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26章 辞别,太原(感谢‘刺眼的黑夜双子’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1726章 辞别,太原(感谢‘刺眼的黑夜双子’成为本书新盟主)

晨光熹微中,军营就像是一个怪兽盘恒在那里,静悄悄的。

“起床!”

一声厉喝打破了寂静,紧接着各种声音在军营中响起。渐渐的,这些声音汇集在一起,朝着校场而来。

林群安看着队形在慢慢的汇集,就问道:“民夫呢?车队呢?”

王贺昨晚上写信去大哥家,让那个准备过继的孩子别来,等他回归了再说。

“都在营外了,比咱们还早。”

林群安点点头道:“咱们搏命,他们出力,到地头他们就轻松了。”

“大人,集结完毕!”

天边孤零零的挂着颗星宿,林群安看看眼前的五个大方阵,说道:“此去打的就是哈烈人,记住了,咱们是孤军,所以都打起精神来,大明万胜!”

“大明万胜!”

“出发!”

阵列缓缓而动,朝着营门去了,林群安感受着沉默中蕴藏着的兴奋,感慨道:“伯爷说的没错,军队就是要吃肉,不吃肉的军队就是羊,哪能保家卫国!”

王贺上马,看着火炮被马拉着从身边过去,问道:“兴和伯呢?”

……

“陛下,请保重身体,臣此去定会把那些哈烈人彻底击溃。”

方醒在宫中,马上就是大朝会了,朱高炽穿戴整齐,点头道:“你莫担心其他,好生去收拾哈烈人,早日把兴和城……”

朱高炽突然微笑道:“你是兴和伯,兴和城建不起来,你这个伯不要也罢,朕给你个兴和侯如何?”

方醒愕然,随后默然,最后说道:“臣会努力,只请陛下保重身体……”

朱高炽的微笑淡了些,点头道:“要先弄清楚哈烈人胆大的原因,报与朕知,一切小心。”

方醒珍而重之的行礼告退,当看到他转身出去时,朱高炽想叫住他,最后却只是化为一声叹息。

梁中把方醒送了出去,低声道:“陛下第二次要给你封侯了,你还不知好歹,哎!”

方醒一身戎装,淡淡的道:“我这个兴和伯是先帝封的,那就带到墓里去。”

梁中叹息一声,“你对先帝……罢了,你不肯接受封侯,那就是对陛下还有保留,保重。”

方醒回身拱手,说道:“照看好陛下,若是有事,皇后那里是个好地方。”

梁中的眼中多了暖色,“去吧去吧,咱家等你归来,到时候请你喝酒。”

方醒打个哈哈道:“宫中的酒不好喝,等我回来在第一鲜请客,到时候你去找陛下请个假吧,走了!”

方醒笑着往外走,宋老实在扫地,看到他就欢喜的道:“下次我请你吃果子。”

方醒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被人欺负了别怕,不敢打就先躲起来,等回头我帮你。”

“好!”

宋老实也想拍拍方醒的肩膀,可最后却缩了。

“好个宋老实!”

梁中看到方醒走远,这才回身进去。

“陛下,该去前面了。”

朱高炽站在门前,眉间渐渐的多了振奋。

“盯着宣府,藩王谁敢作乱?希望方醒莫要辜负了朕的谋划……”

走出房门,天空中的阴云裂开了一条缝隙,露出了一丝碧蓝。

……

“袁熙那边没有消息?”

年过完了,该忙的忙,可作为藩王,朱济熿真没啥忙的。

人不能闲,一旦闲下来,若没有精神寄托和爱好,多变会去寻找刺激来让自己不至于成为行尸走肉。

朱济熿显然并没有什么可以消遣的爱好,所以整日都在盯着北平。

雷度巴不得袁熙死在北平最好,所以他忧郁的道:“殿下,没有。”

朱济熿有些不安的动动屁股,仿佛椅子上布满了荆棘。

“那方醒出来了吗?”

“出来了,元宵节第二天就出来了。”

“这一路积雪都没化,不过听闻他们都是大车和马匹,倒是舍得啊!”

说了几句闲话分散紧张情绪后,朱济熿问道:“那些人操练的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雷度明显的兴奋了:“殿下,令行禁止没问题,加上吃得好,穿得暖,他们都嗷嗷叫着要为殿下效命呢!”

朱济熿满意的道:“要严格操练,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咱们现在就等着机会了。对了,陛下的身体……据说行走越发的不方便了?”

“是,而且还增了头晕的症状,怕是……”

雷度故作担忧的看着朱济熿,朱济熿也面带愁色。

渐渐的两人都露出了笑容,然后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

太原城外十余里,一支队伍在泥泞的道路上跋涉着。

大车不时陷进去,然后有人把多余的马拉过来,合力把陷进去的大车拉出去。

“把坑填了!”

方醒皱眉看着眼前的坑说道:“地方每年都说在修路,劳役动用了多少?可就修出了这等路?豆腐渣!”

林群安叫了民夫去边上挖土填坑,王贺说道:“兴和伯,这地方上就是这样,遇到能干的,那就好些,遇到那等整日只知道坐在衙门里,就觉着自己能运筹帷幄的蠢货,那多半是浑水一潭。”

方醒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倒是成了老油条,迟早会是个贪腐的太监。”

王贺自得的道:“咱家还得要养孩子,可不会去贪腐,那会断子绝孙的。”

“断个屁!这年月就是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

林群安被这条路折腾的火气十足,说道:“史上的那些奸臣可见有几个是断子绝孙的?那些忠臣反而更多些,可见这老天爷就没长眼!”

两人在斗嘴,方醒却在看着背面。

太原和北平以及边墙各处原先是一道二线防线,而晋王府现在按理应当就是京城的屏藩,只是现在这个屏藩却有了异心,当年朱元璋的安排就显得有些可笑了。

再过去就是陕/西,那边经过几年的外迁,以及不断的移民之后,加上土豆的普及,据说已经能吃饱饭了,只是依旧不富裕。

“要多种树啊!”

中原经过长时间的垦殖和开发,土地早已不堪重负,而轮换修生养息就显得格外的重要。

不过等兴和城建成后,陕西这边将会外迁不少人过去,进一步让那片黄土地得到休息。

“……史书上都说那武则天荒淫……”

“胡说!女子如何荒淫?”

方醒的思维发散被两个争吵的家伙给打断了,他没好气的道:“吵什么?史书是为当朝负责,平稳过度也就罢了,若是有见不得人的东西,那当然要修饰,比如说两百多年后……”

“伯爷,以后会怎么写下官?”

“兴和伯,咱家可能上史书?那可别被人写成是奸阉啊!”

两人不吵了,热情满满的盯着方醒看,让他毛骨悚然。

“滚蛋!出发了!”

方醒想起了以后看到的朱元璋画像,那真是错漏百出啊!

欲彻底毁灭其国,必先毁其历史,改造之!

这个和方醒在交趾的举措一样!

只是方醒以后见到的那个明太祖画像,那长相让人震怖。也不知道郭子兴是哪里不对头,居然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长相如此不堪入目的家伙。

而朱棣被刻画成了一个残暴的君王,朱瞻基被描述成了一个喜欢斗蟋蟀到不管国事的二世祖……

“希望以后别把我给写成是魔王转世吧……”

“伯爷,前方有人拦截问话。”

一个斥候奋力打马过来禀告道,方醒点点头,旋即有人牵马过来给斥候换了,然后方醒和他一道前去。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