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97章 一门三公

第1697章 一门三公

“英国公说最好是打一下,一箭双雕,你认为如何?”

朱高炽面带疲色的问道,这是信任的举动,在面对群臣时,他从不会把自己的弱点外露。

“陛下,打一下是好,至少能吓住哈烈人,另外确实是能震慑住肉迷人。”

哈烈内乱波及甚广,那些失败者遁入亦力把里,席卷了亦力把里人,组成了大军,随时准备反攻。而在此之前,他们不时去袭扰一下兴和堡方向的明军,无知无畏的想打大明的主意。

方醒看到朱高炽的气色有些担忧,却不好建言,“陛下,肉迷国野心勃勃,而哈烈就是他们强大起来的补品,仆固此来一是试探和收集消息,另外就是想给大明一个下马威。”

“未战而先令对手害怕吗?”

朱高炽揉揉眉心,冷冷的道:“大明从不畏惧任何对手,他敢战,朕亦无惧。”

这个指示很明确,方醒心领神会的道:“臣会和仆固好好的谈话,心平气和的谈,为了两国的和平而谈。”

朱高炽点头,欣慰的道:“瞻基在南边清理小吏,这很合适。大明坏,那一定是坏在小吏身上。敲骨吸髓尤嫌不足,瞻基清理一番,少说能管用五年,而五年后……”

……

出了乾清宫,方醒犹记得朱高炽在说五年后的神色。

那是怅然的吧!

难道皇帝对自己的身体都失去了信心吗?

如果是在朱棣刚驾崩时得知这个消息,那么方醒会有些伤感,但却会庆幸,庆幸大明没有被文臣覆盖。

可现在方醒却被伤感和担忧占据了大部分心神,以至于没有发现迎面走来的黄俨。

而黄俨同样是神不守舍,直至两人快撞到时,有个小太监喊了一声,他这才凭借着在宫中养成的习惯避开了。

在宫中有冲撞时,来不及分辨情况下,你最好是先闪开,事后再去计较。

黄俨闪避的比较急,所以身体踉踉跄跄的,几下才稳住。等看到是方醒后,他木然的道:“见过兴和伯。”

是这条老狗?

方醒想起第一鲜被人栽赃的事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就阴测测的道:“黄公公这是日理万机,神思恍惚啊!”

黄俨垂首,掩住了眼中的凶狠,说道:“兴和伯南北奔忙,可见大明和陛下都缺不得啊!咱家佩服,想必兴和伯以后必然会一门三公。”

谁说太监没文化?

黄俨的这个反击来的隐晦而激烈。

大明缺不得你,呵呵!这是权臣的兆头啊!

至于一门三公,这是用袁本初家的四世三公来恶心方醒。

秋风让人胸中大畅,只是方醒看到黄俨就觉得恶心,他淡淡的道:“方某的家事你倒是探听的一清二楚,不过方某说过了,此生自愿为大明的兴和伯,你枉做小人。另外……听闻你上蹿下跳,被陛下责打了一顿还不消停,可见胸中自有丘壑。古来太监罕有你黄俨这般气概的,方某就拭目以待,等着看你黄俨的下场!”

看着方醒远去,黄俨的面色阴沉,眼神闪烁。

方醒对朱瞻基有足够的影响力,加上朱瞻基对他的厌恶情绪,可以说一旦朱高炽驾崩,他黄俨最好的办法就是学大太监。

“谁愿意死?”

黄俨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出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脸上重新挤出宫中人所熟悉的笑容,一路往乾清宫去了。

……

宫内三步一亭,五步一殿,宫外却是宽敞而空荡荡的。

走出宫中,方醒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见过伯爷。”

沈阳露齿一笑,门牙处的黑洞让方醒有些恍惚。

“为何不去把牙齿做了?”

