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38章 肉迷国的使者(为盟主‘深圳大屠夫’贺,加更!)

第1638章 肉迷国的使者(为盟主‘深圳大屠夫’贺,加更!)

出海之后,方醒就在船舱里大睡,吃了睡,睡了吃,连续几天之后,这才出来。

一阵海风吹来,方醒打个喷嚏,然后伸个懒腰,看到傅显过来,就问道:“遇到船了吗?”

傅显摇头道:“没有,空荡荡的。”

这是一艘宝船,方醒用自己的名义征用的宝船。

“伯爷,肯定有人上弹章了。”

傅显有些担心,他担心自己会被降职,然后再也无法出海。

“怕什么?”

方醒摸摸肚子,“弄些生蚝来,咱们烤来吃。”

于是一个炭盆就摆在了甲板上,方醒坐在椅子上,轻松的撬开了生蚝,然后先吃了个生的,摇摇头开始把调好汁的蒜泥弄上去开烤。

把生蚝摆上去,方醒看到傅显依然是忧心忡忡的模样,就让他坐在自己的对面,说道:“别怕这个,陛下的态度已经松动了,就算是这次不出海,我也得找个机会让宝船出来溜一圈,你明白吗?”

傅显的眼睛一亮,问道:“伯爷,您这是要给陛下一个借口?”

方醒把烤的汁水直冒的生蚝放到烤架的边上,随口道:“我出头,陛下才好找借口,别人不行,包括郑和都不行。”

方醒唏嘘道:“特么的!大明好像就我一个贼大胆,其他人都活的精打细算的,唯恐自己的利益受损,哎!大明照着这般下去,迟早完蛋!”

傅显不敢接这话,方醒却越说越大胆。

“你等着看,只要宝船停十年,保证这片大海全是那些私船,到时候谁敢在朝中说开海,那就是公敌!”

方醒说完就拿了个烤的半熟的生蚝,吸溜着吃了,叹息道:“我都有些同情陛下了,你说我就三个女人就觉得分身乏术,还自觉不自觉的要补补,陛下那么多女人,他要真是夜夜笙歌,那还不得……完蛋啊!”

傅显已经不指望方醒能谨言慎行了,他也八卦的道:“听说陛下的后宫有上千女人?啧啧!那还不得……天天做新郎啊!”

方醒差点被生蚝给梗死,他努力把生蚝咽下去,干咳几声后,喘息道:“你哪来的这些消息?后宫哪来那么多的女人,那些是宫女!”

傅显讶然道:“宫女也是陛下的女人吧?”

方醒又拿起一个生蚝,闻闻香味,陶醉的道:“陛下若是睡了宫女,传出去丢人,明白吗?”

看着方醒吃生蚝,傅显想了想,恍然大悟道:“是了,睡了宫女,若是有孕,肯定要册封,到时候消息就瞒不住了,外面肯定会说陛下是饥不择食……”

方醒斜睨着他道:“别乱猜了,陛下……”

朱高炽那么胖,尼玛怎么操作?

所以那些说朱高炽好色荒淫的人也不好好的想想,朱高炽走路都嫌累,多折腾几回,早就嗝屁了。

傅显心虚的看看身后,看到没人后,马上转了话题问道:“伯爷,那艘新船看着不大一样,出海能行吗?”

方醒正准备吹嘘一番,前方的一艘船打了旗号,然后有人过来禀告道:“伯爷,发现一艘船。”

方醒瞬间就激动了,起身喊道:“拿了!敢跑就别客气!”

旗号挥动中,五艘船以宝船为中心,呈扇面包抄了过去。

“伯爷,是不是要杀人?”

肖顾伟已经迫不及待了,只是看他那惨白的脸色就知道,这货在晕船。

方醒举起望远镜,看到一艘船头有些上翘的中型船正在掉头,看那仓皇的的模样,多半是想逃。

“用不着你们动手。”

站在甲板上的水师军士,他们正兴奋的等待着,而那几门火炮也已经脱去了炮衣,弹药都放在边上。肖顾伟不由分说的叫了黑刺的人准备抢功。

“伯爷,他们跑不了!”

