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06章 黑刺出手,安纶变态

第1706章 黑刺出手,安纶变态

“没吐血?”

方醒失望的摇摇头,回身看到了沈阳和安纶,就招招手。

“见过伯爷。”

安纶和沈阳都不知道为何是方醒来动手,而且那些身上煞气十足的男子也不知道是哪里的。

两名军士过去拿住了那个男子,方醒觉得安纶来的正是时机。

“安纶,上手问问?”

“在哪?”

安纶觉得自己露脸的机会到了,跟着人去了后面。

“你若是还到处跑,以后铁定破相。”

“下官缺了门牙,脸上多个刀疤应该能看着顺眼些。”

“这事你们若是插手,一旦引发藩王动乱或是愤怒,那你们就是替罪羊。”

方醒当然知道梁中派人来告诉自己消息的意思:朱高炽不好动,动了容易引发藩王抱团对抗。

而方醒和朱济熿以前就有仇隙,此时动手谁也无法说些什么,最多就是方醒跋扈罢了。

沈阳低声道:“伯爷……此事要小心啊!”

“怕谁我都不会怕藩王。”

沈阳看看左右,说道:“就怕被抛出去当盾牌。”

方醒摇摇头,朱高炽没有这个动机,也没有这么软弱。至于朱瞻基,那更是不可能。

“啊……”

这时后面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嚎,沈阳皱眉道:“安纶也懂刑讯?”

“不懂。”

方醒想起安纶的手段不禁打个寒颤:“可他变态……呃,就是手段让人毛骨悚然。”

“什么手段?伯爷,下官想去看看。”

沈阳觉得自己的刑讯手段有些落后了,太血腥,想开开眼界。

方醒点头道:“去吧,活到老学到老。”

沈阳在东厂番子的鄙夷目光下去了后面,方醒看到那些番子有些委屈,就说道:“都是为国效力,再说你们原先的手段也是从锦衣卫那边带来的,不要狭隘。”

…..

沈阳到了后面的厨房,没闻到血腥味,门外的番子原先就是锦衣卫的人,倒也没拦他。

一进去就看到那个男子。

没有五花大绑,而是在房梁上和左右两侧用绳子把男子在空中拉成了大字型。

男子的身下摆放着一根削尖的圆木,直径约有婴儿手臂粗细。

这木棍一头被打进地上,此刻尖的那一头距离男子不过是毫厘之差。

“慢慢来,不着急的。”

此时的安纶就像是一个画师,或是诗人。在这个领域他可以呼风唤雨,自信之极。

他踩着墩子,和人犯面对面,然后看着那惊恐的脸微笑道:“咱家进京后就没了施展的机会,多谢你了。”

深情的话语,温柔的面色,就像是在面对着自己的情人。沈阳摇摇头,觉得这厮大抵是有些毛病。

可下一刻他就觉得自己错了。

安纶不是有些毛病,而是有大毛病!

一根被烧的通红的铁针被钳子夹着,缓缓接近……

人犯看到铁针的方向,就在空中剧烈的挣扎摇摆着,想摆脱厄运。

安纶盯着铁针,温柔的道:“别怕,它只会封住你撒尿的地方,不会很疼,而且你别担心,等你说了,咱家自然会给你捅开……”

“公公饶命,小的愿意说!愿意说……啊!”

安纶仿佛没有听到人犯的求饶,他用另一把钳子夹住了那东西,然后还对准了一下……就捅了进去……

“啊……”

人犯剧烈的挣扎着,那东西被钳子牵扯着拉长。

“愿意说了吗?”

安纶温柔的问道,人犯忍着剧痛点头喊道:“公公,小的愿意说,什么都说!”

“可你特么的让咱家等了!”

安纶突然用钳子夹着人犯的那东西,用力的拧动着,面色狰狞。

“啊……”

惨嚎声中,安纶喘息着,“你让咱家等了,你可知道咱家还得回去吃午饭,晚了就没肉,没肉咱家的心情就不好,你说怎么办?你说怎么办?”

“公公……小的……啊……”

安纶丢掉钳子,胸膛急剧起伏着,回头看看沈阳,微笑道:“沈大人可要试试手?”

