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47章 父与子,母与子

第1647章 父与子,母与子

巴罕在船上有些不安,船队在小琉球清理海盗时他松了一口气,稍后回航更是让他和随从们欣喜若狂。

那时候他们都想着马上要去大明的京城了,那个财富之城。

可船队却突然在宁波府停住了,而且他们都被限制在船舱里不许外出,吃喝拉撒都在里面解决。

这不是对使团的态度,所以巴罕抗争过,代价就是小腹挨了一拳,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于是巴罕老实了,他知道那位魔神不会在乎什么上国的礼仪,弄不好他敢让自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大海中,事后只需一个失足落水的借口即可。

可刚才巴罕听到了动静,还是从船舷上发出来的,于是他就冒险打开舱门往外看。

借着桅杆上挂着的灯笼,巴罕看到了两个黑影刚登上船,然后就是弩箭和惨叫。

“看看是谁!”

黑暗中有人低喝道,旋即几名军士过去,把那两名被射中大腿的窥探者给拖了回去。

这是大明的地方,船队为何在这里停泊?谁在窥探船队?

这些问题困扰着巴罕,同时也让他觉得有些刺激。

目睹别国的诡异,这种因为偷窥而产生的愉悦让人彻夜难眠。

所以巴罕就失眠了,他彻夜在思考着这只船队究竟是干啥的,以及方醒对自己那疏忽的态度。

及至天色微白时,巴罕得出了结论,于是借着去倒尿壶的机会和同伴交流了一下。

“那个魔神也有对头,所以大家小心些,等到了明人的京城之后,咱们再看看机会,若是有,就找他的对头诉苦。”

……

李二拥有宁波府的户籍,这是慕简为他们母子办理的。很轻松,原先的海盗就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雇佣的仆役。

在两名家丁的注视下,他从慕家的后门出去,然后消失在小巷里。

清晨的宁波府多了几分忙碌,街头的行人车马匆匆,而脚步缓慢的李二就显得有些例外。

他就像是一个浪荡子在街头游走着,不时进店铺里去问问香料的价格。

“掌柜的,金银收吗?”

李二从袖子里摸出一小块黄金问道。

掌柜面色微冷,“对不住客官了,朝中早有规矩在,不许用金银。”

李二挑眉道:“我兑换低些也不行吗?”

掌柜的色变,指着门外说道:“客官请自便,再不走小店可就报官了。”

“我走!我走!”

李二惶恐的拱手,然后急匆匆的出了这家香料店。

出去之后,他的神色再度变得懒洋洋的。

垂眸,目光不经意的扫过四周,李二看到了一个在摆摊的男子,卖的是折扇。

李二的嘴角微微翘起,然后自然的从小摊边上走过。

摆摊就摆摊,没生意就没生意,可你不该时不时的往两头看啊!

再走过一条街,李二看到了一个男子抱着一只鸡在左顾右盼,好似在等待着顾客来购买。

李二的心情似乎更好了,他绕了一圈后,看似漫不经心的回到了慕家,中途还和人撞了一下,两人就像是青皮般的互相威胁了彼此,然后指着对方后退。

……

慕家从外面绝对看不出奢华,可内在的吃用却不简单。

午饭很丰盛,李二慢慢的喂着母亲,看到她吃的较快,就温柔的劝她慢些,可眼神却像是狼。

狼一般的狠!

……

下午,李敬有些遗憾的回来通报并无发现。

“不着急。”

方醒觉得背后那人没那么蠢:“如果他迫不及待的把香料抛出来,哪怕只是小量的也能查到,所以……我的判断是……守城的人必然和他有勾结,否则金银怎么运入?”

金银过于沉重,那些守城的军士每天看到无数车辆进出,经验不比积年的老贼差,肯定能发现。

李敬有些急了,方醒弄出那么多动静后,北平没有呵斥,更没有让朱瞻基回京的消息。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当今陛下根本就没有易储的意思,可笑那些文人还在做梦!

所以他必须要努力了,如果等朱瞻基离开金陵时还不能在他的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那么以后他大抵就得在金陵老死。更严重的就是被新人接替,然后呆在一个没滋没味的位置上等死。

方醒看到他焦虑也没管,自顾自的在画画。

是的,不懂画画的方醒在画画。

他画了一个小女孩和一条狗,虽然画工拙劣,可却很认真。

李敬凑过去看了一眼,看到的是小女孩托腮坐在屋外,而那条狗就蹲在她的身边。

一人一狗,看着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第二幅图中,一个男子在场,小女孩和狗一起迎了上去,那眼睛有三分之一张脸大,很夸张,可却让小女孩看着多了可爱。

方醒放下毛笔,吹干了墨迹,然后把这本小册子小心翼翼的收好。

“伯爷,这是贵千金吗?”

别人问这种话忌讳,可太监却不会。

方醒点点头,有些思念无忧,想着她会不会又把自己的爹给忘记了。

想到无忧,方醒的心软了些,就说道:“明日宁波府的读书人有个聚会,在城南外,我也去凑凑热闹。”

李敬急忙拱手感谢道:“多谢兴和伯,咱家明日一定带人去看好地方。”

“挡住地方官吏就行了。”

方醒不想和地方官员接触,那只会耽搁他的时间。

……

晚上,方醒继续画画,这次却是给莫愁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纸上的孙悟空看着不像是猴子,倒是有些像猪。

而唐僧就像是个胖子,白龙马看着有些像是羊。

一直画到了子时,方醒这才收了册子就寝。

……

又是一个清晨,李二伺候母亲起床,然后去倒了马桶,回来时带来了早餐。

而慕简和妻子吃完早饭后,就在院子里踱步。

院子里虽不说奇花异草,可也有些姹紫嫣红的味道。

看到妻子蹲在一盆花的边上剪去败叶,慕简的眸色微暖,然后就被外面急促的脚步声弄的心情全无。

不用去看来人,慕简就冷哼道:“你又想干什么?”

如果说慕简是深沉和内敛的,那么慕言就是爽朗和活力十足的。

慕言进来行礼道:“父亲,母亲,今日城中的读书人在城南外开诗会,孩儿想去。”

王氏看了慕简一眼,双手撑在膝上准备起身,慕言一脸谄媚的跑过去扶起她,说道:“母亲,孩儿最近做了好几首诗,想去看看。”

慕简没好气的道:“就想去炫耀!”

王氏瞟了慕简一眼,说道:“你要多做文章,诗词是小道,别琢磨。”

慕言马上诅咒发誓,说自己只是随便想了想,并未耽误学业。

王氏对慕简温婉的说道:“夫君……”

慕简皱眉道:“午饭后回来,否则禁足一个月。”

慕言欢喜的道:“是,孩儿保证吃完午饭就回来。”

看着慕言雀跃的出去,王氏莞尔道:“夫君,当年您也曾经这般年轻呢!”

慕简看着她眼角的细纹,说道:“你现在也没老。”

王氏嗔怪的白了他一眼,眼中却多了温柔。

……

“老二,这次回来能呆多久?”

吃完早饭,李二扶着母亲出来散步晒太阳,那些仆役看到后都纷纷避开。

那是个厉害的家伙!

这是大家公认的危险人物!

母子二人就在后院和围墙之间的夹道处散步,地方虽小,可老妇人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很惬意!

而李二的脸上也多了些柔色。

很温柔!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