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00章 温柔,愤怒

第1700章 温柔,愤怒

“不安宁啊!”

朱高炽的神色带着疲惫,他希望中的天地同运力并未到来,反而随着他的革新动作,各处的反对都一起涌了出来。

“宗人府看似权利很大,可那些藩王哪会理睬这个。”朱高炽冷笑道:“朕若是让宗人府出手,只怕那些藩王都要鼓噪起来,然后把朕说成是隋炀帝第二吧。”

方醒默然,既然朱高炽知道了藩王的秉性,那他无需多言。

“你在金陵遇刺是为瞻基挡了一下。”

朱高炽的眉间全是愤怒,方醒甚至都听到了咬牙切齿的声音。

“那些人!那些人!”

朱高炽的话中带着杀机,动了朱瞻基,那就是触及了他的底线,再好的性子也无法容忍!

“瞻基太嫩了呀!”

朱高炽微微摇头,遗憾不已。

方醒劝道:“陛下,您以后慢慢的教他就是了。”

朱高炽看了他一眼,方醒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悲哀和不甘,心中不禁一震。

“你们要好好的,瞻基果敢,就是手腕差了些。”

朱高炽的眉间多了柔色,说道:“瞻基小时候就很……骄傲,那时候他在宫中奔跑,身后总是跟着那些气喘吁吁的太监,后来他就找了朕,说是要能跑的太监……朕啊,就在宫中给他挑了不少,让他自己选……父皇也笑眯眯的看着,那时候……真好啊!”

烛光微微闪动,照在那张胖脸上。

而那张胖脸上此刻全是回忆和温柔……

“瞻基英果,却失于手腕,最终难免会碰壁……哎!你要好生辅佐他,告诉他,君王不能一味的强硬,父皇就是如此,大事强硬,可小事却肯采纳臣子的建言,这便是疏通,疏通臣子的怨气……”

“陛下……”

方醒觉得朱高炽的话有些不吉,他有些不安。

朱高炽陷入了回忆中,并未听到他的话,“大明缺的是人才,而人才,所谓的人才,你用他才是人才,不用就是庸才,瞻基还不懂这个啊!”

“人心永远是最难琢磨的,君王却不能不琢磨……不会琢磨人心的君王……那就是昏君……”

“还有婉婉……”

朱高炽看到方醒目露悲戚,就微微一笑,说道:“外间不是传闻朕活不了多久吗?”

“陛下长命百岁!”

朱高炽像是交代遗言般的口吻让方醒心中发颤,不由自主的就说了这话。

“是啊!百岁,百岁就算是传奇了。”

朱高炽微笑道:“朕从未奢望什么千秋万代,你们都还年轻,大好的前程,无数功勋在等着你们去夺取,好啊!”

……

方醒浑浑噩噩的出了暖阁,跟着两个小太监出去。

宫中的主干道两旁黑漆漆的,这是朱高炽为了节省,下令晚上少挂灯笼的结果。

两个灯笼摇摇晃晃的,辉光也跟着摇摇晃晃的散射出去。

方醒的心就跟着这光线散了出去,心乱如麻。

“谁?”

对面出现了一个灯笼,接着有人厉喝道。

“送兴和伯出宫。”

对面没吭声了,慢慢走近了,一张阴沉的脸进入了方醒的视线中。

“兴和伯这么晚才回去?”

方醒的心情正不好,看到那张老脸就皱眉道:“你那么晚了还在宫中游荡,莫不是在寻觅出宫的捷径?”

灯光下,那张老脸猛地抽搐了一下,然后狰狞着说道:“是兴和伯要寻找进宫的捷径吧?可要咱家指引吗?”

方醒想起了朱高炽那眼中的柔色,突然向前一步,就在黄俨愕然时,方醒出手了。

“啪!”

黄俨捂着生疼的脸,指着方醒嘶声道:“你……你敢打咱家?!”

“啪!”

方醒再次挥手,然后看着黄俨,俯身低声道:“就凭你这样的脑子,若不是顾忌着坏了规矩,本伯杀你如杀一鸡!”

屈辱和愤怒在焚烧着黄俨的心,他抬头看着方醒,却被方醒眼中的利芒给逼的说不出话来。

“兴和伯……”

送方醒出来的两个太监被这个变故给惊呆了,而黄俨身后的那个太监也惊呆了,惊疑未定。

方醒瞟了他一眼,认出这人是全林,黄俨的死党。

“蝇营狗苟的太监本伯见得不多,可今晚却见到了两个,你们为何不去学学郑和,就算是学学孙佛也不错……去告状吧!”

