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53章 无名小卒(感谢‘顺丰小周’成为本书的第88位盟主!)

第1653章 无名小卒(感谢‘顺丰小周’成为本书的第88位盟主!)

初夏的京城渐渐的开始热了,经历了新旧帝王更换的大明渐渐的平稳下来,各行各业都有条不紊的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百姓安居乐业,百官自然需要各尽其责。

上林苑监发生的事余波早已散尽,上官坑害下属,这等事再寻常不过了,没爆出来就是成功,爆出来了就是作死。

袁弥稳住了自己的位置,三天两头就把兴和伯方醒的名号挂在嘴边,仿佛方醒就是他的靠山。

可陈潇不在,他的话总是显得有些苍白。于是他就去了陈家,想把陈潇请回上林苑监,并信誓旦旦的说一定尽力推他去接替郭瑾的位置。

可陈潇却婉拒了,按照陈嘉辉的说法:此时他应当在家‘反省’,万万不可回去接受那些同僚的艳羡。

世间事总是这般的让人惆怅。

袁弥怅然归去,而一个风尘仆仆的男子却从北方而来。

……

进了北平城,眼前的繁华景象让沈阳有些恍惚。

他总觉得这是一场梦,一场永远都不会醒来的梦!

车水马龙,行人交错往来,叫卖声、吵架声、寒暄声……

这是北平!

沈阳茫然的看着那些行人车马,茫然的看着那些商人满脸堆笑……

他牵着马融进了北平这座城市,汗臭味、书生傅粉的味、酒肉味、还有……糊涂面的味道!

循着味道,沈阳找到了一个老妪摆的小摊,坐下说道:“来一碗,大碗。”

此时的沈阳胡须杂乱,皮肤黝黑粗糙,一身布衣看着落魄之极。

若不是看到他先把马系在了边上,老妪铁定要先收钱。

“年轻人,要不要来碗酒?够劲的!”

老妪见多了这种从北方归来的家伙,大多是抱着发财的想法去了北方,然后落魄而归,就算是吃一根萝卜条也要喝一碗酒。

而沈阳的模样和那些落魄归来的大汉差不多,所以抱着希望,老妪就问了一句。

沈阳呆呆的点点头,看着那煮面条的锅开始冒烟了,就指指。

“哎呀!”

老妪马上过去用锅铲翻动面条,接着就把糊掉的锅巴也铲起来,却没有丢弃,而是混进了面条里。

沈阳看看自己面前桌子上的那碗面条:面条有些干了,和方醒做的没法比,而且上面的豆芽受热的时间太长,看着就像是失去了生命力的蚯蚓,有些黑。

沈阳的胃口消失了,不过他还是拿起看不出本色的筷子夹了一筷面条。由于干了些,所以面条纠缠在了一起,不好分开,他就低头把面条送进嘴里,然后咬断。

卖相不起眼的糊涂面入口味道却意外的好,沈阳不禁加快了咀嚼的速度。

一碗有些浑浊的酒被顿在了面碗的边上,老妪说道:“喝吧,赔光了本钱再挣就是了,等那座城建好了,再去肯定能发财!”

沈阳抬头笑了笑,感谢老妪的安慰。

老妪看到他门牙那里的一个黑洞,就叹息道:“出门别打架,这门牙都打丢了,不好找媳妇啊!”

沈阳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端起酒碗喝了一口,面色平静的道:“好酒!”

老妪赞道:“这酒喝的人都说好,就是辣的受不住,你却能喝,好!”

沈阳又喝了一口,然后一口面条一口酒,面色渐渐的红了些,可眼神却依旧是冷冷的。

吃完面条,沈阳起身就走,老妪一下就怒了,喊道:“没给钱呢!”

边上几个摆摊的男子都对沈阳怒目而视,有人说道:“吃白食也好意思?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不像样了!”

沈阳闻声回头,苦笑道:“忘记了。”

“没钱就没钱,说什么忘记了!”

一个男子不屑的道,老妪却不肯再出言刺激沈阳,只是伸出手去。

沈阳在怀里摸了摸,周围人的冷眼并不能让他的情绪波动一下。

“到底有没有?没有可就报官了啊!”

那个男子大抵正义感爆棚,就替老妪出头讨钱。

“有。”

沈阳没有继续摸了,他随手从怀里一掏,就掏出了一把宝钞,随手在中间找了张面额最小的给了老妪,说道:“面条的味道很不错,让我想起了草原上的日子,不用找钱了。”

老妪愕然,低头看着手中的宝钞,然后再看看沈阳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缺了门牙的年轻人是个金龟婿,就喊道:“年轻人,我家中的孙女年方十五,勤快伶俐,要不要考虑一下啊?”

沈阳没回头的摆摆手,然后消失在了人流中。

“嗨!这人看来是在塞外赚到钱了,好运道啊!”

“所以说那些人都是说瞎话,塞外那么多牛羊,建城要的人手多,随便做个小生意都能挣大钱呢!”

一群人生意也不顾了,都在兴奋的说着塞外的‘钱途’。

于是一个年轻人在塞外赚到了大钱的消息很快就流传了出去,然后引发了不少年轻人去闯。

于是朝中苦口婆心,又开出了超级好的条件都没能招揽到多少的移民,就这样被填补了一块。不过以后那个在塞外赚了大钱的年轻人就成了那些移民诅咒的对象。

……

锦衣卫的大门前,沈阳看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有些踌躇。

“干嘛的?”

守门的随意瞟了沈阳一眼就喝问道。

锦衣卫的门前一般没人敢在这里停留,连路过都是脚步匆匆,生怕被里面的人盯住。

毕竟当年纪纲在时,锦衣卫的威名能让百官变色。

如今的锦衣卫虽然衰落了,可依旧不是普通人可以挑衅的。

沈阳平静的道:“我找赛大人。”

守门的一听就赶紧站直了身体,肃容问道:“敢问尊姓。”

沈阳点头道:“我是沈阳。”

“沈……”

守门的楞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道:“沈千户?”

沈阳再次点头道:“是我,我回来了。”

……

赛哈智看到沈阳的模样就叹道:“听闻你在塞外多次历险,不容易啊!兴和伯建议陛下把你调回来,而本官在职的时间也不多了,好生努力吧。”

当朱高炽开始重用锦衣卫时,当朱瞻基上位后,赛哈智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此后该回家养老就赶紧乞骸骨,该转职就乖巧些,莫要生事。

沈阳楞了一下,他在接到调令后以为是自己的优异表现打动了皇帝,可没想到居然是方醒的建议。

赛哈智笑道:“兴和伯极力夸赞你在塞外的功绩,陛下也觉得让你一直戴罪立功不妥当,所以你就回来了。”

沈阳拱手道:“多谢大人。”

多谢什么?

赛哈智看着是好好先生,可好好先生却管不住锦衣卫,所以他对沈阳的态度那么亲切,多半是有人嘱托。

赛哈智摆手道:“别谢本官,你先进宫去谢恩。”

……

作为锦衣卫千户,沈阳是需要到朱高炽这里过个堂,让朱高炽对他有个直观的认识。

“你就是沈阳?”

朱高炽觉得下面站着的那人就像是一个塞外人,心中对沈阳在塞外的辛苦也有了个认识。

“陛下,臣正是沈阳。”

殿内的学士们都好奇的看着这人,觉得他能得到方醒的看重,要么就是真有本事,要么就是……

沈阳原先在锦衣卫卧底时并未透露身份,等纪纲完蛋后,他就因为人情而犯事,被朱棣一脚踢到了塞外去。

这就是个无名小卒!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