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27章 方醒,你这个畜生(为盟主‘马尔泰诺’贺,加更!)

第1727章 方醒,你这个畜生(为盟主‘马尔泰诺’贺,加更!)

“你等何人?”

太原城的守将带人拦住了前面的斥候,而在他的身后,一队骑兵正疯狂的向城中疾驰。

斥候当然没兴趣和他啰嗦,当即策马回去。

“这是什么意思?”

太原守将,指挥使苗处回身道:“再去人报信,告诉殿下,要戒备……”

一个千户官瞅着远处黑压压的一群人马,不禁就慌了,问道:“大人,会不会是……拿人来了。”

苗处右手一挥,一队骑兵马上就追着出去。

“若是北平派来攻打的,那些斥候刚才就不会那么从容。”

“大人,殿下那边……”

苗处摇摇头,“对方从此处来,那就是堵住了咱们外逃的路,这是震慑,先看看是哪部人马再说,至于殿下,想来不会慌乱。”

“大人,有人来了!”

苗处闻声看去,就看到一队骑兵正驱赶着自己刚派去的斥候而来,人数十余。

“去告诉殿下,不是拿人。”

苗处低声吩咐道,然后就迎了上去。

“下官苗处,见过伯爷。”

在见到方醒后,苗处就想起了上次他在老晋王的陵墓里弄出来的事儿,心中一个咯噔,觉得此人怕是来者不善。

方醒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面色不善的道:“拦阻我部,你好大的胆子!”

苗处已经看到了聚宝山卫,他强笑道:“伯爷,下官不知……万望恕罪。”

方醒一挥手,如同先前苗处一般,只是却轻描淡写。

“下马进城!”

林群安喊道,旋即队列出发。

方醒当先,而看到聚宝山卫的火枪阵列整齐压过来,苗处面色微变,赶紧掉头闪开。

……

此时近午,太原城的人流量不算大,守门的军士早已得到通知,把百姓驱赶到了两边。

当整齐的脚步声传来时,那些百姓不禁张望着。

“是聚宝山卫!”

黑压压的阵列压过来,一个军士不禁惊呼道。

队列接近,那些百姓纷纷后退。

被冻红的脸颊,但眼神依旧犀利,不,是冷漠。

百战百胜之后的冷漠!

脚下的皮靴已经沾满了泥浆,可依旧无法阻止他们的步伐。

“上刺刀…….”

队列里一声号令,旋即哗啦一声,所有军士同时做出动作。

“枪上肩……”

发蓝的刺刀和城边的雪堆交相辉映,让百姓哗然的同时,也刺痛了苗处的心。

这是一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军队,晋王操练的那些兵可能抵御?

…..

“怎么办?怎么办?”

晋王府中,朱济熿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等看到雷度后就焦急的道:“可召集那些人了吗?咱们打出去,往山里逃,只要逃到山里就不怕,不怕……”

雷度看到朱济熿腰佩宝剑,身上已经换了便衣,就心中微叹,躬身道:“殿下,是方醒来了,只有聚宝山卫。”

朱济熿的面色煞白,“那个家伙来了?那还不赶紧准备?”

雷度算是个不错的谋士,他解释道:“殿下,就来了聚宝山卫,若是拿人,最少得再加五千骑兵才行。而且他们并未围堵城门,可见应该不是。”

“哦……”

长长的吁气后,朱济熿把宝剑解下,叫人去拿衣服来换。

看着眼前上演的更衣,雷度心中一阵发虚,旋即又打起精神道:“殿下,方醒做事蛮横,可您是晋王,太祖高皇帝的子孙,只要您摆出晋王的架子来,他肯定不敢放肆,否则就是蔑视,那些藩王可不是傻子,自然会兔死狐悲……”

朱济熿一边张开手让人换衣服,一边点头道:“对,没错。等方醒来觐见时,记得给他个下马威!”

……

等朱济熿换好衣服,身边簇拥着大堆太监侍女,端坐宝座上时,外面来了消息。

这是个太监,他撩着袍服的下摆一路狂奔而来,进殿后喘息着道:“殿下,殿下……来了……”

“他可请见了吗?”

朱济熿不怒自威的道。

太监几乎是哭腔说道:“殿下,他有旨意……”

瞬间朱济熿就怒了,不怒自威荡然无存,起身骂道:“方醒,你这个畜生!”

