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93章 如你这般的万夫长,本伯麾下斩杀甚多

第1693章 如你这般的万夫长,本伯麾下斩杀甚多

今天是双倍月票的最后一天,三千字大章奉上,有月票的书友出手吧!谢谢!

......

繁华的城市,如织的人流,这一切给了仆固一行人极大的震撼。百度搜索笔趣里biquli.coM而当看到皇城时,仆固几乎想不出能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这座城市。

“可怕的明人!”

这便是煌煌大明的气象!

在等待皇帝召见的过程中,仆固发现那些太监和侍卫都在不经意的盯着自己,那种警惕几乎是不加掩饰。

“太紧张了!”

仆固突然笑了,他对那个通译说道:“我只是一人,不需要那么紧张。难道大明会害怕我吗?那可真是个误会啊!”

通译皱眉,边上有侍卫就问他说什么。

“他说他只是一个人……”

通译很为难,可侍卫却从这只言片语中听出了挑衅和轻视之意。他怒喝道:“敢辱我大明吗?狗杂种!”

“别骂人!”

礼部的官员皱眉说道,而通译却毫不犹豫的翻译了过去。

你不是牛逼哄哄的吗?这里是大明皇宫,有本事你再牛笔一个给我看看?

仆固的面色陡然变冷,那眼珠子变得呆滞起来,怒火在其中郁积。

看到他紧握双拳,那侍卫不屑的道:“不用什么人,有本事晚些咱们俩试试?若是输给你,老子一刀就了结了自己。”

通译不顾礼部官员的眼神劝阻,依旧翻译了过去。

大明从不会缺乏勇士,只是别压制!

那侍卫一双眼睛鹰隼般的盯着仆固,只要仆固敢答应,他就敢豁出去向皇帝请战。

“咳咳!使者,马上要陛见了,别犯忌讳!”

礼部的官员最是为难,阻拦会被骂软蛋,不阻拦出事他得背锅,可最后他还是警告了仆固。

仆固冷冷的看着那侍卫,身体微微前俯,就像是一头狼正准备发动攻击。

那双眸子就像是凝固了一般,声音更是冷到了极点:“你在羞辱一位万夫长,一位杀敌上百的万夫长,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我会……”

“你会什么?”

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仆固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可看到那些明人,包括那个侍卫都面露喜色时,就缓缓回身。

两个太监,一个长相普通、穿着普通的男子。

此时通译才翻译出来,同时这些人都拱手行礼。

“见过兴和伯。”

方醒随意的拱拱手,笑的春风般的暖人。最后他看着仆固,皱着眉,像是在为难般的道:“你想羞辱大明?”

仆固的眼珠子动了一下,再次确认自己没从眼前这人的身上看到什么威严和煞气,就冷笑道:“你是谁?”

方醒目光越过仆固,冲着从大殿内走出来的梁中拱拱手道:“十日未到本伯就来了,陛下可发怒了?”

梁中先瞟了仆固一眼,然后笑眯眯的道:“陛下说知道你得知消息后肯定是坐不住了,赶紧进来吧。”

方醒大步上前,从未被人这般晾过的仆固盯着他的侧脸喝问道:“你是谁?”

“本人大明兴和伯……方醒。”

……

仆固从未想到过自己和方醒的第一次见面会是在皇宫里,而且还是充满了挑衅的一次见面,以至于他进了大殿后依然在寻找着方醒的身影。

当他在文官中找到了方醒时,心中不禁微喜,都没听到边上太监的催促。

“贵使行礼!”

这是由武转文了吗?

在途中请了个熟知大明情况的老师恶补了一番之后,仆固猜测这应当是和肉迷国国内一样的政治倾轧。

“外臣见过大明皇帝。”

仆固微微躬身行礼,然后抬头打量着朱高炽。

是个胖子!

“无礼!”

礼官呵斥道,仆固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外臣到此便是我王的代表,肉迷横跨东西,大明虽大,可也不能妄尊自大……”

“你代表了谁?闪电吗?”

仆固瞬间面色涨红,他没想到大明居然有人知道肉迷国当年的事,目光转动间,他看到了方醒。

一脸挑衅之色的方醒!

当年肉迷国的国主,外号闪电,而这道闪电在和哈烈老王的决战中大败被俘。

此刻方醒提起此事,就是在打脸。

仆固瞬间就冷静下来,说道:“我王令外臣来此,为的是哈烈。大明皇帝陛下,敢问你们可有吞并哈烈的意思?”

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应当是事先就准备好的开头。

朱高炽哪里会回答他的问题,吕震出班道:“大明如何行事与肉迷无关,贵使远来就是为了这个吗?”

