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08章 皇帝的助攻

第1708章 皇帝的助攻

“肉迷国的使团中有人换了大明的服饰去买科学书籍,臣的人看到了,就出手当街杀之,以震慑那些有此意之人。”

叶落雪长身而立,声音悦耳:“臣叫了五城兵马司的人把尸骸丢给了仆固,仆固很冷静,那两个文官却有些慌张,随后发生了争吵。”

朱高炽放下毛笔,皱眉道:“他们一无所获……方醒倒是有些糊弄人的本事,还能让人无话可说。可他们这般看重科学的书,让锦衣卫和东厂的人一路盯紧,传话沿路官府和卫所,盯紧了他们,若是有一本书流出去,重罪!”

……

“不许他们接触科学的那几本书?”

孙祥没有任何犹豫的吩咐了下去,然后和安纶说道:“那几本书这般紧要?居然大动干戈!”

安纶也没看过那几本书,“公公,要不奴婢去买几本回来看看?”

孙祥点点头,说道:“多买几本,咱家也看看。”

买书很容易,一刻钟不到,有番子就带回来了。

“公公,小的可是一路狂奔,路上还撞翻了一个摊子,您看……”

孙祥接过书,看看番子身上的狼藉,皱眉道:“可赔钱了?”

番子的谄笑僵住了,孙祥叹息道:“不要仗势欺人,更不要耀武扬威,罢了,安纶,你在柜子里取了钱钞让他去赔。”

安纶应了,在边上的一个立柜里面找到了个布袋子,打开里面全是钱钞。他找了张宝钞出来给了番子,“一个铜钱都不能少给,不然非但无功,反而有罪!”

番子去了,安纶随手把柜门关上。

“数学……”

孙祥已经开始翻看着,安纶只得跟着学习。可打开书本之后,他发现自己就像是迷路了。

……

“去吧,交代清楚,千万别出了岔子。”

锦衣卫里,赛哈智交代了下去。按照往常的习惯,接下来他应当是要打瞌睡。

室内有火盆,帘布放下之后暖洋洋的,舒坦极了。

沈阳准备出去,赛哈智却叫住了他。

“听闻有些人在排挤你?”

沈阳一怔,心想这事儿又不是什么新闻,锦衣卫的人都知道,你赛哈智要是不知道的话,那真是尸位素餐了。

“大人,只是同僚之间的玩笑罢了。”

方醒前段时间来找过赛哈智,不知道说了什么,不过据说方醒走时不大愉快。

沈阳原先是靠着朱瞻基,在被赶到塞外之后,其实他已经失去了根基,所以在面对那些挑衅时,他忍了。

赛哈智既然知道,此刻却假意相问,沈阳已经提高了警惕,就看这位不管事的指挥使大人怎么出招。

赛哈智的眼睛依旧是睡眼惺忪,声音也如往常般的没有情绪:“从你回京之后,本官一直在看着你,看你如何应对那些刁难,这是历练,也是杀威棍,你可能理解?”

沈阳觉得脸上的伤口有些撕裂的痛,他拱手道:“大人的苦心下官感激不尽,定会竭尽全力,为我锦衣卫争气。”

这是标准答案,而且弱了些,沈阳应当加上些话,比如说……大人以后有事就招呼,下官保证不含糊!

此时别拽文,越直接上官的心情就越好,可沈阳却没说。

赛哈智的眼中多了些探究,说道:“你不错,回头本官会打个招呼,好好去做。”

“多谢大人。”

带着戒心的沈阳出了锦衣卫,不知道赛哈智为何转变了态度。

等他转悠到了今天事发的书店时,看到外面围了些人,一看穿着就知道是普通百姓。

沈阳在边上买了几个锅贴,托在油纸上吃,被烫的嘶嘶做声,却不肯等稍冷再吃。

想着自己在家里能不能做锅贴,沈阳靠了过去,想看看谁在闹事。

一个吸溜着鼻涕的男子摸出个钱袋,数数里面的铜钱,说道:“那几本书家里的孩子早就说想看,可咱不是听了村里的读书人说那些歪门邪道吗,就没买,今日就问一句,那些蛮夷使者可真是为了那几本书杀人了?”