假牙的由来已久,以沈阳锦衣卫千户的职位,弄个假牙太轻松不过了。

沈阳笑道:“下官担心他们用死人的牙齿做。”

这个是事实,假牙最先是用象牙、牛骨头等材料,等后来有人就去找活人买牙齿——拔掉。

只是这些假牙的成本都不低,加工难度也不小,于是就催生了用死人的牙齿来补的手段。

不过大明还算是好的,泰西那边……据说滑铁卢战役之后,那些阵亡将士的牙齿最后流入了各地,用了好些年,堪称是不朽了。

“伯爷,仆固他们的人经常说出去采买,锦衣卫和东厂的人都在跟着,不过他们的人很大胆,直接就去问大明的情况……”

“给了好处?”

“是,开始给金银没人要,后来他们就去户部换了宝钞……总有贪财之辈,锦衣卫和孙祥商议了一下,准备拿了那些人……”

“拿他们干什么?”

方醒牵着马走在前方,回头道:“这些消息就算是没人说,肉迷人迟早也会知道。那些百姓知道的事情真假掺半,反而能迷惑他们。”

老百姓对军队的情况并不了解,如果仆固以此为依据,方醒会非常的高兴。

“没去找媒人?”

方醒看到沈阳的头发有些蓬乱,就皱眉道:“若是不方便,我让家里人给你去寻摸寻摸,好歹先把家给成了。”

沈阳的眼中多了些神彩,随即黯然:“伯爷,下官暂时还不想这个,且等忙完了这一阵再说。”

“有喜欢的了?”

方醒看到了那些神彩,就取笑道。

“没。”

沈阳和方醒分开后就去了东厂。

……

孙祥在咳嗽,秋风一起,他就有些伤风。

看到沈阳,孙祥咳嗽一声,安纶赶紧送上了热茶。

喝一口热茶,孙祥呼出一口气,说道:“可是仆固的事吗?”

沈阳点头道:“是,孙公公,兴和伯的意思是不拿那些百姓。”

“哦!”

孙祥点点头,然后开始拨动佛珠。

安纶指指外面,和沈阳一去出去。

“兴和伯的意思是说……那些百姓一知半解,反而能把仆固弄晕。”

“那没事,反正两边商谈是兴和伯主持,他若是没意见,咱们乐的清闲。”

沈阳只是千户,没有和孙祥对等谈话的地位,所以安纶就得了冒头的机会。

瞟了在斜对面的屋檐下假装思索的陈桂一眼,安纶低声道:“肉迷人的目的就是试探,你们锦衣卫可有计划?”

沈阳摇摇头:“没有,赛大人说了,肉迷国太远,还不如从天方人那边获取消息,一样的准确。”

安纶赞同道:“对,去肉迷国只能走陆路,耗时太长,天方人贪婪,只要给钱,什么消息打探不到?”

把沈阳送到大门外,安纶说道:“赛大人是想养老了,咱家就等着你哪日升任锦衣卫指挥使,到时可得照顾一下咱家才行……”

沈阳摇摇头,上马离去。

他可以回家了,今天都不用再回锦衣卫。这是锦衣卫千户的好处,有事做事,无事随便你浪,反正赛哈智不管。

秋季是丰收的季节,人人的脸上都多了笑容。

沈阳牵着马,走在人流中,觉得自己那颗冰冷的心渐渐的开始解冻了。

“燕回……”

前方一个女人一闪而过,沈阳揉揉眼睛,然后苦笑着。

“嘭!”

右边一家关门的香蜡纸烛店突然开门了,非常粗暴。

大门被踢开,刀光旋即闪烁。

沈阳没有去查看,第一时间就往前冲。

“******”

可里面冲出来的却是两人,另一个男子长刀一挥,正好拦截住了沈阳的冲势。

嗤的一声后,沈阳只觉得脸上一痛,接着他就倒地翻滚,在翻滚的过程中拔刀起身。

“铛!”

第一名刺客此时追上了沈阳,两人交换一刀之后,另一个刺客从后方夹击上来。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