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43章 喝血的恶魔

第1643章 喝血的恶魔

方醒有些焦虑,他在想着莫愁。哪怕是离生产的日子还远,他依旧有些焦虑。

于是大家都发现方醒的脾气变得暴躁起来,平时一些小错他也会喷人,那张脸上看着写满了生人勿近这四个字。

船队紧贴着海岸线在航行着,此时的小琉球并未得到开发,岸边看着郁郁葱葱的。

小刀刚挨了方醒一脚,他嘀咕着和辛老七说道:“七哥,看老爷的样子是想杀人呢。”

辛老七正在把玩着一只漂亮的海螺,闻言他看了正在船舷边站着的方醒一眼,说道:“老爷说人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估摸着老爷现在就是这样吧。”

小刀揉揉屁股道:“七哥,那嫂子有时候拎着菜刀追你,是不是也……哎哟!七哥,我错了。”

辛老七踢了他一脚,淡淡的道:“你懂什么?以前我太憨傻,只有你嫂子不离不弃。有这样的媳妇还要什么?再说她拎刀不过是想证明愤怒罢了,难道她真的会砍?”

小刀退后一步,嬉笑道:“七哥,去年你好像被嫂子扔菜刀差点扔在脸上吧?”

说完他转身就跑,辛老七顺手把海螺扔了过去,小刀就捂着后脑勺惨叫起来。

“前方发现船只!”

辛老七本想追上去收拾一下小刀,听到喊声后就跑到了方醒的身边。

“拦截!”

方醒放下望远镜说道:“是倭人,马上拦截下来!”

……

“是明人的宝船!”

一艘简陋的船上,凌晨从曹七那里分裂出来的倭人们都呆呆的看着包抄过来的五艘大船,心中绝望。

“早走半天就能脱离小琉球了呀!”

“快走快走!被明人拿住了,最好的就是去矿山,那里面据说进去就出不来了,谁知道死了多少人!快走!”

甲板上的倭人们懊恼不已,但更多的却是恐惧,旋即就催促着船员加速。

可这种粗制滥造的船只怎么可能跑得过大明的船,没过多久,这艘船就被包围在了中间。那些倭人都双手握刀冲着大船嘶吼着,仿佛这样就能驱除自己心中的恐惧。

“伯爷,打沉他们吗?”

傅显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多抓些活的。”

方醒的命令让傅显有些纳闷: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方醒对倭人从不手软,能杀绝不活捉,这一点是公认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

方醒说道:“弄些俘虏回去,到时候让朝中看看,海外并非太平,不管的话,以后海盗会越来越多,弄不好就会重现以前倭寇袭扰的旧事。”

傅显愕然,随即就吩咐下去。

“弃刀跪地不杀!”

明军的老传统,两艘船从左右慢慢的靠过去,几个会倭语的军士在大声的喊着。

“我也成政客了!”

方醒自嘲着。战争从来都不单纯只是杀戮,更多的是为了政治服务。

为了以后的海洋政策,方醒也只能压住心中的杀机,暂时让这些倭人活着。

“嘭嘭嘭!”

一阵枪声惊醒了在沉思的方醒,他走到船头看去,就看到那艘船上倒着几个倭人,而硝烟正在海风的吹拂下渐渐散去。

“跪下!”

武川第一个跳帮过去,站在甲板上,他用长刀指着那两个还站着的倭人喝道。

两个倭国人被武川的眼神给镇住了,其中一人顺从的跪下,而另一人不知道是吓呆了还是想坚持一下,居然没反应。

武川漠然的踢开跪在身前的倭人,然后大步从中间走过,来到了这人的身前。

这人呆呆的看着武川,他从那双眸子里仿佛是看到了魔鬼,就张口准备尖叫。

唰!

刀光闪过,人头下坠。

武川单手抓着人头侧面的头发原路返回,一路上血腥味刺鼻,那些跪在甲板上的倭人瑟瑟发抖,却无人敢起身反抗。

走到船舷边,武川随手把人头丢进了海里,扬手的时候看到手背有些血迹,他把手送到嘴边,伸出舌头把血迹舔干净。

在他回身的同时,那些倭人都急忙低头,胆小的甚至在发抖。

这是喝人血的恶魔啊!

“牛刀杀鸡!”

肖顾伟觉得这些倭人就是弱鸡,早知道就不该派了武川过去。

武川的杀心太重,一旦被血腥刺激到,非杀人不能解。

于是肖顾伟就去请示了方醒。

“伯爷,那武川的杀心太重,刚才他杀了一人,估摸着没过瘾,您看……”

方醒想起上次武川差点把曹安吓死的事,就说道:“军中之大,无奇不有,罢了,审讯的事交给他了。”

……

于是等武川在甲板上审讯这些倭人的时候,连方醒都背身不看,但那不类人的惨嚎声依旧在刺激着大家的耳朵。

傅显在多年的水师生涯中也见识过不少狠人,可如武川这般的,他还是首见。

水师的狠,顶多就是在有鲨鱼出没的海域把海盗用绳子拖在船尾,任由鲨鱼啃噬。或是割开伤口撒盐暴晒。

可武川这个纯属就是亲手虐杀,没一定承受能力的最好别看,免得晚上做噩梦。

方醒听着惨叫,喃喃的道:“社会我武哥,人狠话不多!”

“呕!”

一个军士忍不住凑过去看了一会儿,马上就跑到船舷边上狂呕起来。

这个呕吐仿佛能传染,渐渐的,船舷边就趴满了人,蔚为壮观。

方醒的咽喉涌动了一下,赶紧偷偷的扔了一粒口香糖进嘴里嚼着。

“伯爷,口供出来了。”

武川行刑根本没人敢在边上长久的呆着,所以是他自己来汇报。

方醒回身,看到甲板上几个军士正在收拾冲洗,就说道:“说吧。”

武川的眼珠子上密布着血丝,他说道:“他们就是那伙海盗的人,头领叫做曹七,昨日水师一直在追捕的李二和他们交易结束,已经走了,然后他们内部内讧,曹七杀了自己的谋士,差点火拼。这些倭人想去吕宋谋生,就抢了船出海。”

“李二的底细他们不知道,海盗的老巢里还有三百余人,其中倭人一百余。他们……”

武川的声音有些呆板,让方醒想起了机器人。

那双眼睛……那双眼睛里的血丝在渐渐消退,可呆滞的眼神却让方醒想起了那些变态杀人狂。

“派一艘船去追李二!”

方醒避开这双眼睛吩咐道,旋即船队里分出一艘战船回航,主力却继续进发。

回过头方醒就问了肖顾伟关于武川的事,结论很普通。

武川的大哥和他被编在一个百户所里,第一次北征时,武川的大哥战死,被马蹄踩踏的找不到尸骸。

“武川当场就发疯了,豁出命去拼杀,最后力竭也不罢休,居然咬死了一个敌人,用刀破开了胸,取了人心啃食……那些鞑靼人都被吓坏了,我军趁势掩杀,大获全胜。”

肖顾伟说起这个有些惋惜的道:“按理武川是立功了,可战后有人说他太凶残,最后就不赏不罚。”

“是自己人都怕他了吗?”

方醒觉得这事儿很古怪。

“是的,他的那个百户所不肯再收他,后来辗转才进了黑刺。”

“可惜了!”

方醒有些惋惜,肖顾伟指指在船舷边站着发呆的武川道:“他现在就在排遣杀心,据他自己说,他已经越来越压不住了,若是有一天发疯,就请同袍杀了他。”

船队渐渐在加速,方醒看着武川那落寞的背影,鬼使神差的道:“告诉他,我请他喝酒!”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