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25章 远方的漫长战争(感谢“寂寞红尘中”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1725章 远方的漫长战争(感谢“寂寞红尘中”成为本书新盟主)

朱高炽考了土豆和平安一下,结果很普通,就让人扶着自己出去,顺带叫了方醒,把暖阁让给皇后和太子妃带孩子。

出了暖阁,冷空气一下吸进肺腑里,让人感到精神一振。

“朕会活许多年,所以你别弄什么念念不舍,朕觉着恶心。”

朱高炽舒坦的活动了一下脖子,冲着在下面扫雪的宋老实招招手。

方醒尴尬的道:“陛下,臣只是给您拜年罢了。”

会活好多年吗?

方醒心中微叹:你这身体……不提历史上活不长,现在就算是给你用了药,看样子也够呛啊!

他想挽救朱高炽,可试过了降糖减压的药,可依旧没看到起色。

这不是简单的肥胖病,方醒已经是束手无策了。

宋老实跑过来,欢喜的道:“陛下,可是要下来吗?”

朱高炽摇摇头,昨天朱高炽在这里,也是叫了宋老实,结果这娃一把就把朱高炽给扶下去了,居然很稳。

朱高炽微笑道:“你今日吃了什么?”

宋老实把扫帚夹在腋下,扳着手指头数,一脸的幸福。

方醒看着朱高炽的侧脸,那里带着微笑,发自内心的微笑。

他是孤独的吧?

也只有在面对傻傻的宋老实时,他才会发自内心、不用防备的微笑着吧。

“……还想吃一碗甜酒,最后被人抢了……”

宋老实有些遗憾,却摸出一串铜钱,喜滋滋的道:“陛下,奴婢又可以攒钱了,到时候给我娘,让她吃肉。”

“好。”

朱高炽应了,宋老实得意的把铜钱冲着方醒亮亮,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

看着他下去扫地,朱高炽淡淡的道:“若是人人都能恪尽职守,不管是傻还是疯,大明都会蒸蒸日上。”

方醒知道他有话说,就静静的听着。

“你绕一下,走太原。”

“是,臣会带着家人去游游太原城,想来晋王殿下会欢迎的吧。”

……

方醒一家四口在宫中厮混了一顿午饭,然后就走了,他们接着要去陈家。

胡善祥牵着端端回去,一路上就听着端端在说和无忧的好多约定,嘴角噙笑。

等回到太子宫中后,一个嬷嬷过来说道:“娘娘,兴和伯家的嬷嬷说……”

胡善祥有些困,抬头看到嬷嬷面带惊色,就皱眉道:“什么话?”

此时屋内只有她们两人,可这嬷嬷还是开门再看了外面一眼,再回来时,急促的说道:“那个秦嬷嬷说,若是有急事,可去皇后那里,若是不行,记得黑刺。”

胡善祥满脸发蒙,旋即就醒悟了些东西。她默默的坐在那里,良久点头。

……

街道依旧是臭烘烘的,那些穿着华丽的贵妇人小心翼翼的走进了一个庄园中。

庄园里的主宅占地颇大,里面的大堂修建的金碧辉煌,几十名男女正在取用食物。

两个男子并肩站在边上,其中一人说道:“谢肉节马上来了,亨利,看呐,他们正在疯狂的吃肉。”

左边一个男子穿着貂皮大衣,外面还有斗篷,宽大的腰带上挂着剑。他说道:“阿贝尔,来自于海边的消息,哈烈已经完了。”

右边穿着羊毛斗篷的男子眨眼道:“是被东方的皇帝干掉了吗?那可真是悲哀啊!当年纵横一时的家伙,子孙却是不争气。亨利,那些在盯着拜占庭的家伙开始得意了吗?”

亨利握着剑柄,摇摇头道:“东方的那个帝国依旧强盛,而且据说他们下海了,跑出很远的地方,天方人都被他们的富庶给惊呆了,那是一块流淌着牛奶和蜂蜜的好地方。”

阿贝尔叹息道:“是啊,传说中那里遍地黄金,他们穿着考究,比我们的王子还好,至于我们……在那里只能是……乞丐!”

