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84章 兴和伯二下扬州府

第484章 兴和伯二下扬州府

ps:本书现在有两个企鹅群:全订群(需验证粉丝值):540705836名字叫做:聚宝山千户所。

另一个是书友建的普通群:624065836名字叫做:方家庄。

......

扬州府人杰地灵,自古就出了不少名人。

而前礼部右侍郎刘辟显就是其中的一个。

作为一位退休老干部,刘辟显在扬州府老家的日子相当不错。

凌晨,两个年轻丫鬟在伺候他穿衣,身体触碰间,一股少女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刘辟显身材微胖,浑浊的眼睛定定的看着门外,脸上的皱纹随着毛巾的擦拭而蠕动着。

两个丫鬟忍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老人味道,半饷才完成了穿衣的工作。

“哈!”

刘辟显的咽喉涌动了一下,边上的一个丫鬟赶紧跪地奉上了痰盂。

痰盂的外面镶金镀银,可刘辟显一点都不爱惜,噗的一声就对着吐了一口痰。

丫鬟的脸上被飞沫溅到,可她却不敢擦拭,只等刘辟显吐了几口后,这才起身出去。

丫鬟才出去,管家刘成就进来了。

“老爷,昨夜那几家的钱已经送来了,老奴看着时间太晚,就没跟您说。”

刘辟显眯着的眼睛猛的睁开,精光一闪而逝,然后又恢复了老态龙钟的模样,他淡淡的道:“来了好,这人走茶凉啊!朝中的关系可不能丢,你去库房找些东西,回来老夫这里有名单,你按着人头送去。”

“是,老爷。”

刘成匆匆而去,刘辟显吃了一碗银耳粥后,杵着拐杖开始在内院散步。

走了几圈后,刘辟显觉得够了,正准备回去,就看到大儿子刘山仁疾步走来。

三十多岁的刘山仁面色红润,脚步矫健。他疾步走来,请安后,就笑道:“父亲,昨晚那三人请了儿子吃饭,言语间有些释然,儿子就警告了几句,想必以后他们会更加的恭谨些。”

刘辟显站定,看着屋檐缓缓的道:“那些人都是狗,时不时的得敲打几下,有异心的直接处理掉!”

“是,父亲。”

刘山仁躬身应道,然后就准备回去。

“等等!”

刘辟显沉吟了一下道:“新来的知府雷斌这几日如何?”

刘山仁笑道:“循规蹈矩,看来我扬州府又多了一位称职的知府啊!”

父子俩微微一笑,刘成却从院门外冲进来,满脸急色的道:“老爷,大少爷,上次那个兴和伯又来了。”

刘山仁的身体一震,急忙问道:“他来干什么?”

“本伯此行是奉命查看扬州府的风气。”

扬州府府衙里,方醒和新任知府雷斌在谈话。

雷斌四十多岁,三缕黝黑的胡须垂下,看着不怒自威,颇有些官样子。

“下官到任不久,多谢兴和伯上次的清理,让下官少了许多麻烦啊!”

方醒点点头,笑道:“运河开通在即,扬州府要冲之地,雷知府履任此地,可见陛下的看重,本伯此行还请雷知府多多协助。”

“应该的,应该的。”

雷斌端起茶杯,微笑着请茶。

大明并没有什么端茶送客的规矩,可方醒却起身道:“本伯还得四处去走走,就先告辞了。”

拱拱手,方醒大步离去。

雷斌捧着茶杯,目光一直跟随着方醒的背影,等看不到后,他才缓缓的喝了一口。幽幽一叹,不知愁喜。

方醒走出府衙,十多骑直接就冲了过来,小刀和方五马上就挡在前方,喝道:“来人止步!”

