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32章 到达,出发(感谢‘团长团长?’成为本书盟主)

第1732章 到达,出发(感谢‘团长团长?’成为本书盟主)

“好冷啊爹!”

出了野狐岭,草原上依旧寒冷,幸而没雪。

无忧被方醒裹着被子抱在马前,身后是骑着小马的土豆和平安。

到了这里,他无需掩饰家眷跟着来的消息,反而会激发士气!

方醒把被子裹紧,搂紧无忧笑道:“这边就是草原了,无忧宝贝。”

无忧缩在方醒的怀里,问道:“爹,你在这里打坏人吗?”

方醒回身看着身后的队伍,说道:“对,爹就在这边打坏人,这样无忧就不会被坏人欺负了。”

无忧往小被子里缩了缩,在被子里握紧小拳头嚷道:“爹,我也要打坏人!”

“我也……”

土豆本想跟着喊一声,可又觉得跟着妹妹喊很丢脸,就忍住了。

他看看身边的平安,脸蛋被冷的发红,眼睛却很亮。

“大哥,咱们能不能上阵啊?”

“你想什么呢?”

土豆虽然想证明自己这个小伯爷乃是货真价实的,可却知道自己连家丁们的一只手都打不过。

“伯爷,兴和堡的斥候来了!”

前面的斥候回来禀告道。

方醒策马出前,土豆和平安也紧紧跟上,而张淑慧她们的马车此时在中军那里。

一队骑兵飞速而至,他们的脸上都蒙着布,这样可以节省油脂。

“见过伯爷!”

为首的小旗官马上拱手,正准备禀告一番,却看到方醒身前的被子里钻出个小脑袋来,顿时就是一惊。

无忧好奇的看着这些斥候,听着方醒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兴和堡如何?”

斥候才发现是个小女娃,他讶然之余,又看到了方醒身后的土豆和平安。

“伯爷,仆固出了边墙后,几次袭扰,只是咱们坚守不出,他无可奈何。”

“多少人马?”

“出现的就只有五千,阿台部在营寨中也没出击,敌军的人越来越少,经常几百人都敢来骚扰一番。”

“哦!”

方醒回身看看土豆和平安,没看到胆怯,就回头说道:“本伯到此,倒要看看仆固可敢一战!”

话语淡淡,却带着不容质疑的自信!

斥候拱手肃然道:“伯爷到此,仆固末日不远,小的马上回禀我们大人,告辞!”

土豆和平安两眼冒星星,兴奋不已。等斥候回返后,土豆策马前行问道:“爹,那个仆固可还敢来吗?”

方醒微微一笑,说道:“爹在呢!他来就打他!”

“妹妹别怕,大哥打他!”土豆扬眉道。

平安吸吸鼻子,说道:“咱们有火枪火炮,他们打不过。”

方醒心中觉得好笑,却觉得土豆有大哥的担当,平安很冷静。

……

当在望远镜里能看到兴和堡时,方醒把无忧送到了马车里。

无忧才在方醒的怀里睡了一觉,此刻被张淑慧抱着,她揉着眼睛问道:“爹,到了吗?”

方醒在马背上俯身摸摸她的脸蛋,温言道:“到了,无忧打起精神来,咱们马上就能沐浴了,还有好吃的。”

“伯爷,张大人已经迎过来了!”

方醒对张淑慧点点头,然后过去看了后面的小白和莫愁,策马掉头。

张羽静静的率领麾下将领等待着,当看到方醒策马冲来时,他拔刀说道:“下官幸不辱命,兴和堡还在大明的手中!”

兴和堡是方醒名义上的封地,朱棣当初的封号可谓是用心良苦。

这里就是最前线,征伐不断!

“辛苦你们了!”

张羽策马掉头,率先朝着兴和堡奔驰。

身后的聚宝山卫纷纷整队,然后整齐前进。

……

“派出斥候,告诉仆固,本伯来了!”

方醒一进兴和堡,首先就下了这道命令,然后沐浴更衣,赴宴。

阿台来了,负责兴和城建造的工部右侍郎鲁繁也来了,愁眉苦脸的模样,一进来就说道:“兴和伯,您再不来,这兴和城就只能停了。”

方醒先起身和阿台拥抱一下,然后说道:“仆固纠结了些哈烈人,不过是袭扰罢了,本伯来了,就大胆的修建。”

兴和城在兴和堡往北五里地,而修建的主力自然就是哈烈战俘,人数众多。

“每日养那些俘虏耗费不小,虽然都是土豆,可那也是粮食啊!”

