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80章 旧地,请罪(感谢:‘风沙漫天舞’的第二个盟主打赏!)

第1680章 旧地,请罪(感谢:‘风沙漫天舞’的第二个盟主打赏!)

方醒觉得自己一行人看着气势太盛,大抵是问不出什么真话来。只是朱瞻基难得出来一次,就陪他走个秀吧。

果然,老人瞟了外面的侍卫们一眼,挤出笑容说道:“好,殿下英明神武,现今那些小吏都好着呢,做事都客气。”

朱瞻基愕然,他知道没有这等好事,就算是那些小吏不敢顶风耍威风,可客气却是……

什么是客气?

估摸着他们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这个词!

朱瞻基笑了笑,然后问了老人家中的情况,当然也没得到真话,最后郁郁而去。

出了遇下村,方醒看到朱瞻基有些郁闷,就说道:“当年我带着婉婉来这里散心,结果遇到了刺客,那天我记得下了细雨,天空就和青花瓷一般……”

朱瞻基想起了当年的事,面色缓和了些,说道:“记得当年我为了……后来皇爷爷不答应,我就去了那家小酒馆喝酒……”

方醒的咽喉涌动了一下。

那家小酒馆的老板吐出来的那条蛔虫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殿下,我们回去吧。”

贾全终究不放心,就劝了劝。

朱瞻基从善如流,方醒在半路和他分开,带着家丁在城中游逛,最后居然到了那条小巷。

小巷子里的污水大概被治理了,而且还铺上了石板,方醒赞道:“这里的房价应该涨了吧?”

进了小巷,找到了那家小酒馆,方醒看到了那位老板。

“客官可是来吃饭吗?快请。”

小店里焕然一新,原先脏的看不出原来颜色的桌椅都换了。

方醒走进去,随口道:“花生米有没有?”

“有。”

“来一碟,炸的炒的随意,再来一壶酒。”

方醒想起上次朱瞻基吃的猪大肠,就补充道:“不要炸的,要炒的。”

老板也不嫌弃生意小,自己下厨弄了半晌,然后端了上来。

红皮的花生丢一颗进嘴里去,方醒皱眉道:“晒的太干了……咦!别有味道啊!”

方醒满意的点点头,老板这才心满意足的出去,居然不怕方醒把他的东西偷了。

方醒看看门外的辛老七等人,就知道这厮是出去吹嘘了。

——看看!看看!你们说我的菜不好,今日连贵人都来吃!

方醒微微一笑,并未介意。

丢一颗花生米进嘴里去,品味着,然后喝一口小酒,方醒觉得等土豆他们长大了,自己过过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这时外面进来一人,辛老七他们并未阻拦。

“见过伯爷。”

徐庆拱手,方醒指指对面说道:“坐,想吃我就让店老板回来做饭。”

徐庆看看这个小门脸,再看看方醒的面前只有一盘花生米,就赶紧说道:“伯爷慢用,在下却是吃过了。”

这是嫌弃了!

方醒不介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他不能强加于人。

“查的怎么样了?”

方醒问道。

徐庆低声道:“在下本来根据出货的地方查到了宁波府,只是伯爷您先下手一步。后来在下就继续查,发现有人出货,是香料。”

方醒嚼着花生,喝了口酒,眸色淡淡的看着门外。

徐庆这才发现自己不自觉的卖了关子,就赶紧说道:“在下叫人顺着摸了过去,结果查到居然是福/建那边的人,不过这人在慕简被抓之后就收手了,连船都烧了。”

“够果断!”

方醒点头道:“这等人不从政可惜了。”

徐庆问道:“伯爷,可要在下继续盯着这人吗?”

方醒摇了摇头:“不必了,有慕简作筏子就够了,福/建那边多山,冒险下海的人多不胜数,大多去了吕宋和小琉球等地……这种敢于冒险的精神不必打压,等宝船再次下海之后,这样的事情自然会断绝。”

民间贸易目前不好开启,得等大明对大海敞开怀抱,控制住了各条航线才行。

“那人叫做褚茂,伯爷,估摸着他是察觉到了在下的追查……”

徐庆走了,他现在的生意越发的大了,甚至还卖到了塞外。

兴和堡那边正在建城,速度缓慢。而建城需要无数的物资,其中就包含了食物。

朝中有人说这是耗费钱粮,可方醒看到的却是拉动需求。

当那座城市修建好之后,大明在塞外就有了坚实的据点,以此为中心,周围都是大明的牧场和田地。

没有城市就没有人烟,这是目前塞外的形势和汉人的习惯所决定的。

这时外面传来了家丁拦截的声音,方醒皱眉问道:“何事?”

外面马上安静了,稍后辛老七进来说道:“老爷,那人说是来请罪。”

方醒想了想,没想到是谁,就说道:“让他进来。”

稍后一个黑瘦的男子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你是何人?”

“小的褚茂……”

“有趣!”

方醒打量着褚茂,发现他的手很粗糙,身上穿的也不是好料子。

“你有何罪?为何不去官府自首?”

辛老七就站在褚茂的身后,手握刀柄,只需方醒一个暗示,或是褚茂突然暴起,他就能一刀剁了他。

“伯爷,小的走私海外,罪不可赦。”

褚茂说完后,大堂里静悄悄的,只有方醒嚼花生米的声音。

“红皮不该剥,连皮吃才健康。”

方醒拍拍手,起身道:“你跟本伯来。”

走出大门,方醒看到老板在对面屋檐下和人吹嘘,就让人去结账,然后他和褚茂一前一后往外走。

“为何走私海外?”

“小的家里穷,村里也穷,没了活路……”

天气有些热,方醒走到一棵大树下躲避,褚茂却不敢进去,只在树荫边上站着,身后是辛老七和小刀。

“小的自知所犯的事大,所以在……查到那位徐掌柜是伯爷的人之后,小的知道……只是小的并没出海逃窜,只恳请伯爷放了村子里的人,小的愿意伏法。”

“那么博爱?”

方醒看了看他的眼神,发现全是坚定,就心中一动,问道:“为何要护住村里的人?”

褚茂垂首道:“伯爷,小的小时候家贫,全靠了村里人救济,所以……后来小的出海之后,就……帮补了一下。”

方醒笑了笑,觉得华夏文字真是博大精深,随便换个词就有不同的含义。

“可是一个村子都参与了出海走私?”

褚茂的双腿一软,辛老七喝道:“这是外面,不许跪!”

说完他指指左右,家丁们马上盯着了那几家店铺。

褚茂撑住了,说道:“是,只是主犯是小的,村里人只是帮着装货卸货……”

方醒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褚茂,觉得这厮有些以后郑家的雏形。

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年少时也是窘迫,后来跟着出海经商,这才积累了经验和资本,以后慢慢的跟着李旦变成了商人兼海盗,最后纵横一时。

“那边干你这行的有多少?”

福/建到处是海岸,禁海禁海,除非是用以后蛮清强行迁徙,烧毁家园的作法,否则肯定是禁而不绝。

褚茂心中冰冷,说道:“伯爷,小的在海上曾经遇到过十多批……”

“旧港那边没发现你们吗?”

施进卿现在应当是在担心大明的海洋政策,估摸着也没心思去打击这些走私商人。

褚茂老老实实地的说道:“有发现,只是他们看着懒洋洋的,给些好处就放了。”

方醒微微叹息:宝船不过是延期了一年没有出海,各方的的反应让人失望。

但却印证了方醒的话——威慑不到,大明的威严就无法彰显!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