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33章 去寻宝,凶名远播

第1633章 去寻宝,凶名远播

“陈默,去找你的兄弟问问。”

海边的营地里全是帐篷,黄金麓在一个帐篷外面喊了一声。

在证明这里的人比较和善之后,没人愿意再住在船上,于是全体人员都在岸上扎营,离那个土人的聚居地很近。

“干啥?”

陈默从帐篷里钻出来,头发乱糟糟的,赤果果的模样让黄金麓想打人。

忍下打人的冲动之后,黄金麓说道:“你去问问你兄弟,他们去向他们的王禀告的人回来了没有。”

陈默打个哈欠,摇摇头道:“很远,报信的人要一路跑过去,老黄,实在是不行的话,咱们换一点是一点吧。”

黄金麓点头道:“你去问问,若是没消息,那咱们就不等了,马上去他们说的丛林。”

陈默于是进去穿了条半截裤,吊儿郎当的就去找他的‘兄弟’。

……

到了土人的聚居地,那些孩子和女人都热情的冲他打招呼。

虽然听不懂,可陈默还是微笑着拱手,只是那目光不大友好的四处乱瞟。然后瞟到了地方,顿时就眼睛放光。

一群羊驼从他的身前走过,陈默为了掩饰自己身体的尴尬反应,就蹲下来,想去搂抱一头羊驼。

“噗!”

“哈哈哈哈!”

那些女人和孩子指着被羊驼喷了一脸口水的陈默大笑起来。

首领出来了,他大笑着走过来,一把揪起陈默后,指着他的尴尬部位猥琐的眨眨眼。

陈默指指远方,再拿出一个小碗和一小块黄金问道:“兄弟,换东西。”

首领摇摇头,虔诚的朝着天空中的太阳行礼,然后再指指西边,最后右臂不停的画圈。

陈默明白了,这是说要时间。

于是他拿出一幅画,上面画着一片热带雨林的模样。

首领看了看,皱眉指指远方,最后摇摇头。

陈默也是摇摇头,然后拉着他去了营地。

……

一把长刀出鞘,那闪烁着的寒光让首领动心了,可他看到的明人都腰跨长刀,就有些犹豫。

“拔出来给他瞅瞅。”

黄金麓喊了一声,然后大家拔刀。

陈默指指那些长刀,再指指首领手中这把亮闪闪的长刀,一脸的肉痛。

“兄弟,这是宝物,就这么一把。”

首领的眼中闪过贪婪之色,半晌之后,黄金麓叫人拿了把小刀子过来,终于让他点头了。

等首领回去交代事情后,黄金麓赞道:“刘明的好主意,回头记一功。”

刘明谦虚的道:“这些土人不识真货,在下只是出个主意罢了,磨刀的可是陈默。”

陈默伸出自己敷药的双手道:“为了把这把刀磨亮,我的手算是完蛋了,最少半个月不能……呃!”

林正皱眉看着他的双手道:“都准备一下,刘明留守船队,留一半弟兄在这里,船员们抓紧检修船,其他人准备一下。”

陈默有些跃跃欲试的道:“伯爷说那里就像是洪荒,许多咱们没见过的东西,还有那些土人,说不准能找到许多好东西呢!”

“那些土人会很厉害。”

黄金麓面色凝重的道。

他们必须要找到橡胶树,然后取到尽量多的种子回去,否则这一趟就只拿到了那个颗粒食物,不值当。

“要下雨了!”