大堂里的男女取了食物,然后男男女女混杂着坐下,开始了享受。

“先吃食物,再狂欢,阿贝尔,肉迷人近些年在舔伤口,哈烈一败,肉迷国不会错过放弃吃食物的机会,这样……东方的帝国肯定不会坐视,阿贝尔,那本该死的游记里说过,东方的帝国连城墙上都贴满了金银,太富有了……”

阿贝尔微笑道:“那本游记我看过,上面说东方的帝国也和我们一样虔诚,那样咱们就是一体的,不是吗?”

亨利摇头道:“得了吧,咱们这边还不是打作一团?”

阿贝尔的面色凝重,说道:“金雀花步步紧逼,我们国土沦丧,不过我们还有奥尔良,只要保住那里,我们将会慢慢的恢复过来。”

“是的,我们在这场漫长的大战中失去了很多,哈烈曾经牵制着肉迷人,甚至俘获了他们的国王,这是天赐良机,可惜我们在大战,否则将会彻底击溃肉迷人……”

亨利遗憾的道:“东方的帝国不该和哈烈发生冲突,那样肉迷人无法腾出手来……若是他们再次西征,阿贝尔,我们要哭泣了。”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喝着闷酒。

“亨利,哈烈现在就是肉迷人嘴边的美食,他们想吃,却担忧我们和拜占庭从身后给他们一下,所以……”

亨利点头,“我也在这么想,我们为何不告诉肉迷人,告诉他们,我们在大战,没有心思去管他们和东方帝国的事,让他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阿贝尔得意的举杯道:“王子已经派人去了,这是最新的消息。金雀花有海峡保护着自己,所以肆无忌惮。大战吧,击败他们,收复国土,然后我们重整旗鼓,去击败肉迷人。”

“是的,我们在面临挑战,可我们从不畏惧。”

“为了法兰克!”

这时有人醉醺醺的举杯喊道,顿时全场举杯,然后一饮而尽。

庄园里欢笑着,男男女女们眉来眼去,酒肉的气味在熏蒸着。

而在这片土地上,双方的将士们都在警惕着,哪怕是长期的战争也没有让他们懈怠。

而那些被驱赶着的农户们衣衫褴褛,他们被金雀花的军士们驱赶着去干活。

无尽的赋税在压榨着他们,他们在期待着王国的反攻,可目前看来还是遥遥无期。

而在前线,金雀花的将士们展开了攻势,他们不断进攻,想要彻底占据大陆,然后再慢慢的扩张。

……

“这就是泰西目前的情况。”

元宵节,方醒叫来了陈潇,然后和解缙、黄钟两家人聚在一起,做临行前的交代。

“他们在混战,一小块地方就分为很多国家,就像是以前的倭国。不过推动他们的是贪婪,当混战停止之后,他们会向四周扩张……”

“那么他们目前能停止混战吗?”

解缙对泰西很感兴趣,若不是年纪大了,而且大明没有通往泰西的航线,他都想去看看。

方醒摇摇头道:“还得持续下去,不过分久必合,他们中间肯定就如战国时期一般的,会出现几个强国,他们目前不敢招惹肉迷人。”

黄钟懂了,“那就是说,他们很有可能会鼓动肉迷人。”

“当然,驱虎吞狼的手段谁都会,小孩子都会。”

陈潇听了一耳朵的泰西,只得喝着闷酒。

最后方醒交代道:“解先生德高望重,要不就回老家去看看吧,也算是有个交代。”

“不去!”

解缙坚决的道:“老夫回去干什么?就在书院,不管是谁,他都不敢动老夫,不然就是疯子。再说书院的学生得有人照看着吧。”

黄钟说道:“解先生,在下可以留下。”

“你?”

解缙不屑的摇头道:“那些学生不会听你的。”

方醒和黄钟都劝了许久,可解缙只是摇头。

而陈潇完全不知道方醒叫自己来干嘛,等解缙和黄钟回去后,方醒才说出了目的。

“我走之后,若是城中有变,你劝着叔父,找个地方躲一躲。”

陈潇喝的有些微醺,闻言就玩笑道:“你难道是要造反?”

“不,我是担心有人会造反……”

陈潇面色一白:“那你为何不禀告陛下?”

“那只是猜测,陛下在,一切都会无事……”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