仆固看了吕震一眼,说道:“哈烈内乱,时常侵袭我国,为此我王令外臣前来,与大明商议哈烈的归属。”

这话不是臣子能决定的,于是吕震回班。

可朱高炽也不可能独自决断这个问题,所以他目光一转,就看向了杨荣。

仆固非常乐意看到大明君臣无措的模样,通过这些变化,他清晰的认识道:大明并未考虑过进攻哈烈。

这是个好消息!

一声干咳之后,杨荣发现方醒已经出班了,就苦笑着看看朱高炽。

朱高炽也很无奈,只是担心方醒肆无忌惮的把仆固给揍了。

看到方醒出来,仆固的眼中闪过精光,紧紧的等待着。

“贵使……肉迷是想陈兵哈烈与大明的边境吗?”

一句反问让朱高炽暗自叫好,杨荣也微微点头。

仆固微笑道:“不,只是哈烈混乱,让我国不堪其扰,我王这才出兵……目前只是清剿那些乱兵,外臣此来是想和大明交代一下,若是大明对哈烈无意,那么我国就要进军哈烈,扫清边境威胁。”

这话很自信,也很霸气!

言语间把大明放在了从属的位置上,而且还隐带威胁之意。

咄咄逼人的肉迷国啊!

群臣愤怒!

仆固傲立大殿中间,气势不凡。

“那为何前年不打?可是怕了吗?”

方醒一句话就把肉迷国的遮羞布给撕下来了。前年时哈烈人依旧强大,直至被大明一战击败之后,肉迷人才敢试探着进攻。

群臣看到仆固脸色百变,不禁都在心中暗笑。

那就是个搅屎棍,你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傲气,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仆固强硬的道:“那时的哈烈不敢袭扰我国。”

开战总得要找个借口,这个借口不管是拙劣还是出色,总得要一个。这叫做师出有名。

“哈烈强大时不去袭扰你们,如今内部混乱之中,他们的胆子反而变大了?仆固,你为何不去摆个摊呢?”

方醒淡淡的道:“我知道使者都得会吹嘘,要脸皮厚,能把死的说成是活的,可你这个吹嘘风太大,本伯担心会把宫中养的牛给吹上天,且住了吧,想好了再说话。”

宫中何时养过牛了?

把牛吹上天……仆固,你的牛吹大了!

噗!

朱勇忍不住笑喷了,礼官皱眉看了他一眼,他回瞪一眼,然后继续忍笑。

听完了通译的话后,仆固的面色铁青,说道:“明人都只会说大话吗?方才在外面有人向外臣挑衅,说是要单打独斗。此刻有人不敢正面回答外臣的问题……羞辱一个使者并不能让大明更伟大,不是吗?”

方醒突然笑了起来,笑的猖狂和……不屑!

“你可知道那人是谁吗?”

方醒笑的喘不过气来,半晌才说道:“他在宫中若论单打独斗,至少能排前三,就凭你?他一只手就收拾了你!”

仆固的面色渐渐平静下来,说道:“本人万夫长仆固,那等人本人的麾下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不足为惧!”

这是挑衅和威慑!

武勋们跃跃欲试,朱勇冷笑着想出来,张辅却踩踩他的脚,低身道:“让德华收拾他。”

“万夫长很了不起吗?”方醒的眼神俾睨,淡淡的道:“本人大明兴和伯,如你这般的万夫长,这些年死在本伯麾下的同样不知道有多少。敢问你有何底气在大明的朝堂上叫嚣?”

仆固目不转睛的盯着方醒,点头道:“那些尸骸堆就是你立的?”

“那叫做京观,在你们被赶出塞外,向西方遁逃前就已经存在。那些京观正是本伯铸的,你对此有问题?”

方醒冷冷的道:“还是说你想为他们报仇雪恨?”

仆固眯眼看着方醒,说道:“我从不畏惧挑战,从不!”

朱高炽感觉要出事了,可他却冷冷的看着,想看看方醒是怎么收拾这个嚣张的万夫长。

“那便试试?”

方醒出班,他的身材比仆固高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漠然的道:“你一千人,本伯也出一千人,生死勿论,仆固,你可敢吗?”

仆固的瞳孔一缩,沉声道:“我从不畏缩!从不拒绝挑战!”

方醒的身体本是微微前俯,此刻闻言他微微一笑,然后冲着御座上的朱高炽拱手道:“陛下,臣请与此人立下文书,生死勿论!”

朱高炽的胖脸颤动着,拍打一下扶手,正准备应了。

“只是我部长途跋涉,此时不适宜出战。”

朱高炽都忍不住摇头了,心中暗道一声狡猾。

方醒回身,眼中再无仆固,说道:“你们与泰西相邻,那些所谓的骑士精神到哪去了?”

仆固垂眸道:“修整之后再战。”

这位兴和伯居然知道所谓的骑士?

仆固觉得要重新评估大明的情报搜集能力了,要转告国内,提防明人的探子。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