营地里有人喊道,黄金麓抬头看去,就看到了乌云在渐渐聚集。

这里的天气就像是女人的脸,说变就变……

……

和遥远的印加比起来,金陵的天气也像是女人,妩媚的女人。

莫愁的肚子已经渐渐的大了,方醒走后,她自然不方便再住在大宅子里,而是回到了神仙居。

养胎的生活开始很艰难,各种孕期反应折磨着莫愁。

等渐渐的平息后,天气也渐渐的暖和了。

莫愁按照方醒走前的交代,在院子里慢慢的散步。

墙角的花树上全是新出的枝芽,嫩嫩的叶子一天一个样。

微风吹过,院子角落的那棵大树发出沙沙的声音,莫愁仰头看了一眼,微笑着,觉得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在慢慢的孕育着。

要弟赶紧扶紧她,埋怨道:“这样会头晕,还会摔倒,小姐你也得顾着小少爷才是。”

莫愁笑道:“谁知道是男是女?不过老爷说了,男女他都喜欢,女儿更贴心些。”

要弟瘪嘴道:“小姐,女孩以后是赔钱货呢!我以前就是这样被父母骂,后来家里不愿意让我嫁人,就把我给卖了,要不是遇到小姐,我现在肯定死了。”

莫愁皱眉道:“别说这个。”

要弟以为她是怕自己吵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就低声道:“我这样的,要是遇到那些折磨人的主家,不是他杀我,就是我杀他,所以还是小姐好。”

听着这话,莫愁有些哭笑不得的。

“……以后我就和小姐作伴,要是个少爷就好了,以后能考个状元,小姐,那时候你就是夫人了……北平那边的那个不就是凭着儿子做了夫人吗?小姐你也行的。”

她说的是小白,莫愁摇头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只要活得心安,这些都不紧要。”

要弟瘪瘪嘴道:“当了夫人,以后那些官夫人不敢小看你,那些商人也不敢得罪咱们,好处多的数不完呢!”

要弟有些愤世嫉俗,莫愁笑了笑,岔开话题道:“老爷还没回来,外面是怎么说的?”

“开始说伯爷在南方闹腾太过了,殿下也没管这话,等后来有人传话,说是京城里有人把陛下气着了,伯爷是去为陛下出气的。”

“胡说!”

莫愁说道:“陛下最大,他难道还要老爷去为他出气?这个怎么都说不过去。”

她眉眼温柔的道:“老爷说了会在孩子出生之前赶回来,这就好了。”

要弟得意的道:“殿下都不时派了御医过来诊脉,产婆也是伯爷走前就定下的人,小姐,这可是金陵城里的头一份呢!”

莫愁看着天边的晴朗,心情莫名的就好了,然后就叫人去太子那边问问方醒的归期。

要弟叹息道:“小姐,伯爷终究会回京城,你又倔,以后你可别哭。”

莫愁摸着凸起的小腹,突然欢喜的道:“老爷……老爷?”

要弟看到莫愁的脸上浮起了惊喜之色,就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然后她就看到了风尘仆仆的方醒!

“老爷!”

莫愁欢喜的疾步过去,方醒赶紧迎过来,然后托住了她。

…….

从知道方醒离开金陵之后的真正原因后,金陵城中的气氛就从轻松又变成了紧张。

对此权谨也只能整天念叨着‘莫名其妙’,觉得人心真的是难以捉摸。

而朱瞻基对此只能是啼笑皆非,觉得方醒的凶名太盛,以后再难和主流势力和平相处。

等方醒在北平干的事一一被传来时,跋扈两个字在金陵响彻云霄,然后严惩的呼声此起彼伏。

可北平那边传来的消息却是皇帝置之不理。

等方醒和东厂联手抓人的消息传来时,金陵城中噤若寒蝉。

那魔神一个人就够厉害了,再和东厂联手,这是要进入黑暗时代吗?

在北平的消息不断传来的同时,金陵城中的气氛在不断变化着。

“殿下,那些使者说是想归国了。”

赵晖最近很喜欢往朱瞻基这里跑,每次来都带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朱瞻基觉得骨头缝里都在发出生锈的酸涩,他起身道:“等郑和定时间。”

一句话的事情,可赵晖却要亲自跑一趟,朱瞻基对此也不去猜测,知道多半是钻营。

他走到了院子里,旁若无人般的在活动着手脚,最后居然打了一套拳。

赵晖皱眉看着,他觉得这些拳脚只是武人才需要去练习的东西,一国之储君……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