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75章 凶手,招揽

第1675章 凶手,招揽

双方猛地撞在了一起,就像是两股浪头相互拍击着。

黑刺三人落马!

而对方却有十余人落马!

对方是悍卒,是死士,可在面对黑刺时,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

当最后一名刺客被生擒时,方醒摇头道:“估摸着问不出什么东西来。”

果然,那人被擒后,居然一嘴咬在了控制他的黑刺军士的手臂上,顿时惨嚎声刺耳之极。

黑刺的军士都不是软蛋,相对而言,他们才是真正的死士,可被咬住手臂的痛苦却让人难以忍受。

两人一起落下马背,那刺客居然翻过身来,一拳就往那黑刺军士的脸上打去。

可他的拳头才到半途,一只大手就抓住了他的后颈,然后一捏……

“武川,别杀他!”

肖顾伟生怕失去最后的活口,就喊道。

武川摇摇头,松开手,那刺客就软倒在地上。

“搜索那个树林!”

方醒不顾刚刚厮杀完,就令人去侦查搜索。

黑刺的人冲进了树林中,没多久就出来了,一无所获。

“伯爷,树林里有大小便,看那模样,他们应当是在此守了小半个时辰。”

方醒算了一下时间,说道:“应该是我出城的时候就被盯上了,然后对方马上埋伏在此……派人去找船队的人,问他们最近几日可有发现异常!”

方五掉头回去,方醒令人缓缓而行,一路探查仔细。

等到了大宅子时,朱瞻基已经得知了消息,居然迎了出来。

“我没事。”

方醒今天连钢板都没发挥作用,可却异常恼怒。

“进去再说!”

……

“……我的判断不是官员和将领。”

方醒简单的说了遇刺的事,最后分析道:“估摸着是陛下的态度改变之后,有的人坐不住了,他们怕秋后算账。”

朱瞻基的面色铁青,后怕的道:“若不是你谨慎,今日怕是要……”

两人相对默然。

一百余人居然能悄无声息的潜入金陵,说明敌人对金陵非常的熟悉,所以才能避开各种巡检。

而大明能做到这个程度的人……不多!

金陵城中能办到的大抵只有魏国公府,可徐钦已死,两个儿子还小。至于那位远房侄子,他就算是有此心,可只要敢付诸行动,魏国公府的那些老兵们就会第一时间拿下他!

也就是说,有能力做这事的人,大抵会是原先某位在金陵待过的权贵!

会是谁?

方醒心中有猜测,可却不想说。

朱瞻基突然冷笑道:“此事必然是某位藩王干的!”

方醒点点头,“确实,官员们没有这等规模的死士,而将领们就算是有,可谁也不会冒险,因为没有好处。”

朱瞻基看着地面,良久说道:“此事……父皇的身体不好……”

“可此事绝对瞒不过陛下!”

“是,不说父皇在金陵的耳目,先前黑刺的人进城时,受伤的,还有那几具遗骸,能猜到的人不少,不管是费石还是李敬都不敢隐瞒。”

“那就说轻松些,说成是你早有发现,这是在钓鱼呢!”

方醒也担心朱高炽的身体,那位皇帝据说移动越发的困难了。

足疾和肥胖是朱高炽的影子,已经伴随他许久了,谁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引爆,然后……

“德华兄!”

朱瞻基突然起身道:“你回京城去,等那孩子满月之后就回去!”

这是担心了!

朱高炽在京城一力支撑大局,身边的人难言忠奸……

方醒沉吟道:“可我走了之后,你在这边……罢了,你先请示陛下,若是同意,我就带一半黑刺的人回去。”

明知道朱瞻基在金陵势单力孤,可方醒还要带一半黑刺的人回去,这里面的含义很深。

朱瞻基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安排。”

方醒随后叫人去通知魏国公府,说是自己稍后上门拜访。

然后他就去了莫愁那里。

莫愁的肚子很大,要弟一天愁眉苦脸的担心会不会是双胎,可郎中却说这只是因为莫愁的身材娇小,所以看着大而已,实际上胎儿不算大。

“老爷。”

莫愁刚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此刻脸蛋红扑扑的,看到方醒就艰难的起身。

“坐你的。”

方醒疾步过去按住她,然后问了她的身体反应,等得知不错后,就说道:“这孩子看来是个乖巧的,倒是让你少受了许多罪,以后我得疼他!”

