击破仆固的信心,当贺之!倒酒来!”

没有小酒杯,都是大碗。酒气熏蒸着,方醒看了身边坐着的无忧一眼,小丫头居然很好奇的看着王贺在喝酒。

“仆固今日冲阵的兵力也就是一万人,看来这就是他的本钱,不过乌恩那边却多些,两边加起来两万余人,一旦袭扰起来,兴和城那边不得安宁啊!”

喝的微醺后,张羽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他是兴和堡守将,兴和城的工期被拖延至此,若非是朱高炽在位,他早就倒血霉了。

“不急,你们已经很快了,当初赶工了吧?”

方醒放下大碗,呵出一口酒气,说道:“按照我的计算,你们的工期实际上已经很快了。至于仆固和乌恩,从明日开始,聚宝山卫轮换,每日去两个千户所蹲守,若是敢来,那就挡住,然后兴和堡这边主力出援。记住,他们比咱们远,来一次就多消耗一次。”

兴和城就在兴和堡的边上,若非是敌军有两万余人,不等方醒来援,张羽也会设法和他们决战。

“伯爷,宣府那头很谨慎,没有兵部的命令不动窝,要不然……”

张羽还是满腹牢骚,黄钟喝的面色通红,说道:“那是因为敌军是游击,若是围城,宣府不来就是有罪。”

林群安吃了片大肥肉,舒坦的道:“宣府出了援军,若是抓不住敌人,他们难道还能挤在兴和堡里面?所以这也是陛下派了咱们来的原因。”

兴和堡太小了,容不下太多援军,而且援军太多的话,辎重也会成问题,那从野狐岭到兴和堡的运输线还得要重兵沿途护送。

所以古人不轻易动兵,就是因为动兵耗费太大。

张羽赧然拱手请罪,方醒削了个梨子给无忧抱着啃,淡淡的道:“你在宣府没有根基吧?”

张羽点头,有些丧气。他若是有根基,哪里会长期在兴和堡驻守?哪怕是升职为指挥使,可在塞外,指挥使也不值钱啊!

而且这边风险很大,以前的哈烈败兵变身为马匪,经常劫掠,让张羽疲于奔命。

等乌恩来了之后,他又进入了焦虑状态,就怕哪天被敌军突袭。

方醒的到来却让他有些疑虑,不但没有安心,反而是更加的担忧了。

增援兴和堡哪里用得着方醒和聚宝山卫,哪怕是朱雀卫,玄武卫都行,甚至派五千骑兵来都行,不进攻,一心守着兴和城,乌恩大抵也只能无可奈何。

他看了方醒一眼,然后再看看靠在方醒身上吃梨子的无忧,心头沉重。

连家眷都带来了,难道京城发生了什么让方醒不好自处的变化……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