黄俨捂着脸垂首不语,方醒没想到他居然那么能忍,让自己的算盘落空,就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敢去第一鲜栽赃,黄俨,你以为本伯会忍气吞声吗?老狗!”

方醒大步离去,那两个小太监楞了一下,然后冲着黄俨强笑了一下,就去追方醒。

全林手中的灯笼在摇摆着,这说明他在颤抖。

“公公……”

黄俨猛地回身,眼中就像是有野火在焚烧着,灼伤人心。

全林慌乱的避开了黄俨的眼神,说道:“公公,去禀告陛下吧。宫中殴打您,这是大罪。”

“闭嘴!”

黄俨喘息着,剧烈的喘息着,不是累,而是……

“他在羞辱咱家!他在羞辱咱家!”

黄俨的模样吓到了全林,他的手一松,灯笼掉在地上,旋即火苗开始吞噬着灯笼。

火光闪耀,照亮了黄俨的脸。

狰狞,痛苦,不甘……

“陛下不会听咱家的,他还用得着方醒,太子要用方醒,所以除非是……”

黄俨悲怆的道:“时至今日咱家失宠,谁会听咱家的话?谁会?”

曾经纵横朝鲜,不可一世的黄俨居然落泪了……

全林心头一阵迷茫,喃喃的道:“公公,这样下去不成的。”

黄俨吸吸鼻子,擦去眼泪,眼睛眯着,呈现三角形,说道:“是不成了,其实从先帝去后就不成了,不过……咱们有路!咱家早就找好了路,只是等待时机罢了。”

灯笼的火头渐渐的小了下去,不远处传来了叫嚷救火的声音。

闪烁着,明暗不定的火光照在黄俨的脸上,就像是光在扇动着他的脸……

“这个仇……咱家迟早要报!”

……

“父皇,您还没歇息吗?”

朱高炽正在处置奏章,闻言偏头,看到婉婉站在门边——不经通报就能出现在这里的也只有婉婉了。

秋夜微冷,看到婉婉只穿了裙子,并未穿袄,朱高炽皱眉道:“怎么不穿袄?”

婉婉俏皮的道:“父皇,不冷呢!”

这是来查岗的,朱高炽微笑道:“为父稍后就睡了,要不咱们吃些夜宵?”

婉婉的眸子一亮,显然是意动了,然后犹豫道:“可是父皇……您最好别吃夜宵,不然……”

朱高炽豪爽的道:“厨房最近做了道汤,使用菜蔬为主,不碍事。”

于是婉婉就皱着眉头答应了,然后叮嘱梁中一定要看着厨房做,不许加许多油腥。

梁中笑着应了,今晚皇帝的情绪并不好,婉婉的到来算是把皇帝心情提振了一下。

“为父先处理政事。”

朱高炽继续埋头干活,婉婉干脆就干起了端茶磨墨的活计,一时间暖阁内气氛融洽。

等梁中端着盘子到门外时,看到这个场景真的不想惊动,可最后还是被婉婉发现了。

两碗所谓的‘菜羹’端上来,婉婉一吃就知道是鸡汤加了不少调料做出来的,想劝阻,可看到朱高炽吃的香甜,就默默的低头吃着。

吃完‘菜羹’,朱高炽令人把婉婉送回去,然后梁中才说了事。

“陛下,黄俨先前和兴和伯撞上了,兴和伯抽了他两耳光,黄俨没敢还手,和全林在那里呆了半晌。”

朱高炽今天没吃晚膳,此时吃了碗菜羹,觉得腹中饥饿,却不能再吃了。

喜欢吃的人不能吃,这个痛苦和戒烟差不离。

“老奴问了送兴和伯出去的两个内侍,他们说黄俨先挑衅,兴和伯上去就是两耳光……”

烛光下,朱高炽的面色平静,淡淡的道:“他既然不敢来告状,那便罢了。”

梁中心中凛然出去,他不知道皇帝对黄俨是什么看法,所以在禀告时没敢添油加醋。

可皇帝的反应却让他有些心惊。

这是宠信兴和伯,还是……黄俨已经被丢开了……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