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44章 犁庭扫穴

第1644章 犁庭扫穴

宝船的甲板很大,就在角落里,方醒令人架起烤架,然后弄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在烤着。

武川有些拘束,表情麻木。

“喝吧。”

方醒觉得自己是在窥视一个人的隐私,却没有产生任何愧疚感。

武川喝酒很有特色:他先举碗胡乱的敬一下,然后从嘴角那里喝。

等他被这高度酒辣了一下,张开嘴吁气时,方醒看到他那缺牙的门牙部分,就问道:“自己磕掉的牙齿?”

一碗酒下肚,武川明显的精神了些,说道:“伯爷,是北征时咬崩的。”

方醒只觉得浑身汗毛立起,换个话题问道:“为何想杀人?”

瞬间武川的眼神就变得呆滞起来,直勾勾的看着方醒道:“伯爷,小的不知道……”

方醒垂眸道:“说吧,本伯听着。”

一句本伯让武川那让人能做噩梦的眼神变得灵活了些,他喃喃的道:“小的想……想大哥了,小的是大哥从小一手带大的,大哥战死,小的只觉得……只觉得……”

方醒给他倒了一碗酒,武川呆呆的举碗又干了,然后眼睛渐渐的发红。

这是差不多六十度的白酒,方醒只是轻啜了几口,就感觉从嘴唇到咽喉都在发烧。

“长兄如父,你大哥待你自然是极好的,所以你怀念他,更痛恨自己当时没有保护好他,对吗?”

方醒看到武川喝的差不多了,就诱导性的问道。

武川点点头,眼中突然泪水滑落,哽咽道:“是,小的恨自己……”

方醒突然觉得唯有重情的人,才会有变态的可能性。

无情则无欲无求,只会想着自己的小算盘,哪会有精神去变态!

方醒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亲人离去是该悲痛,可我问一句,你大哥可有妻儿?”

“有。”

方醒叹息道:“那你的饷银肯定大多是给了他们,可你想过没有?你那侄子是希望自己有个疯子般的叔父,还是有个好好的叔父,能让他挂在嘴角,为之夸耀的叔父?”

武川呆呆的看着方醒,嘴角下撇,看着竟是绝望。

“你没成亲,也就是说你武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你若是不管,那孩子以后怎么办?嗯?到时候你大哥可能含笑九泉?”

方醒起身走了,武川呆呆的看着烤架上渐渐变成黑色的食物,突然一滴泪水就滴落下去,嗤的一声后,化为蒸汽消散。

“大哥……”

身后的声音很凄凉,方醒摇摇头,指指前方,那些被惊动出来的人都散开了。

肖顾伟走近方醒身边,低声道:“伯爷,那武川可是滴酒不沾的啊!”

“那是因为他的心中还有敬畏,对上官的敬畏,所以有救。”

若是敬畏都没有了,那么这个人大抵就是行尸走肉,就是个杀人机器。

……

方醒睡了一觉,醒来后在甲板上看到了武川,而他的身边多了个军士。

“伯爷,离海盗的地方不远了。”

傅显打个哈欠,看着一点儿就不紧张。

这就是此时的大明军队!

“那就准备吧。”

命令下达,黑刺的军士在甲板上集结,火炮也做好了准备。

“武川怎么样了?”

方醒看到武川居然在和那个军士说话,虽然显得有些僵硬,可却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肖顾伟钦佩的道:“伯爷,您劝了那么几句,武川一夜没睡,下官就让人和他说话,没想到居然好了许多。”

……

曹七已经不再信任倭人,哪怕七郎和他手下的一百多人说是要追随他,可早已看透倭人反复无常本质的曹七却对此嗤之以鼻。

丛林中的营地里,曹七正带人和七郎谈判。

“你们走,马上走!”

曹七的身后站着两百余人,而七郎的身后只有一百多,可他却没有畏惧,双手抱肩道:“七哥这是要过河拆桥吗?”

