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99章 家宴,敲打儿子

第1699章 家宴,敲打儿子

说话的是马苏的岳父,五城兵马司的副指挥使赵为正。

方醒低声道:“怎么……你们五城兵马司也有些散?”

赵为正点头道:“是有些散,陛下大概是借机敲打吧,听不懂的人大概是要倒霉了。”

“马苏要当爹了。”

“是,开始还以为是小女的毛病,后来复阳说是怕小女身子没长开,晚些要孩子……是个好女婿。”

马苏看似在户部照磨的位置上不动窝,可明眼人都知道,这人是给朱瞻基准备的,只等磨砺几年,自然会一步步的升上去。

“陛下雄心勃勃,有些人狼子野心,咱们得多盯着些才行……”

方醒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

赵为正却是老官僚,马上心领神会,“是啊!哪年哪代都有些不安分的人,不过也有对陛下忠心耿耿的……”

两人近乎于隐晦的交代了些事,赵为正打个哈哈,然后带着人去各处搜查。

……

随后五城兵马司的几位指挥使进宫请罪,同时在心中把沈阳骂了个狗血喷头。

哈烈作为一个完整的国家已经不复存在了,各方势力在争斗着,所以几个大胆的哈烈人潜入大明,然后侦探到沈阳回家的路线,就杀了那家香蜡纸烛店的掌柜,潜伏了几天。

五城兵马司的一发狠,抓到了在外面游荡,正想逃出北平城的最后一个哈烈人,事情很快就弄清楚了。

“沈阳在哈烈被人追杀,那户人家想叫人,沈阳手狠,全杀了。杀了就杀了吧,居然还在墙壁上写着大明锦衣卫百户沈阳杀人在此……”

黄钟忍笑道:“谁知道那户人家有个儿子在国主的身边当差,哈烈大败之后,那人逃回国内,跟着一位王子又发达了,就讨了个探查大明动向的差事,却派出了几个养肥的死士……”

方醒瞠目结舌,良久说道:“他这是想寻死。”

黄钟点头道:“沈阳和未婚妻是青梅竹马,他去塞外前主动去退了亲事,据说有人看到他当时在未婚妻家的外面独自痛哭流涕……真男儿,真性情啊!”

方醒想了想,说道:“换做是我……大抵也只能如此处置,喜欢她,自然不会牵累她……怪不得沈阳会想死……”

想起今天沈阳那种以命换命的招数,方醒起身吩咐道:“老七,派人去查查沈阳的那个未婚妻现在怎么样了。”

在大树边抠树皮的辛老七应了,黄钟说道:“陛下那边千头万绪,还得要见缝插针,伯爷,在下倒是理解你当年说的那话了,”

“什么话?”

方醒看到了朱瞻墉,就招招手。

黄钟侧身也看到了朱瞻墉,就低声道:“皇帝不好做,累。”

秋叶凋零,给人以肃杀的感觉。

可朱瞻墉的身上却蕴含着生机勃勃。

“你长壮实了不少。”

“是。”

朱瞻墉老老实实地回答。

“练刀很辛苦,你若是有兴趣,我可以去陛下那里给你请个武师父来。”

“呃……不必了。我就是闹着玩的。”

朱瞻墉突然觉得自己那些小手段在方醒的面前都成了笑话,所谓的偷偷练刀,连伤药都是偷偷去买的,却被方醒轻飘飘的就揭穿了。

“说吧,找我啥事?”

方醒在想着沈阳的事,觉得这厮生无可恋的外面下,隐藏着一颗痴情的心。

唯有极情才能无情吧!

沈阳在塞外杀戮不少,堪称是屠夫,可内心深处却有个柔软的地方……

“山长,我想问问……是不是有藩王在动手脚?”

瞬间方醒的面色变为冷漠,淡淡的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若是朱瞻墉敢起那种念头,方醒发誓会把他弄到有食人族的岛上去度过余生。

朱瞻墉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突兀,难怪方醒会冷冰冰的,就尴尬的道:“我听说了,觉得晋王的嫌疑最大,我担心他会对大哥和您下手,就来报个信。”

方醒面色稍霁,说道:“我在金陵遇到过刺杀,不过藩王之事陛下有了考量,先看谁作死。”

朱瞻墉觉得方醒的态度有些变化,就主动表明心迹:“山长,我此生若是能出海,随便寻个岛就成。”

方醒探究的看着他问道:“没多的想法?”

