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30章 被杀的那只鸡(为盟主:‘GaryYao’贺,加更!)

第1630章 被杀的那只鸡(为盟主:‘GaryYao’贺,加更!)

方醒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善男信女,不过也不是坏人,就一普通人。

所以他很享受陪伴无忧的时光。

春光明媚,方醒躺在躺椅上晒太阳,而无忧就坐在他的肚皮上,皱眉在撕扯着一块绣布。

这是张淑慧忙着要去和胡善祥会面前给的‘玩具’,对此无忧很不满。

把皱巴巴的绣布扔了,结果扔在了方醒的脸上。

“爹,要娘。”

无忧俯身揪着方醒的衣襟拉扯着,结果手一滑,就伏倒在方醒的胸前。

“爹,要娘。”

无忧趴在他的胸膛上,顺手就是一爪。

方醒惨叫一声,然后揭开盖着脸的绣布,只觉得醋意已经充满了自己的大脑。

“就要你娘,不要爹了吗?”

说着他摸摸脖颈,幸好没出血。

无忧侧脸看着在屋檐下卧着的大虫和小虫,说道:“要玩,爹你不玩。”

宁静的上午时光被打破了,方醒无奈的起来陪着闺女在院子里‘寻宝’。

春天万物生长,院子里有许多新生的动植物。

方醒带着闺女蹲在地上,牵着她的小手,教她认识蚂蚁、蜈蚣……他甚至还找来铲子,挖出了一条蚯蚓。

“闺女,这是蚯蚓,也叫做地龙,这东西能松土,断了还能活,还能作为诱饵钓鱼……”

“老爷,外面来了个人,说是来请罪。”

无忧正在好奇的看着那条努力往土里钻的蚯蚓,闻言就回头看着木花,皱着小眉头道:“不要……”

“是谁?”

方醒把小铲子递给无忧问道。

木花说道:“他没说自己是谁,就说是为了陈家少爷来的。不过五哥说他上次来过,还准备给钱来着。”

方醒回头继续陪着无忧挖坑,随口道:“那就让他等着。”

木花应了,艳羡的看着方醒近乎于宠溺的在陪着无忧,然后去了前院。

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位从来都不曾好好照顾过她的母亲。

从开始时的淡忘和微微的恨,到现在的想念,木花觉得自己长大了。

可是母亲在哪呢?

木花有些忧郁,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在大明的征伐中是否健在,还是早已被那些乱兵给……

她想起了那个海边的小镇,当年曾经有个穷汉想娶她,可却拿不出钱,最终贪婪了看了一眼还在稚气的她远去。

那一眼让木花终身难忘,每次做梦梦到那个眼神,几乎都是噩梦。

所以她很感激,不,感恩,她感恩着方醒把自己带回了大明,过上了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生活。

所以在到了前厅后,她冷冷的看着在里面强装镇定的许梿,对方五说道:“五哥,老爷现在没空,让他等着。”

方五点点头,看着木花回去。

这个来自于瀛洲的女孩渐渐的长大了,庄子上的那些人家心动的不少,可张淑慧却放话,说是木花还小,大些再说。

然后方五就退到了前厅外面,拿了话本出来看。

这是呆呆给的,让他闲时看看,这样夫妻间也有些共同语言。

不知道过了多久,焦虑不安的许梿终于看到了方醒。

“伯爷……”

漫长的等待让许梿已经失去了方寸,他急切的迎了上去,拱手,正准备说话时,方醒却和他错身而过。

方醒坐下就问道:“你找我两次,究竟是何事?”

语气很淡漠,让四处碰壁后绝望的许梿如遭雷殛。

噗通!

方醒冷冷的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许梿,说道:“许大人这是要陷我于不义吗?”

许梿抬头,含泪道:“伯爷,陈潇之事是郭瑾弄的鬼啊!下官只是……只是一时糊涂,帮他遮掩了一番。”

他说完就忐忑的瞟了方醒一眼,却看到方醒在点头,不禁心中大喜,正准备说些效忠的话,方醒却起身道:“此事本伯知道了,你且回去吧。”

说完方醒就走了,让许梿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这是不追究了……还是什么?

……

于是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韩立德被抓了,东厂简单的审讯之后,直接就把他一家子送到了去缅甸的移民队伍中,不过他们不是单纯的移民,而是被流放的罪人!

虽然朱高炽并未透露韩立德的罪名,可百官也没谁去问,仿佛韩立德就是蒲公英,被一场大风吹走了。

而上林苑监的变化大家都看在眼里,有人在看笑话,有人想伸手,却忌惮于那位宽宏大量的手段……

许梿后来还去过陈潇家,可门房没让他进门,直接说不认识。

等他出去后,那个敢收方醒赏钱的门房操着大嗓门开始了讲述……

“……背后捅刀子害人,这说好就能好?脸皮也太厚了吧?我家少爷可不是傻子,咱们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许梿落荒而逃,他站在北平街头上茫然无助。

他想起了当时陈潇的愤怒——孩子般的愤怒,心血被毁掉的愤怒!

他自嘲的笑了笑:“任何东西都能交换,一些种子罢了……”

他给自己打气鼓劲,然后准备去求见孙祥。

纪纲最喜欢的就是拉拢官员,这也是他最后犯忌讳的主因。

那么孙祥呢?

太监的权利欲望据说比正常人还强烈啊!

可他连东厂的大门都进不去!

于是他想到了死。

千古艰难惟一死,于是他试过了上吊,可在绳子套在脖子上的那一刻,他就反悔了,然后低声在家中的书房哭泣。

房梁上的那只老鼠吱吱叫了两声,得意的用他套在上面的绳子磨牙。

最后他又试了投河,可春天的河水冰冷刺骨,他用手试试水温,然后就被惊了一下……

在河边洗衣服的妇人们嘲笑着他,让他无地自容。

短短的两天里,许梿就瘦了一圈。

最后他选择了去自首。

不过在自首之前他再次去求见了方醒。

“伯爷,官员间从来都是以交换和利益为重,下官针对陈潇下手是错了,可下官的投诚难道还不能弥补这个过失吗?”

细细的春雨倾斜而下中,方醒抱着无忧说道:“所谓的交换……那得看值不值,而你显然就不值。再说本伯需要让人知道,我还是那个方醒,并不会因为先帝的离去而改变,所以……都小心些吧!”

于是上林苑监一夜之间就变了个样。

一直在恐惧中等待着许梿的郭瑾直接被抓了,等他到了刑部时,发现许梿已经在了,而且神色淡然。

“只要不死就行了。”

许梿这么安慰着郭瑾。

与此同时,大敌身陷囫囵的好消息让袁弥欣喜若狂,他亲自去找了陈嘉辉,两人说了半晌,失望而归。

陈嘉辉让人给方醒传话,说是袁弥的功利心太强,陈潇这边还是要和他保持距离好些,以免以后被人看做是一伙儿的。

方醒不置可否的说好,然后朱高炽终于把他拎到了朝堂之上。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