莫愁的脸有些胖了,微微一笑,看着多了几分从容。

“老爷,郎中说了是秋天生产,说妾身享福呢!”

方醒想起张淑慧和小白坐月子的经历,由衷的道:“是,秋天坐月子好,夏天的话,那能憋死人!”

不能洗!不能洗!不能洗!

产婆和郎中都异口同声的强烈表达了这个意思,所以张淑慧和小白在坐月子时都是臭烘烘的。

方醒虽然多些见识,可却也不敢冒险,生怕自己的女人以后会多些莫名其妙的毛病。

“老爷,若是个儿子,您就少疼他些。”

莫愁有些担心,她担心方醒过于疼爱自己的孩子,到时候会引发张淑慧和小白那边的激烈反应。

“这是哪跟哪啊!”

方醒笑道:“孩子是孩子,你放心好了。”

莫愁的孩子不会有爵位,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

所以张淑慧和小白哪里会吃一个孩子的醋,何况土豆和平安如今都在书院读书了,等莫愁的孩子长大时,那两小家伙一个是小伯爷,一个已经是伯爷了。

“我保证!”

方醒怕莫愁积郁于心,就说道:“你的事她们都知道,孩子我以后会好好的教导,一位父亲该承担的,我都会给予他。”

……

“兴和伯要来咱们府中?”

徐显义有些不安。

魏国公府目前就剩下了妇孺,而徐显义就专门负责外面的事,但他的身边全是魏国公府的人,一旦行差踏错,那就是狼心狗肺,万劫不复。

所以他很谨慎,只想稳住这段时间,等以后魏国公府平稳过度后,他自然会收获感激。

……

方醒一路进了魏国公府,等看到只是徐显义出面时,就心中微叹。

孤儿寡母的,在魏国公的爵位没有下来之前,她们就像是惊弓之鸟,不敢再冒头。

待客厅里,两人寒暄几句后,方醒说道:“当今陛下把大明梳理的井井有条,我辈当好生为国效力才是。”

徐显义不知道他的来意,只得跟着说了些套话,顺便代表魏国公府表了忠心。

沉默了一阵之后,就在徐显义有些不安时,方醒说道:“国有君王,还有皇储,魏国公府自中山王以来,堪称是大明的梁柱……时至今日,虽然有些小波折,可我认为并不影响魏国公府继续与国同休。”

他这是代表太子来表态的吗?

徐显义只觉得胸口砰砰砰的跳动,急忙说道:“鄙府自然是要以陛下和太子殿下马首是瞻,不敢有丝毫的偏差。”

方醒赞许的道:“这是好事,只要一直那么想,言出必行,那么魏国公府的未来必然可期,本伯羡煞啊!”

“一定一定!”

眼前这人虽然只是个伯爵,可京城早就传出了话,说方醒拒绝了当今陛下的封赏,否则现在肯定是个侯爷。

所以徐显义不敢怠慢,可方醒却好似只是为了这几句话来的,随后代表朱瞻基问了魏国公府妇孺的情况之后,就告辞了。

他究竟是来干嘛的?

徐显义送走方醒之后,把双方的话都回想了一遍,同时传信内院。

还没等他想出来,内院有人来传话。

“.…..兴和伯这是让咱们府上紧跟陛下,紧跟太子,千万别做墙头草,也别袖手旁观。以后要多注意殿下那边,若是有事,咱们府上要出力。”

徐显义恍然大悟:太子在金陵没有多少根基,方醒这是来招揽魏国公府啊!

徐钦死了,在朱瞻基表态会延续对魏国公府的待遇之后死了。

这是太子在施恩,那么魏国公府当然要报答,否则就是白眼狼。

对于白眼狼,没有一个帝王喜欢,不说秋后算账,可冷板凳却是不缺的。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