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86章 双方对峙

第486章 双方对峙

“客兵杀人了!”

“客兵杀扬州人了!”

远远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大喊着,随即,所有人都默默的堵住了三个方向。

“咱们扬州府可是有军伍的,这些客兵居然敢来撒野,抓住他们!”

“快去禀告知府老爷和扬州卫,咱们扬州人可不能这样白死了!”

被围在中间的小旗马上就做出了反应。

“列阵!”

小旗官喊道:“人不是我们杀的,有人居心叵测,你等莫要跟着闹事,否则大军一至,全数拿下!”

围观的人群果然骚动了一下,然后又退开了些。

“他们不敢动手!否则扬州卫和知府饶不了他们,还得抄家灭族!”

“对,咱们怕个屁啊!府衙的人马上就到了,看他们往哪跑!”

看着又被蛊惑而动的人群,小旗官心中大急。

伯爷,您在哪啊……

“冲上去!打死他们!”

人性中隐藏着暴戾,平日里看着和和气气的一个人,可只要时间恰当,你就会看到一个满脸狰狞,让你完全不认识的家伙。

面对人群的逼近,小旗官痛苦的喊道:“上刺刀!”

在这种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别无选择。

如果不威慑反抗,他和自己的手下估摸着会被打死、踩死、砸死……

伯爷,您在哪呢……

“全都闪开!知府大人来了!”

人群的后面喧嚷着,最后慢慢的闪开了一条通道。

雷斌在一群衙役的护卫下从通道中走过来。

拉车的牛一直在挣扎着想起来,可侧翻的车上全是盐袋子,它几次都无法起身,只得哞哞的叫唤着。

雷斌看着牛车下的血迹,再看看那十把长刃,威严的喝道:“本官在此,你等还不放下兵器吗?”

可小旗官可不会管什么知府,他只知道兴和伯。

所以他摇了摇头:“此处的一切小的不敢乱动,且等我家伯爷到了再说。”

这里就是现场,若是被破坏,那时他可是有嘴说不清。

雷斌怒道:“还敢顽抗,可知扬州卫一到,你等将为齑粉!”

“扬州卫的人来了!”

仿佛是在为雷斌的话背书,外围的人群一阵呼喊后,都闪到了街道两边,露出了一队全副武装的军士。

前头骑马的正是扬州卫的千户官彭泽,他下马后,看着火枪阵列,冷哼道:“在本官的面前还敢装腔作势,十个数放下火铳,否则杀无赦!谅你们的上官也不敢置喙!”

雷斌也喝道:“纵兵作乱,若是兴和伯不给个交代,本官的奏折顷刻上路!”

小旗官的脸上全是汗水,巨大的压力让他的腿在发软。

放不放下枪?

放下就是待宰的羔羊,这是兴和伯说的。

可要是继续僵持,兴和伯会不会被弹劾……

看到小旗官面色挣扎,彭泽不屑的挥手喝道:“进!”

“噗!噗!噗!”

后方出来了一个百户所,刀盾手在前,长枪手在后,组成了冲阵队形逼迫过来。

小旗官看到这个架势,几次征战的煞气就被逼了出来,他红着眼喊道:“举枪……”

雷斌看着那些黑洞洞的枪口,虽然不知道威力如何,可还是本能的疾步后退,随后就藏在了他平日里不会去的百姓中间。

而彭泽身为武将的动作更快,一个闪身,他就躲在了正缓步前行的军士身后。

可一个小旗居然敢面对着几百名自己的麾下还敢反抗,这让彭泽觉得羞耻难当,他躲在后面喊道:“杀过去!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杀!”

这时的大明军律还很严,将令一下,说冲就得冲。

小旗官闭上眼睛,心中想着自己就算是不死在这里,事后也会被军律处决。

可不反抗他却做不到,想到这里,他就喊道:“第一排……”

“住手!”

“收枪!”

小旗官在听到这个声音后,下意识的就是喝令收枪,然后头上、脸上的汗水蓦地冒了出来。

大汗淋漓!

刚才若是再晚一些,小旗官的齐射命令都要出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雷斌的身体一震,面色苦涩的缓缓转身。

“谁特么的在叫呢!”

彭泽眼看着自己的麾下就要冲上去了,可特么的这一声喊之后,不但是那个小旗收枪,自己的麾下居然也止住了脚步。

你特么的谁啊!

缓缓转身,彭泽就看到一个青衫年轻人正策马过来。

“你何人?”

彭泽刚问出口,随即就看到了林群安。

林群安可是全副卫将的披挂,让彭泽的心中凉了半截。

可当方醒下马后,林群安居然是站在他的左侧,这个发现让彭泽觉得骨子里发寒。

“下官拜见伯爷!”

彭泽再傻也猜到了方醒的身份,他是武将,只得单膝跪下行礼。

“兴和伯。”

雷斌躬身。

方醒看都没看这两人,他大步上前,走到了小旗官的面前,把自己的背部暴露给了彭泽的手下。

“伯爷,小的有罪!”

小旗官跪在地上,一脸的羞愧。

在看到现在这个怪异的场景后,不少人都明悟过来,扬州府的军政双方,大概都不欢迎聚宝山卫,也就是不欢迎方醒。

“你没错!”

方醒微笑着对那十名军士点点头,然后喝道:“起来!”

小旗官条件反射的弹起来,然后身体笔直的站好,就像是方醒曾经操练他们时那样。

“你没错,你们都没错。”

方醒再次肯定道,然后他缓缓转身,皱眉看到那些进退两难的军士道:“本人方醒,你等可是要杀过来吗?”

人的名,树的影,方醒这个名字在大明军方的知名度不低。

特别是金陵传出是他干掉了瓦剌使团,而且只是为了一个不相识的普通女子报仇后,底层军士们对他还是挺有好感的。

哗啦!

不用彭泽指挥,这些军士就收起刀枪。

彭泽心中恼怒,可方醒是兴和伯,出则掌兵,在他的面前,彭泽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都回来。”

彭泽想回去了,今儿这事他不想再掺和进去,否则结果不会太好。

“列阵!”

一声大喝惊破了静默,旋即就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

彭泽抬眼看去,只看到周围的百姓纷纷往两边裂开,露出了一排排全身都套在盔甲里的阵列。

辛老七手持长刀,杀气腾腾的看着彭泽,喝令道:“前进!”

脚步声轰然响彻在长街之上,从三个方向威逼过来的阵列,正沉默的接近。

“上刺刀!”

“咔嚓!咔嚓!咔嚓!”

彭泽知道方醒麾下战功赫赫,可当真正的看到这等森严的阵列后,他竟然生出了无可匹敌的颓废来。

“伯爷,下官只是奉命前来的呀!伯爷……”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