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32章 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第1632章 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薛禄愤怒了,他看着倒在地上的黄平勃然大怒。

“兴和伯,有话就说,在薛某的面前动手,这是要干什么?!”

方醒上前一步,一把揪起黄平,反手就是一耳光。

薛禄从未被人这么轻视过,他指着门外正准备赶人,方醒却说道:“阳武侯,你为何不问问黄平,他是怎么和人勾结,还卖力的去找五城兵马司的熟人,为那些散播陛下谣言的家伙提供庇护的。”

薛禄一怔,而黄平已经是面如死灰。

“咦!居然没有否认?”方醒冷笑道:“看来你倒是知道韩立德会吐实是吧?”

韩立德被东厂抓了,虽然没说罪名,可聪明人自然能猜到一二。

薛禄大怒,喝道:“来人!”

“侯爷!”

外面进来了两个军士,扶刀应诺。

“拿下黄平,等本伯进宫请罪回来再说。”

两个军士擒住黄平就往外走,黄平也不反抗,到后面更是软成一团,几乎是被架着出去。

看到薛禄准备出去,方醒说道:“陛下说了,武人不易,此事就暗中处置了,免得外间沸沸扬扬的,到时候于朝局稳定不利。”

薛禄的身体一僵,冲着皇宫方向拱手道:“薛某惭愧!”

方醒跟着拱拱手,说道:“可方某的意思却是要在内部通个气,君子坦荡荡吗?”

薛禄皱眉道:“可这有违陛下的意思。”

方醒笑道:“陛下是怕文武失衡罢了,可马上就会失衡了。”

说着方醒拱手离去,薛禄还在发懵。

半个时辰后,薛禄正在吃午饭,有人急匆匆的过来禀告道:“侯爷,方才兴和伯去了工部大闹,说是工部有人贪腐,还说出了名字,然后扬长而去,阻拦的被他抽翻了几个,工部上下都被气疯了!吴中已经进宫了。”

薛禄放下筷子,这才知道方醒为何说要失衡。

“这是临走前当面给了文臣们一记耳光,他好大的胆子啊!”

……

朱高炽才吃完午膳就召见了吴中。

“陛下,兴和伯在工部砸烂了不少东西,打伤了好几人,临走时还说工部有逆贼,北平城有逆贼,等他下次回来定然要拿下几个!”

吴中很委屈,觉得方醒这是疯了。

可他却不想想,在外界谣传朱高炽好色不孝、喜爱享受、工部上下已经为此疲于奔命时,他却选择了沉默,而不是出去反击。

朱高炽的面色有些古怪,看似愤怒,可那嘴角却微微翘起。

“你且回去,朕马上派人去追他。”

吴中谢恩走了,却没看到在他走之后,朱高炽根本就没让人去追方醒,甚至还叫人弄了一碗婉婉做的果酱来解解馋。

……

方醒临走前打砸了工部,瞬间就传遍了京城。

人人目瞪口呆!

“他疯了?”

黄淮从未见过这般胆大的臣子,居然敢去打砸工部衙门。

静默了一会儿后,金幼孜说道:“这是跋扈将军!也只有晚唐时才有这等事。”

等他回头,看到同僚们都在默然,不禁说道:“陛下难道就无动于衷?”

杨士奇把毛笔一搁,说道:“他回来后一直都在克制着,临走前撒野一把……忍了吧。”

静默……

等上朝时,大家再看向朱高炽的目光都不同了。

下次再把皇帝激怒了,他会不会再次召回方醒,然后采取更激烈的方式?

打砸工部只是一个警告,让人恶心又憋闷的警告!

下一次那个家伙会不会直接上手?就像是他当朝追打吕震一样!

……

“我从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慕简喜欢穿玄色的衣服,他觉得这样能让自己看着像是一个贵族。

而在经过蒙元和大明开国过程中的消耗之后,所谓的贵族实际上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

贵族是要经过几代的熏陶和教育才能成型,才能把那些习惯镶刻于自己的血液里。

所以慕简对自己的一举一动有着近乎于病态的坚持。

他站在海边,腰杆笔直,神色庄重,找不到一点可以挑剔的地方。

大海微波,送来一阵阵带着腥味的海风。

极目看去,海面上空荡荡的。

站在他身后的一个老仆也收拾的一丝不苟的,只是须发被海风吹的有些凌乱。

老仆上前一步,说道:“老爷,李二的胆子大,手下操船厉害,想来能躲过水师的搜捕。”

慕简负手回身,看着老仆身后的两名健壮家丁,沉声道:“一时的损失不在我的眼里,只是船员却不好找。所以只要他把人带回来,那一切都没有问题。”

老仆垂首道:“老爷,李二心狠,咱们家还得要警惕些。”

慕简微微一笑,捋捋被海风吹到两侧的长发,说道:“民心如铁,官法如炉,他若是背叛,那就别怪我无情!”

老仆赞道:“还是老爷您厉害,直接扣住他的老娘,他不是孝顺吗?那就顺从些,不然就撕破脸又有何妨。”

慕简点头道:“李二这等曾经的悍匪看似凶狠,可只要是人就有弱点,没有弱点的那就不是人。咱们回去。”

几人上马渐渐远去,海面上慢慢的有了些雾气,朦朦胧胧的恍如仙境。

……

财富来自于海上,危险亦来自于海上!

这是郑和的话,被方醒郑重的宣扬开来。

宁波府的慕家对此嗤之以鼻,家主慕简是出了名的反对出海者。当京城传来宝船停运、船员遣散的消息时,他为此请了几个老友饮宴,学了古人的通宵达旦,宾主欢愉。

所以看到他一路飞骑的进了城,守门的军士都难免为之侧目。

“这慕先生往日走路说话都死板的很,两个儿子一个学了他的死板,另一个却截然相反,今日他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老妻有孕?”

“那他还不得乐死?”

“乐死个屁!”

带队的军官不屑的道:“这人最假,走路说话都像是木偶,连笑都是一个模样。”

……

慕简一路进家,两个儿子急匆匆的迎了过来。

看到慕简皱眉,已经成亲了的大儿子慕兴回头对弟弟慕言说道:“走路要缓,步子不能乱。”

慕言笑嘻嘻的道:“大哥,父亲去了两日才回来,我这是急了,算孝心呢!”

慕兴回身冲着慕简躬身,“父亲辛苦,家中无事。”

慕言做个鬼脸,也躬身道:“父亲,母亲可是发脾气了,说您再不回来,她就回娘家了。孩儿也想去看看外祖。”

慕简皱眉看着跳脱的小儿子,拂袖往后院去。

慕兴跟着说了家中这两天的事,等说完后,慕言就开始说着这两天在家做了多少文章,言语间自信满满。

到了后面,看到妻子王氏带着儿媳已经在等候了,慕简还是缓步过去,低声道:“小心吹风受凉。”

王氏笑道:“夫君一路辛苦,妾身已经准备了晚膳,就等夫君沐浴后一家团聚。”

慕简微笑道:“好。”

夫妻并肩走在前方,两儿子跟在后面,一家人和睦且协调。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