朱瞻基是他倾注了绝大希望的储君,谁若是敢挑战朱瞻基的地位,他自然会出手。

“没有。”

朱瞻墉相信自己要是流露出些许野心的话,方醒绝壁会把他弄到海外去,如果不行,弄死都可以。

“我觉得自己和前唐的那位吴王一般,当年的劣迹让我永远都无法去有野心,您相信吗?”

朱瞻墉的神色很诚恳,甚至是带着些哀求。

“你怕以后……”

所谓的吴王,就是李世民的儿子李恪。这位吴王的血统有些问题,所以虽然李世民夸赞他类己,可却无法让李恪接班。

而朱瞻墉因为当年的事,被朱棣和朱高炽夫妇冷漠处置,别说是太子,就给了个郡王。

方醒点头道:“你大哥不是那种人,你也无法让他忌惮,所以你且安心。”

朱瞻墉点点头,如释重负的道:“父皇叫人传话,说是今日家宴,请您也去。”

家宴?

方醒马上联想到了藩王,在这个时候邀请自己去,朱高炽是想干什么?

……

所谓的家宴,排场大,每人的案几上都是菜,只是分开了,方醒觉得气氛有些古怪。

没有女眷,这让方醒更是警惕。

朱高炽坐在上面,看着很慈祥。

方醒因为和朱瞻基的关系,所以被安排在了朱高炽右手下面的第一人。

对面就坐着朱瞻墉,而方醒的下面坐着朱瞻墡,再往下,就是那些嫔妃的儿子。

嫔妃的儿子自然是老实点最好,方醒看到一个缩头缩脑的,就像是鹌鹑。

“你等的功课朕看了,有人偷懒,有人勤奋,快年底了,都紧些。”

朱高炽喝酒很爽快,仰头就是一杯,然后吐气继续说道:“大明越发的强盛了,百姓的日子也渐渐的好过起来了,可……有的人却不知足,非得要盘剥一番……朕说的是藩王。”

气氛陡然一紧,方醒听到下面有筷子掉落的声音。

朱高炽看了那个有些害怕的儿子一眼,说道:“百姓供养你等不易,要知足,等以后到了封地之后,记得多自省,好生过日子,别掺和。”

这个敲打在方醒看来过了些,也会有反作用。毕竟朱高炽的儿子都不大,今日听到了这番话之后,怕是会动小心思。

“瞻墉好学,这是好事,以后继续用功。”

“是,父皇。”

这话判定了朱瞻墉的死刑——你就好好读书吧,外事少沾手。

朱高炽的目光转到方醒的下首,说道:“瞻墡不折腾,不错,以后也要好生用功,要像宁王那般的好学才是。”

随后家宴就散了,让没吃饱的方醒腹诽不已。

“兴和伯留步,陛下召你。”

回到暖阁,朱高炽已经在喝茶了,见到方醒进来,就说道:“晋王很温顺。”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带着煞气。

“是,陛下。晋王堪称是国朝藩王的楷模。”

方醒也心领神会的夸赞了朱济熿。

朱高炽吃饭时就说了,要向宁王朱权同志学习,这话里的含义很多,主旨却就是一个:不管你是真是假,以后就藩都老实些。

“宁王上书请封别处。”

朱高炽的眼神有些晦暗,朱权大抵还在心心念念着朱元璋给他的封地——大宁。当时他的麾下带甲八万,而且其中的朵颜三卫悍勇,在朱元璋的儿子中算是实力派。

可惜最后朱棣出手夺了江山,而朱权只能靠回忆来追忆当年自己的叱咤风云,在懊悔中度日。

而朱权后来被朱棣的手腕给吓坏了,于是就装作闲云野鹤般的,每日只是和一些文人在一起谈论,后来更是喜欢上了道教,据说有成为大师的倾向。

此时朱权请封别处,这是啥意思?

试探?

还是父债子偿,想试试朱高炽的脾气是否如传言中的那么软和……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