曹七冷笑道:“若是过河拆桥,昨晚老子就去偷袭你们,而不是现在和你好好的说话。”

七郎后仰着脑袋,斜睨着曹七道:“要走可以,分一半的船和粮食。”

曹七讥讽道:“那些粮食是我的兄弟去换来的,那些船也是我的兄弟打造的,七郎,你以为你是谁?还一半?老子……”

瞬间七郎的双腿在地上一蹬,人在倒退的途中起身直立,喊道:“动手!”

那些倭人拔刀呐喊冲了过来,阵势整齐。

曹七起身挥手,狰狞的道:“杀光倭人!”

两百余明人加上土人的组合也不甘示弱的冲了过去。

曹七看着手下从自己的身边冲上前去,不禁喃喃的道:“这一战之后,最少要养两年才能恢复啊!”

“七哥,有船!大船来了!水师来了!”

双方马上要碰撞的时候,几个海盗跌跌撞撞的跑过来,看到两边要火并,就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水师来了!”

两边的人一怔,然后齐齐止步。

七郎瞬间判断这不是骗局,然后就喊道:“我们走!”

明军对倭寇的处理很是粗暴,下手绝不留情,所以七郎毫不犹豫的就带着手下往丛林中溜了。

曹七楞了一下,看到手下乱哄哄的,有人竟然都跟着倭人一起跑了。

“七哥,赶紧逃吧!”

曹七苦笑着,渐渐的开始奔跑起来。

在奔跑的途中,他不时回头看看身后的营地。

这里是他的基业,是他用血泪打造的基业!

可从孙弟的背叛开始,这个基业就在摇摇欲坠。

而明军的到来无疑就是犁庭扫穴!

我还会再次东山再起!

曹七咬牙暗自发誓,然后回头开始狂奔!

人是随大流的,哪里人多就往哪跑。不管是倭人还是明人,此刻乱哄哄的混杂在一起逃命。

嗯,逃命是超越了种族的本能!

放下望远镜的肖顾伟感叹着人性的伟大,随口吩咐道:“出去拦截,再跑的杀了!”

这里的丛林和西山的森林有本质的区别,黑刺的人在前方登陆,一路到此,已经付出了五个伤员的代价,这让肖顾伟不禁想骂娘。

当那些海盗们看到前方出现了一群明军时,没有任何犹豫,七郎倭刀前指,喝道:“杀!”

于是倭人打头,那些明人马上往两侧逃去。

“偷奸耍滑,伯爷说的果然不错,咱们明人就缺乏责任感!”

肖顾伟微微摇头,看到那些往两侧逃的海盗们被一阵弩箭射翻不少,剩下的聚在一起,马上被团团围住。

而那些倭人确实是悍勇,他们知道自己被抓后肯定是没好日子过,所以在经历了一次弩箭的洗礼之后居然不退,反而加快了冲击的速度。

随后的战事有些乏味可陈。

黑刺的军士原先就是军中出类拔萃的悍卒,再经过方醒家丁的操练,不管是个人武力值,还是团体配合,要甩这些倭人不知道多少条街。

方醒到达战场时,就看到武川一刀斩断对手的脑袋,随即长刀闪电般的挥下,挡住了另一个倭人的攻击。

“杀!”

武川半转身,一肘打在对手的脸上,然后不看结果,右手长刀顺势一挥,人就继续往前冲去。

“这就是艺术啊!”

看到武川在倭人中间游刃有余的杀戮,方醒不禁赞美道,可接下来武川就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哪怕是开始恢复正常人的言行,可武川的杀戮依旧能让人胆寒。

一刀破开小腹,左手探进去,随后抓出东西就往前面扔。

这个举动瞬间就击溃了倭人的斗志,他们开始向两侧逃跑,然后被黑刺的军士如狩猎般的用弩箭狙杀。

“小的愿降!”

曹七第一个跪下请降,在看到黑刺的战斗力后,他所有的雄心壮志都化为一盆冷水,从头上浇灌了下去,连骨髓都在发寒。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