十多匹马停在了方五的身前,小刀看到打头的那人,就低声跟方醒说道:“老爷,这人就是上次被打晕的礼部官员。”

赵布也看到了方醒,想起自己上次被人打晕,然后整个瓦剌使团失踪的事,他不知道是该感激还是怨恨。

感激的是方醒手下留情,而怨恨的是……

“兴和伯,下官将出使瓦剌。”

方醒点点头,宽慰道:“辛苦了,瓦剌此时被阿鲁台逼得很紧,你等此行当有惊无险。”

赵布点头,这些形势分析在礼部早就进行过了,所以他此行算是一个补偿,回来后就多了一份资历。

“你等可注意一下马哈木的子孙,若是方便,最好能收集一下马哈木家眷的资料,回头我会给太孙那边说一下。”

赵布点头应承了下来,这个只是小事而已,他自然能办成。

……

方醒暂时住在原先马胜才的地方,这里占地大,挤一挤能住下三个百户所。

至于剩下的人,被方醒安排去了城外的余家田庄。

回到住处,黄钟已经在等着了。

“伯爷,在下今日在城中转了一圈,那些百姓都说新知府不错,至少不扰民。”

“不扰民就是好官吗?”

方醒坐在椅子上,看到门口只有小刀在,就问道:“方五呢?”

小刀笑嘻嘻的道:“老爷,五哥好像看中了一个姑娘,正在献殷勤呢!”

啥米?

方醒一怔。

方五的年纪也不小了,他父母也给他说过亲事,可这厮却都看不上。

“是谁?”

小刀幸灾乐祸的道:“那姑娘叫呆呆,呆头呆脑的,一天就喜欢看话本,动不动就看哭了。”

啧!

方醒觉得有些牙痛,这分明就是那种伤春悲秋,和林黛玉差不多一个模子出来的姑娘。

抛开这件事,方醒吩咐道:“让老七派人去盯紧那三家人,有异动及时回报,另……盯住雷斌!”

黄钟一怔,“伯爷,这雷斌才刚来,应该不会吧……”

方醒回想起今天和雷斌的谈话过程,皱眉道:“莫要小看了那些盐商的手腕,若是他没沾身,那只是有备无患,若是沾了……呵呵!”

贪官永不死,只是更隐蔽!

“呆呆是谁?”

办完正事,方醒就有些好奇眼界很高的方五居然会沦陷。

小刀去传话,黄钟不知道。

“我去看看。”

带着些许恶趣味,方醒往前院溜达。

这里原先是马胜才的地方,马胜才被方醒拿下后,一直就空着。

因为案子还没完结,所以扬州府安排了一家人在看护着这个大宅子。

前院的门房后面就是一排厢房,以前这里是马家前院奴仆的住处。

门房老马看到方醒后,就堆笑着出来,“伯爷,可是要出去?”

方醒摇摇头,看到方五正在一间厢房的外面痴痴的看着,就问道:“老马,呆呆是你的谁?”

老马眉开眼笑的道:“呆呆是小的养大的,本来是想配给小的大儿子,只是……”

两人都看向了正在屋子外面赔笑的方五,方醒觉得夜长梦多,就说道:“老马,把呆呆许配给本伯的家丁,嫁妆不用你出,本伯这里还有些辛苦费给你家,可行?”

“不行!”

方醒入住的时候就让人给了老马一块碎银子,所以他一听有辛苦费,虽然略微有些不舍,可最后还是想答应下来。

有了银子,什么样的姑娘找不到?

方醒回头,就看到老马的大儿子马成才正一脸义愤的站在后面。

“滚蛋!这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老马生怕得罪了方醒,更担心自己的辛苦费拿不到,就揪着马成才去了边上嘀咕。

“我的儿哎!呆呆又不能种地,看着柔柔弱弱的,成天发呆,这种媳妇不能要啊!放心,爹马上就去找媒婆,一定会给你找个好生养的媳妇回来,啊!”

马成才一听就问道:“爹,咱家哪有钱?”

老马回身看看方醒,觉得他听不到后,才低声道:“我的儿哎,这位伯爷可是大方得很,你放心,跑不了。”

马成才一听就乐了,喜道:“爹,我老早就不情愿呆呆了,幸好没成啊!我要东街的樊家二妹……”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