傅显放下望远镜,自信的道。

双方的距离不断被拉近,那艘船突然开始降帆了,显然是放弃了抵抗。

庞大的宝船轻巧的一个斜插,同时减速,最后精准的停在那艘船的边上。

“好!”

方醒难掩激赏的道:“操帆和掌舵的有功。”

傅显得意的道:“伯爷,不过是平常罢了。”

方醒微微一笑,看到这艘小船居然是三角帆,甲板上站着十余人,正高举双手在叫嚷着。

“伯爷,是天方人!”

从装束上就可以辨认出国家,而天方人显然目标较大。

方醒眯眼看着那些人,忍住下令炮轰的冲动,说道:“全数拿上来问话,反抗者……杀无赦!”

“伯爷有令,全部带上来,反抗者杀无赦!”

命令一下,一艘战船就开始靠帮,他们先控制住了那些天方人,然后检查整艘船。

等这些人被逼着上了这艘宝船之后,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方醒,其中一人就疾步上前,然后脖子上就多了一把刀。

这人长着个鹰钩鼻,看着多了些邪恶的味道,他惶恐的高举双手喊道:“尊敬的大明大人,我是使者,来自于肉迷国的使者,奉命前往大明朝贡。”

“不错的大明话!”

方醒微笑道:“可有文书?”

使者是必须要有文书的,甚至还应该带着国礼——对方的王送给大明皇帝陛下的礼物。

这人躬身道:“本人巴罕,尊敬的明国大人……”

傅显喝道:“这是大明兴和伯!”

巴罕的眼珠子一转,腰反而挺直了,肃容道:“见过大明兴和伯,请允许我代表(这里不能写)向您致以敬意。”

方醒矜持的微微颔首,问道:“你的文书何在?”

巴罕的面色多了惊恐,他指指来处道:“兴和伯,我们从肉迷出发,途中在天方遇到了强盗,使团的护卫大多为了掩护我们战死,骆驼也被抢走大半,其中文书就在里面。我本想回头,可……却想到了国中的重托,这才勉力到了海边,花钱雇佣了那些船员,一路沿着海岸到了这里。”

方醒的目光幽深,说道:“天方左右逢源多年了,肉迷国可有吞并之意?”

巴罕愕然道:“兴和伯,我国依然在艰难中,不过必须要感谢大明击败了哈烈人,让我国缓了一口气。”

这是很委婉的回答和示弱,方醒笑了笑:“是吗?正在复兴中的肉迷国居然也需要缓气?可本伯怎么听说你们正不断向哈烈渗透,据说已经占据了不小的地盘。”

巴罕尴尬的道:“兴和伯,哈烈在内乱,那些溃兵经常骚扰我国,我王大怒,于是派人去打击那些强盗,这只是自卫,对,是自卫!”

“自卫?”

没有谁比方醒更清楚这个会在以后不断扩张,最后成为横跨欧亚的大帝国。

方醒冷冷的道:“哈烈已经成了被打断脊梁骨的野狗,而正想着进补的肉迷国自然不会错过机会,你们的内乱消停了吗?”

方醒的话很飘忽,让巴罕需要竭力思考,他想了想说道:“兴和伯,我国已经恢复了和平,贸易的商船正在大海上穿梭不停,不过拜占庭正在挣扎,他们想重新奴役我们,所以我王令本人冒险前来,只是想和大明结为兄弟之邦,共同应对那些带着十字旗的家伙。”

东征?

方醒的眸色深沉,东征的高潮早已过去,那些泰西人已经在渐渐分裂,再也没有能统一他们的力量,然后就开始酝酿大航海时代,以及……烧杀抢掠。

“兄弟之邦?可大明不可能远航至泰西,航线不熟悉,并且太远,补给困难……”

方醒看似不在意的说着,可目光却在若有若无的观察着巴罕。

“若是从陆地过去,那将会是一场灾难,大半军士将会被饿死在途中……”

方醒的目光给了巴罕极大的压力,他微微垂首,仔细听着。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