鲁繁唠叨着,然后看到是羊肉火锅,顿时就吸着鼻子道:“下官在这边可是吃了大苦头,都半月没见羊肉了。”

“那么穷?”

方醒招呼人坐下,张羽让人送了酒来。

“我少喝些。”

妻儿刚到陌生的地方,方醒不愿意喝的醺醺的。

吃完饭,方醒没有过问妻儿的情况,带着人就出了兴和堡。

寒风凛冽中,一行人来到了建造中的兴和城。

庞大!

眼前是一个庞大的半成品城市,周长约十五公里左右,可以想象建成后,这里能容纳多少人口和仓库。

城墙目前只有一米不到的高度,而且建造的参差不齐,可想而知在哈烈人的袭扰下施工的难度。

方醒策马到了城墙边,下马,仔细看着墙砖的接缝处。

“很坚实!”

黏合材料里应当是掺杂了糯米,这个强度可比什么水泥强大多了。

从城门的预留处进去,方醒看到里面全是城砖,就问道:“骚扰的厉害吗?”

“厉害!”

张羽恨恨的道:“他们的游骑总是在附近,经常聚拢了过来袭扰,还被带跑了七百多俘虏,后来咱们没办法,只能轮换,可依旧陆陆续续跑了三百多俘虏。”

鲁繁是最恨那些哈烈人的,他顺手把路中间的一块城砖搬到边上去,起身拍拍手道:“那些哈烈人狡猾,从四面而来,咱们要扼守兴和堡,所以这边的兵力不多,总是被他们带走俘虏,甚至人多时他们还会突袭一下,死伤不少。”

方醒点头,然后出去。

远处能看到斥候在返回,方醒说道:“初春万物复苏,那些哈烈人和仆固合流之后,兵力大增,本伯想看看他们的胆子也是否跟着变大了。派人去,以二十里为限展开搜索!”

……

“明人来了!”

距离兴和堡五十里开外的一片开阔地里帐篷密布,仆固就在其中的一顶帐篷里,和一个男子说话。

“乌恩殿下,来的是谁?多少兵马?”

此时的仆固已经不复在北平时的多变,而是肃然。

坐在他对面的年轻人摸摸小胡子,目光飘忽的道:“五千余人。”

仆固的面色微变,分析道:“明人的援军不可能会那么少,除非……殿下,让斥候注意了,最好不要硬拼。”

乌恩的面色稍霁,说道:“你估计是谁?”

仆固摇摇头道:“不管是谁,五千人,那也不能把咱们怎么样,试探一下吧。”

乌恩的眼中重现警惕之色,淡淡的道:“谁去?”

仆固苦笑道:“殿下,我冒险去了明人的京城,出关时抢了他们的辎重,这是我的错,我去!”

乌恩点点头道:“我去为你掠阵,明人再厉害,可这点人还无法包围咱们。”

仆固起身道:“那就准备吧,趁着他们刚来,咱们去看看,什么情况也好做准备。”

乌恩问道:“你的那两千重骑呢?”

仆固的面色微冷,眸子呆滞的看着乌恩,说道:“他们不能去,否则若是撤退,他们只能抛弃甲衣。”

这是仆固第一次对乌恩表示不满,乌恩被那眼神吓了一跳,然后觉得有些丢脸,就说道:“出发吧!”

两人走出帐篷,乌恩抢先挥手,然后号角齐鸣。

无数哈烈人和肉迷人从帐篷中冲出来,他们马上跑向自己的战马,随即有人开始收起帐篷装车。

半个时辰,营寨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两万多骑兵和无数大车。

乌恩策马到了阵前,说道:“明人来了,他们来了五千多援兵,咱们去看看,若是他们敢出城决战,那就是自寻死路!”

仆固觉得乌恩的动员苍白无力,他摇摇头,等乌恩说完后说道:“咱们去查探,和明人见个面,若是可以,那就击败他们,抢夺他们的粮食和女人,然后满载而归!”

“出发!”

马蹄声轰隆,斥候最先出发了,而大车将在原地等待。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