这个微笑让沈阳想起了自己在塞外草原时遇到的狼群,夜间觅食的狼群!

那些发着幽光的狼眼和此刻安纶的那双眼睛竟是如此的相似,沈阳摇摇头道:“差不多了吧,拿了口供去向陛下禀告。”

“不急……”

安纶回身,看着人犯叹息道:“不要多次动刑,一次就可以了。孙公公说过要仁慈,咱家可仁慈吗?”

显然刚才的动刑只是开胃菜,所以几个番子都点头道:“公公仁心,只是这些人犯都想着侥幸,却让公公为难了。”

“说的好啊!”

安纶指指说这话的番子,‘慈祥’的道:“来,给人犯弄些滚水来。”

于是马上有番子就在边上的灶台生火,烟气缭绕中,安纶拿出个刷子,满意的道:“咱家好歹也吃过烤羊,烤熟了就削一层肉,后面的接着再烤……”

随后就是凄厉的惨叫,到了后面甚至是不类人声。

沈阳看着就像是在精心雕塑人体般陶醉的安纶,悄然退了出去。

惨叫声一直延续到了大堂,而方醒就站在门外,居然和吕震在说话。

“兴和伯,那仆固坚持说走之前要和你见一面。”

吕震显得极为不愿意和方醒说话,而且耳边听着惨叫,他也觉得不大自在。

“稍后我就去,或是请他来,让安纶和他亲热一番,想必能让他永远都会记住大明的好。”

吕震不知道安纶是谁,就皱眉道:“本官的话带到了,你去与不去不关本官的事。不过仆固现在赖着不走,本官自然是要去禀告陛下。”

方醒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说道:“他能干什么?不过是不死心,想在临走前最后试探一番,稍晚我就去。你们礼部也是折腾,直接赶出去不行吗?”

吕震不屑的道:“你见过没开战就驱赶使者的吗?大明还丢不起那个人!”

方醒叹息道:“肉迷国迟早是要和大明开战的,再说这等国家最是欺软怕硬,你硬了他自然就会软。怕什么?他们若是敢进攻,那陛下亲征就是,直接打垮他们。”

吕震胡乱的拱拱手道:“倾国之战也是这般胡闹的吗?你这个话自己和陛下说去,本官走了。”

“让安纶别折腾了,要口供。”

方醒已经听到了尖利的笑声,知道安纶已经进入状态了,没有一个时辰怕是结束不了的。

……

“伯爷,这人自承是晋王府的人,不过却没见过晋王,平日在京城主要是打探消息,还给不少官员送了好处……”

安纶没来,可他那满足的喘息声依然传到了方醒的耳中。

“谁在中间传达?”

“是晋王府中的一个幕僚,叫做袁熙。”

啧!

方醒无语的道:“这个套路太普通了,那些藩王大抵没少这样吧。”

沈阳点头道:“是,各家藩王在京城的点锦衣卫和东厂掌握了不少,只是陛下没旨意,所以一直没动手。此次晋王变化太大,我们两家都觉得怕是有些问题,就想拿人问话。”

“没必要!”

方醒觉得这是泄愤,仅凭着一个掌柜的话,没有实据,而且那个袁熙也不知道是谁,仅凭着这些无法定罪。

“晋王很支持陛下的藩王改制,所以陛下只是觉得恶心,却不会动手,而梁中大抵是气不过,觉得本伯和朱济熿有仇,干脆就两便。不过你们锦衣卫和东厂倒是会揣摩陛下的心思,小心被骂刽子手啊!”

方醒丢下此事,带着家丁们走了,而那些黑刺的军士早已悄无声息的分散回去了,谁都没注意到。

不,有个人注意到了,咬牙切齿的注意到了。

袁熙就在对面,脸上的肌肤黑了些。他一直等到沈阳和安纶一起出来,而后又看到了那个外表看着完好无缺的掌柜。

“那些藩王谁没有点烂事?!有本事就动手,看看会不会又是一次削藩!”

袁熙冷笑一声,然后悄然走了。

而在京城他的名字却叫做袁葵,身份毫无问题。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