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67章 久违的晋王

第1667章 久违的晋王

徐当跪在大宅子的门边,面色惨白。

这座宅子还没有徐家的大,可却因为里面住着大明皇太子而身价百倍,据说有不少人想等朱瞻基回京后出手购买,只是不知道官府同不同意。

当一双靴子出现在他的眼中时,他满怀希望的抬头。

他知道权谨是个好人,而且心软,只要求一求,说不定能让权谨去向朱瞻基求情。

贾全冷冰冰的道:“国事何来的私情?你这是想陷权大人于不义吗?赶紧走,否则让你去牢中父子相伴!”

徐当的嘴唇动了动,“大人,学生……”

贾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若是换了先帝在,听闻此事后,徐家一个都没跑。

等贾全进去后,门也关上了。

徐当缓缓起身,心中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回头。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那十余个好友中,有七人很讲义气的跟着来了,刚才就在大宅子的对面。

人呢?

徐当左右看看,只觉得一股巨大的绝望袭来,他跌跌撞撞的走到街道的中间,可前方无人。

转身,阳光照在瓦片上,反射的光让徐当眯着眼,可他依旧没有看到人。

夏季的阳光很毒,可徐当却觉得身处数九寒冬,浑身冰冷……

……

李二毛去了书院,这是方醒安排的,他需要让后来人看看,书院的学生是如何的出色。

站在教室里,李二毛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心中百感交集,然后说道:“我本是个砍柴的樵夫……”

下面的学生都一怔,对他揭自己的短有些吃惊。李二毛点头道:“后来我心慕科学,就求了山长,山长把我和我母亲都接进了书院中,这便是我的开端……”

那些学生们都用崇敬的目光看着讲台上的李二毛。

这位师兄堪称是知行书院的传奇人物,从樵夫半路进了书院,然后号称书院第一刻苦之人。

当朝中决定要征伐缅甸时,面对那蛮荒之地,没人愿去,而李二毛却主动请缨,在当时被视为为了前途而冒险的举动。

看看现在的他,目光炯炯,神色沉稳,而且隐隐还带着些……威严。

这就是历练吗?

“刻苦学习是本分,但知行知行,知而不行就是白学,耗费时光。所以要敢于去行,不要去做夸夸其谈之人,那样的人,也不配学科学!”

李二毛的话很直接,对这些学生也很有冲击力。

讲完话之后,有学生举手问道:“师兄,军中如何?您是如何在军中适应下来的?”

“军中?”

李二毛面露回忆之色,然后笑道:“军中其实相对更简单,没有官场的那么多弯弯绕,你有能力,只要不遇到糟糕的上官,那么几乎可以肯定你的未来一片光明。比如说我吧,跟着方政大人在缅甸征伐,下面的军士用命,军官们竭尽全力,这就是上下一心……”

方醒在教室外听着,听到这里满意的点点头。

军中当然也有龌龊和倾轧,可对于这些年轻学生来说,却不能过早让他们去接触这些。

“……挫折是必不可少的,也是有益的。”

李二毛越发的成熟了,说话间从容不迫。

“每经历一次挫折,对你就是一次成长,所以别害怕以后,而应当是憧憬。”

随后李二毛就说了缅甸当地的风物,以及大概的战事发展,让那些学生们听的如痴如醉。

……

“进京之后别去管那些纷争,记住了,遇到事情要从利益的角度去看,谁的收获最大,谁的嫌疑就最大。”

方醒把李二毛送到了城外,叮嘱道:“若是有事解决不了,可以去找夏元吉或是金忠。”

李二毛拜别方醒,看着他一行人远去,方醒唏嘘道:“这就是蒲公英啊!飞来飞去的,不知道最后在哪里生根发芽。”

……

晋王的王宫实际上就是一座小号的皇宫,这是朱元璋当时为自己的儿子们谋取的福利。

所以若说对儿子们的好,古今帝王大抵朱元璋也能排上号。

可再奢华的宫殿也会住习惯,然后厌倦。

朱济熿就是这样,所以他对眼前的金碧辉煌没有多看一眼,只是看着下面站着的男子喝问道:“太子在金陵如何?”

男子身穿布衣,一脸的风霜,说道:“殿下,太子在金陵多番作态亲民,对那些官员也是又拉又打,已经站稳了脚。”

朱济熿胖了些,眼神却越发的犀利了,他双手轻轻拍打着扶手,嘴角微翘,问道:“那个宽宏大量呢?”

男子想了想说道:“殿下,太子在金陵大多是掌总,而方醒就是打手,四处出击,把金陵的官场和士林搅得一团糟,凶名赫赫。”

朱济熿定定的看着虚空,说道:“南方士林是大明的精华所在,难道就没人出来压制他吗?”

男子垂首,隐住了苦笑,说道:“殿下,那人太凶狠,金陵名士言秉兴一家就被他拿下了,后来留了个在大市场里做生意的儿子,大概是要彰显他的仁慈和大公无私吧!”

“仁慈?”

朱济熿笑了,笑的开心。

男子回忆着方醒到了金陵后的那些动作,说道:“殿下,金陵的文武都不敢惹他,士林中人被他收拾了几次,每次都师出有名,那些人……那些人的屁股都不干净,所以都缩了。”

朱济熿不屑的道:“蠢货!那是因为太子在。”

男子有些纳闷,他是朱济熿手下类似于谋士兼密探头领的人物,所以很得看重。

这时真正的谋士袁熙进来了,一袭黑袍的他步履从容,让朱济熿不禁有些神思恍惚的想起了那位‘黑衣宰相’。

袁熙近前,躬身道:“殿下,最新的消息,陛下对出海有些意动了。”

朱济熿点点头,懒洋洋的道:“陛下的身体可经不起闹腾啊!那方醒这是在蛊惑君王,罪在不赦。”

这是在过嘴瘾,袁熙对那个男子说道:“雷度,以后你把侦知之事禀告殿下即可,别加自己的臆测,不然容易……”

男子的眼角一跳,说道:“是。”

手下之间的竞争朱济熿是乐于看到的,他说道:“雷度此次辛苦,回头本王有赏,回家去团聚吧。”

雷度躬身告退,用眼角瞟了一下袁熙。

“殿下,前次陛下令宗人府传话,说是不许虐民,这是一个敲打。”

袁熙侃侃而谈,看着风度极佳:“陛下登基后,就给各地藩王添了爵禄,这是担心各地骚动。等朝政一稳,陛下马上就开始了动作。等太子上去后,殿下……毕竟当年咱们和汉王,还有方醒闹得不怎么愉快啊!”

朱济熿想起了当年在方醒和朱高煦身上吃的亏,眼神阴郁的道:“太子对方醒深信不疑,若是上位,本王怕是求活都难!”

这话有些心虚:有朱元璋的话在,有大家的关注,谁当皇帝都不会杀藩王。

袁熙微笑道:“殿下,方醒对藩王的态度可不怎么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太子也是这个意思……要不……臣去京城走动走动?好歹也见见那些老友。”

朱济熿点点头,目光有些发飘:“去吧,本王放你的假,去京城走走朋友,嗯……本王记得……你在宫中也有朋友?”

袁熙微笑道:“是,那些人对殿下很是敬仰,臣此行正好给他们说说晋地的风光,想必能让人神往。”

朱济熿满意的道:“好,晋地风光无限,告诉那些人,本王喜欢与人把臂同游。另外……那方醒在南边倒行逆施,也该引起公愤了,而公愤之下……”

袁熙躬身道:“是,殿下。”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