有旨意的话,朱济熿的作态摆谱就成了自傲,对皇帝倨傲。

“去迎进来!”

此时什么规矩都没有了,朱济熿深知方醒给自己挖的这个坑不好填,只能寄望于在府外摆出恭谨的姿态来。

可还没出门,又有人来禀告道:“殿下,兴和伯入府了!”

尼玛!这是步步算计吗?

朱济熿的脑门上青筋暴跳,骂道:“你们是死人吗?为何不拦着?”

来人低头道:“王爷,拦不住……”

朱济熿大怒,正想过去踢一脚,却看到了远处走来的一行人。

“迎过去!”

朱济熿低声吩咐道,然后马上面色一改,带着惶恐下了台阶。

那些侍卫紧张的在方醒一行的两边盯着,却不敢拔刀,更不敢再拦。

王贺手中托着的正是旨意,他昂首挺胸的走在前方,看到朱济熿带人迎过来,就用那尖利的嗓音说道:“晋王接旨……”

没有香案,没有庄严,朱济熿已经麻木了,带人行礼。

“……晋藩恭谨,朕亦闻之……”

圣旨很没有营养,通篇都在夸赞着朱济熿,说他为人诚恳,善解人意,皇帝很为大明有这等藩王感到欢喜……

全篇就一个词只得玩味。

善解人意!

这是说朱济熿阿谀奉承……还是虚情假意?

旨意交代完毕,朱济熿恭谨的问了皇帝的身体,王贺自然是随口就来。

“陛下精力甚好,饮食也好……”

方醒打量着朱济熿身边的雷度,看到他面色被晒的黝黑,就心中一动,然后微微一笑很温和。

而雷度同样是在打量着方醒,见他冲自己微笑,就回以一笑。

他自认为自己的微笑很得体,可方醒却面色转冷,喝道:“晋王正在问陛下的身体,你在笑什么?”

雷度愕然,看到朱济熿和王贺都对自己侧目,本想说是你先笑的,可最后却拱手请罪道:“下官听闻陛下身体康健,不胜欢喜。”

方醒皱眉对朱济熿说道:“殿下,此人在王府中担任何职?太轻浮了,让人误以为晋王府中皆是此辈,污浊不堪啊!”

朱济熿微笑道:“此人只是个跑腿的,倒是惹怒了兴和伯,来人。”

朱济熿还是在微笑着,等有侍卫过来应命后,他微笑着说道:“拿了雷度,重责!”

雷度没有喊冤,只是惶然不已,在被拖下去的过程中依旧没有反抗。

朱济熿面带微笑的请方醒等人进殿。

作为晋王,朱济熿亲自作陪,这个算是给了面子,只是双方却话不投机,特别是方醒一直在沉默着。

王府左长使蒋密见状就说道:“兴和伯南征北战,此次前往兴和,想必能击溃那些骚扰的哈烈人,让兴和城得以继续建造……”

朱济熿有些紧张,闻言这才想到方醒的任务。

方醒笑了笑:“蒋长使这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

蒋密哈哈笑道:“兴和伯过誉了,下官在王府中不过是厮混罢了,幸而殿下能容忍。倒是兴和伯乃国朝重臣,此番出塞,也不知何时归来……”

方醒打个哈哈,淡淡的道:“该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殿下,上次方某在京城不小心冲撞了飘香楼,此次倒也是要谢罪一二,不过听闻殿下有一心腹名叫袁熙,此刻正在京城为殿下奔走……”

“没有的事。”

朱济熿断然否认道:“那袁熙多有荒诞,本王早就已经把他赶出了王府。其人所作所为与王府无干。”

“是吗?”

方醒说道:“这等人最是狼心狗肺,等方某下次回京,定然要将他拿下,送给殿下。”

朱济熿赞道:“兴和伯文武双全,想必能帮本王擒住那个贼子。”

方醒起身拱手道:“陛下派了方某来,目的是看看晋地,看看晋地的忠臣良将,殿下,方某会在这边待几日,打扰了。”

朱济熿起身笑道:“何来的打扰?太原城颇大,若是缺了什么尽管说,本王马上补上。”

两人言笑晏晏,然后朱济熿还送到了殿外,给足了面子。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