“没错,今日我可是亲眼看到的,那俩蛮夷使者偷偷摸摸的在店里面买书,然后出来就被发现了,就拔刀准备杀人,幸好有好汉出手,反而杀了他们。”

“啧啧!那些蛮夷就没去买几本儒学的典籍吗?”

一个男子好奇的问道,这时面色惨白的书店掌柜出来了,大抵是被先前的惨状吓坏了,可生意人的本能让他马上就抓住了机会。

“那两人来了不说话,就买了好几套科学的书就走,出去就出事了。当年老夫可知道的,那时候进书的时候有规矩,说是不许卖给外邦人,可今日这两人穿的是咱们的衣服,不说话,不然老夫哪里会卖给他们?”

掌柜渐渐恢复了正常,说话越发的有气势了,甚至还挥手。

“今日小店差点犯了大错,老夫有过,所以今日一律七折,什么书都是七折!”

沈阳看着那些人蜂拥进了书店,心中的疑惑豁然而解。

赛哈智原本是准备冷眼看着他在锦衣卫内挣扎着,哪怕是方醒去和他密谈,可赛哈智笃定自己紧跟皇帝就无需沾染因果,就拒绝了。

可这一切却在肉迷国使者派人偷买科学书籍后变了。

沈阳只觉得眼睛发热,喃喃的道:“伯爷,您一定会标榜千古!一定!”

……

“肉迷人傻了吗?疯了吗?”

金幼孜觉得这个世界变了,他甚至有些怒不可遏,却不知为何。

“他们冒着和大明交恶的危险去买那人的书,为什么?”

他看看同僚,却都是木然,这更让他压不住心中的火气。

“陛下令锦衣卫和东厂出动,一路监控肉迷人,还有各地衙门和卫所,目的就一个,不许肉迷人把那几本邪门歪道带出去,这是为什么?”

金幼孜面色涨红,可杨荣等人却都是木然。

“你没看过那几本书吧?”

最后还是杨士奇开口了。金幼孜看到同僚们都面带苦笑,就满不在乎的说道:“那等邪书,本官提及就觉得难以容忍,还去看?做他方醒的春秋大梦!”

杨溥和黄淮对视一眼,都微微摇头。

他们虽然反对科学,可却不会昧着良心把科学贬低成垃圾。

杨荣淡淡的道:“科学有其可取之处,否则肉迷人疯了才会去冒险,所以金大人,此事到此为止,不可再闹。”

金幼孜气结道:“本官哪里闹了?还有,你们莫不是都准备去为他捧场?那便去吧,本官这就去觐见陛下。”

“站住!”

金幼孜才走到门边,身后传来了杨荣的厉喝。他回身冷笑道:“陛下此举如同是在为方醒打气,影响之深远,大明各地就要重新掀起学科学的风潮了,你们还坐得安稳?”

辅政学士人数多了,内部也隐隐约约的有了别苗头的趋势,所以看到金幼孜和杨荣对上了,大家都默默的不作声。

“陛下的身体不好!”

杨荣的脸有些黑,他进无可进,至少没必要太过使劲,可作为首辅,他自然要压住一些会给朱高炽带来烦恼的事。

“你没看过那几本书,自然不知道被外邦带走后的后果。”杨荣板着脸说道:“在陛下的身边辅政,你至少要弄清楚了事情再去禀告,别听风就是雨,那是御史的事!”

这话比较重,金幼孜当即就怒了,“你就糊弄人吧,方醒的科学若是势大,咱们就是罪人!千古罪人!”

杨荣冷冷的道:“别拿这种话来这里说,那只会让朝政失控。还有,本官说过多次了,科学还未曾出山,你若是害怕,那就该多去告诫那些后辈,少弄那些虚的,多出去看看民间疾苦,而不是整日吟诗作对,阳春白雪,那等人,本官看到就恶心!毫无用处!”

“那你没有吟诗作对吗?”

金幼孜的火气上来了,不管不顾的和杨荣继续顶牛。

“好了好了,二位大人都消消火,陛下那边身体不好,别让人知道了,到时候陛下堵心。”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