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45章 两名海盗的人生

第1645章 两名海盗的人生

剩下的倭人纷纷跪地请降,只有三人大抵是觉得活不成了,就转身冲着只带了家丁在身边的方醒而去。

肖顾伟摇摇头,黑刺的人也没去帮忙,都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那两个倭人。

方醒皱眉看着跪了一地的海盗,缓步过去。

家丁们突然止步,那两个倭人大喜过望。他们看出方醒的身份大抵不低,想着只要能抓获他,那么就算是交换,他们也能平安脱身。

方醒恍若未见的朝着曹七那边走去,在那两个倭人狂喜扑来时,一支箭矢飞来,左边一个倭人的额头中箭,呆立当场。

与此同时,一把飞刀准确的插在了右边那个倭人的咽喉上。

两人摇摇晃晃之际,方醒从他们的中间走过,身后旋即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大人,他就是曹七。”

一个海盗马上就反水指认出了曹七,

方醒走到曹七的身前,问道:“李二的货物呢?”

曹七抬头,方醒就近在咫尺,可他却不敢乱动,只能老老实实地的说道:“大人,就在库房里。”

“很好!”

方醒需要用那批货物来追查出李二身后的大老板,所以闻言心情不错,就问道:“为何跟倭国人厮混在一起?”

曹七苦涩的道:“小的家贫,没办法就出海讨活路,后来倭国没了,小的没了地方去赚钱,就带了他们到了这里,平日里就是去抢吕宋等地那些偷偷贸易的船……”

大明虽然定下了‘官方贸易’的国策,可大明都能有私自出海的商人,那些国家自然也会有,而且更加的肆无忌惮。

方醒负手走到他的身后,说道:“你倒是光棍,不过你当年可杀过大明人?”

曹七本想说没有,可随即看到那些手下的眼中全是哀求之色,就心中一冷,垂首道:“小的罪该万死。”

方醒指指那些跪着的倭国人,那些黑刺军士马上过去一一绑了。

“我说过你很光棍,既然如此,那就让你少受些苦。”

曹七感激的道:“多谢大人,小的保证句句是实。”

……

在曹七的指认下,海盗们的仓库被一一找到、打开。

方醒一进去就被那刺鼻的香料味弄的打了几个喷嚏,他看着里面散乱堆放的货物,随口交代道:“粮食带回去也没多大的用处,回程的时候给了那些小琉球的百姓。”

曹七很配合,所以搜刮的效率非常高。

交代了所有的事之后,曹七很干脆的站在一棵大树的下面,举起被绑着的双手说道:“伯爷,小的父母都不在了,也没脸再回中原。刀肯定是不方便,恳请伯爷赐根绳子,小的自己了断。”

看着曹七一脸的坦然,方醒点头道:“是条汉子,可惜却走错了路,走错路也不要紧,当年本伯曾经说过,咱大明人在外面杀人放火都不算是什么,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对自己人动手……”

曹七跪在地上,苦笑道:“伯爷,实在是不行,就把小的在这就地斩首了吧。小的实在是不想回中原。”

“为何不想回去?”

狐死首丘,汉人落叶归根的愿望是如此的根深蒂固,所以方醒好奇的问道。

曹七垂首不语,这时一个海盗喊道:“伯爷,七哥的爹就是被催粮交不上,后来被粮长们折腾死的。”

方醒心中一震,水浒传里的那些人物在心中转了一遍。

那海盗继续说道:“伯爷,七哥杀的那些明人都是海盗,他们不守规矩,冲着小琉球的百姓动手,七哥就带着咱们剿灭了他们。”

方醒看到曹七依旧垂首,就问道:“可是真的?”

曹七微微点头,“伯爷,小的出来前杀了那个粮长……”

“快意恩仇啊!”

方醒无奈的叹息着,招手让辛老七过来,低声交代了几句,然后就转身走了。

“都上船了,咱们回去!”

肖顾伟不知道方醒准备怎么处置曹七,他也没兴趣知道。对于他,对于黑刺的人来说,死亡这是人生的一个选项,若是可以,他不会畏惧。

辛老七带走了曹七,很快就消失在丛林中。

两人在丛林中走了一里多,辛老七突然喊停,曹七顺从的跪在地上,引颈就戮。

“你在小琉球这里可有仇家?”

曹七摇摇头道:“小的曾经帮过他们……”

“为何要帮他们?”

曹七不停的摇头道:“小的虽然远离了家乡,可看到大明的百姓总是有些亲切,所以得知他们遭遇那些零散海盗的勒索后,就去帮他们……后来关系好了,也能换些粮食……”

曹七想起那些日子不禁面露微笑:“有人还给小的说了个媳妇,只是小的怕哪日就死在船上,所以没敢应……”

“那些倭人都能忍,小的怕火并之后人手不够,就忍了下来,今日本想杀光他们,可谁曾想……大人?动手吧!”

“大人?”

曹七喊了几声没回应,就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呆呆的。

身后早已空无一人,地上还有把连鞘长刀。

曹七呆呆的看着那把长刀,缓缓转过身,然后冲着来路磕头,虔诚的磕头。

“多谢伯爷,小的以后定会改邪归正……”

曹七捡起长刀,悄然钻进了丛林中。

而此时的海边,船队已经装载完毕,起锚。

……

初夏的宁波府天气正好,不冷不热。

慕家的大宅后门处来了一个男子。

男子微微垂首,轻轻的敲门。

“谁?”

里面传来了喝问声,男子低声道:“李二。”

后门的门缝里多了一只眼睛,然后轻轻的打开门。

守门的仆役看到李二径直进去,就说道:“老爷正在教二位少爷读书,你先别进去。”

李二没有止步,仆役怒道:“李二,你小心老爷收拾你!”

李二止步了,仆役正得意时,李二回身盯着他,漠然的道:“我要去看我娘,你不许?”

仆役刚想说正是,可在李二那冷冷的注视下,他觉得自己的嗓子像是被谁给堵住了一般,竟然说不出话来。

李二微微摇头,转身进去。

作为宁波府有名的耕读世家,慕家很大,但屋子并不多,看着有些稀稀拉拉的坐落着。

过了一道门后就是后院和围墙的夹道,这里是门房和一些仆役呆的地方。

李二目不斜视的进去,几个丫鬟在后院的大门处看到他后也不惊讶,就这样一路到了夹道右角的一间小屋外。

小屋是砖房,连窗户都没有,而且房门还紧闭着。

李二轻声道:“娘。”

屋子里有了些动静,李二再叫了一声娘后,屋子里就多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当房门打开时,光线倾撒进去,一个穿着布衣的老妇人茫然的看着外面,伸手向前摸索着。

李二抓住那只苍白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孺慕的低声道:“娘,孩儿回来了。”

老妇人摸着他的脸,声音有些干涩的道:“老二,你可回来了。娘担心你,就去问了这府里的人,他们都不理娘,娘想你都想疯魔了,就关着门念佛,只求我儿平安归来……”

听到这话,李二的心中大恸,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杀气,然后扶着老妇人进去。

一个丫鬟在后面鬼鬼祟祟的盯了半天,见状就悄然去了前院。

而李二却猛地转身,看着丫鬟的背影冷笑着。

“老二,快坐着,娘去给你倒水。”

老妇人摸着那张桌子起身,然后又摸到了缺嘴的茶壶和茶杯……

李二赶紧扶着她坐下,然后蹲在她的身前道:“娘,孩儿会挣钱,到时候咱们一起出去,孩儿娶媳妇来伺候您。”

老妇人微笑着,却带着一丝凄凉:“老二,是娘拖累了你。”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