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63章 人心叵测

第1663章 人心叵测

权谨拥有一辆马车,不算奢华,却很舒适的马车,朱瞻基送给他的马车!

这是一个极高的待遇,所以在朱瞻基不许他参与那些学生的聚会时,他依旧悄然出门了。

马车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车里的权谨瘦了些,他在看书,戴着一副老花镜。

跟着朱瞻基到了金陵,权谨实际上已经离开了权利中心。

外界多半都不能理解他现在的行径,觉得有些傻。

他的年纪大了,所以肯定是不能陪伴朱瞻基多久,只等着时机一到,就能乞骸骨,荣归故里。

于是那些人都认为他是在瞎折腾!

马车一路到了一个大宅子的外面,门房看到后就出来搀扶了权谨下车。

权谨活动了一下手脚,拒绝了门房搀扶进去的好意,缓缓进了大宅子。

宅子很大,却不见商贾的奢华和铜臭。

过了前厅,眼前一条小径,周围是竹林。

微风吹过竹林,沙沙的声音让权谨觉得心旷神怡。

前行二十余步左转,就是一个小水塘。

此时小水塘的边上席地而坐了十余人,看到权谨后,一个年轻人起身迎来,拱手道:“权公许久未曾来了,学生久盼不至,却不敢去殿下那里探望,惶恐。”

大宅的主人叫做徐烈,而这个年轻人就是徐烈的儿子徐当。

“见过权公。”

这些都是读书人,刚才正在谈论文章,此时齐齐拱手行礼,权谨抚须微笑道:“你等倒是勤学,以后当桂榜有名。老夫老了,能见到这般多的俊彦,以后归于林下之后,倒是可以和子孙夸耀了。”

这话很是谦逊,徐烈微笑道:“权公过奖了,我等只是志同道合,功名于我等只是浮云,先贤的学问才是值得我辈一生去追寻的梦想。”

权谨赞许的点点头,他是大学士,虽然职务不彰,可却清贵。点点头就已经是很大的褒奖了。

随后这些年轻人就开始背诵自己的文章,权谨也不时点评一二,气氛融洽。

“老夫更衣,去去就来。”

权谨年纪大了,尿有些多,他起身跟着仆役去了茅房。

徐家的茅房里放置了香料,一进去就是一股子骚臭味夹杂着一股香料味,两者混杂在一起,让权谨有些想作呕。

老年人小便稀稀拉拉的,让人感叹着当年迎风尿十丈,如今顺风尿湿鞋。

完事后还有香胰子洗手,干毛巾擦手。

这和王公贵族一个待遇啊!

权谨只觉得有些不安,在他看来,什么阶层就该享受什么阶层的待遇,过于奢华,那是自取祸端。

这里绿树成荫,甚为清凉,让权谨不禁放慢了脚步。等到了竹林时,他看到了一只瘦小的小猫钻了进去,就心生怜悯跟着。

小猫很机灵,回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就跑了,权谨不禁失笑,而跟着的那个仆役也是捂嘴偷笑,觉得老爷子真是童心未泯。

权谨也不想回头绕路,就径直从竹林里往小水塘边去。

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阴沉起来,随即小雨淅淅沥沥的打在竹林中。

权谨的兴致不减,低吟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那老头究竟是什么意思?给个举荐也好啊!这样天天来烦咱们,你们受得了,我却受不得了!”

权谨的脚步一停,回身看着那个仆役,眼神冰冷。

我是道德君子,可却不是蠢货!

仆役已经傻眼了,他想出声提醒,却知道这样会导致彻底的撕破脸,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他在替殿下招揽咱们呢!不,是想让咱们替殿下说好话。”

“可没有好处的事,谁会干?而且有他在大家都不舒坦,偏偏还得要摆出一副谨受教的模样,可他的那一套早就不吃香了。若不是怕他出去说一句不好,耽误了咱们科举,谁有功夫理他!”

“是啊!家父想和他套套交情,可他根本就不搭理,这老头实在是古板,从他的身上拿不到什么好处。”

“那今日咱们继续饮酒?嘿嘿!”

“好!饮酒,多说些好话,把他喝的烂醉如泥,来几次他保证就得在床上躺着……”

“好了,他差不多该回来了,都赶紧的……”

里面重新传来了探讨文章的声音,那仆役的面色尴尬,强笑着。

权谨对他点点头,然后转身就走。

仆役本想进去通报情况,可转念一想又怕被迁怒,于是就把权谨一路送了出去。

等再次回去后,仆役禀告道:“少爷,权大人说身体不适,先回去了。”

这就是规避风险的心态,每个人都有。

而这种心态往往会带来不同的结果,比如说……

徐当闻言就松了一口气,说道:“他怎么走了都不说一声?”

一个年轻人笑道:“走了好啊!反正咱们名声已经赚到了,就算是考不上进士,以后在南方也是名士,这等机缘都等到了,剩下的管它作甚?!”

“是啊!大好时光啊!咱们快活起来?”

“好,摆酒,让人来唱曲……”

头悬梁锥刺股的能有几人?

在场的家境都不错,谁没事干了熬油似的读书?

于是酒宴摆在了水塘边上,几个女子在前方起舞唱曲,一时间其乐融融。

而回到了大宅子的权谨却关门闭户,一直到晚饭都没出来。

等侍奉他的仆役去敲门,老大人开门出来了,只是面色苍白,眼神呆滞……

……

“老大人这是怎么了?”

权谨病了,躺在床上看着就像是垂死之人。

他的胸膛起伏急促,御医诊脉后说道:“权大人这是……郁郁了?”

权谨没有反应,瘦削的脸颊随着呼吸慢慢的微微颤动着。

御医问道:“权大人,感觉哪不舒服?”

权谨呆呆的看着房顶不说话,御医苦笑道:“权大人,望闻问切,您这不说话,下官也没辙啊!”

权谨的眸色微微动了一下,虚弱的道:“老夫老了。”

呃!

御医没辙了,只得出去找到了朱瞻基。

“老了?”

朱瞻基觉得有些不靠谱:“早饭时他还说能一口气绕着院子溜十圈,这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不对了?”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