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29章 丧家之犬

第1629章 丧家之犬

“……陈潇之事并非孤立,伯爷,下官惶恐,以为此事必然和您有关系……”

袁弥说着惶恐,可眼中却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他是宦海老将,他见识过无数风浪,他知道那些风浪的背后永远都不会那么简单。

“……文官们对您有些看法,而许梿要想扳倒下官,必然要随大流。坑陈潇一把,这就是随大流,然后他就可以凭此去做敲门砖……”

——这就是政治正确

方醒没有动怒,对袁弥点点头,表示赞同他的看法。

“本伯去了金陵,那些人以为是流放吗?”

方醒微笑道:“我不动,就是想看看那些跳梁小丑是如何的丑态百出……”

袁弥看到了一丝厉色从方醒的眼中闪过,他振奋之余,却担心自己撑不到那个时候,就苦笑道:“伯爷,那许梿和郭瑾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勾结在一起了。”

方醒眸色微动,说道:“此事本伯知道了,你且回去。”

袁弥失望的看着方醒,最后不敢再求,只得起身拱手告辞。

等快到大门时,看到在大门外和方五交涉的男子,袁弥的眸子一缩,瞬间就躲在了屋后。

送他出来的小刀瞟了一眼,就问道:“袁大人,那是谁?”

袁弥的眼中全是煞气,让人觉得那个男子就是他的生死大仇。然后他一字一吐的道:“上林苑监的右监正……许梿。”

那话里的恨意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可小刀却只是微笑道:“今日老爷不会见他的。”

袁弥心中一动,左手在右边的袖口里摸了一张宝钞出来,正准备给时,小刀却冷声道:“别在方家弄这个!你这是第一次我就不说了,再有下次,老爷会让你丢官!”

袁弥讪讪的收了宝钞,探头出去看了一眼,就看到方五在摇头,然后许梿把手缩在袖口里,好似在递东西。

小刀也看到了,他啧啧称奇的道:“袁大人,你们上林苑监怎么都是一个套路啊!”

袁弥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等许梿走后,他急匆匆的出了方家,却是绕路走了另一边。

……

“大人,如何了?”

许梿才回来,一直在关注着他的郭瑾也不顾掩饰自己的立场,就进了他的房间。

许梿的目光有些呆滞,喃喃的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郭瑾的心顿时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般的冰冷,他颤声道:“大人,兴和伯……不见?”

许梿突然就笑了起来,看着就像是个疯子。

“本官刚才问了,袁弥大清早出去,就是去了方家庄方向,这是要鱼死网破吗?袁弥……兴和伯是要做他的靠山吗?”

许梿渐渐的恢复了淡定,他侧脸看到面色惨白的郭瑾,就不屑的道:“怕什么?陛下在呢,他方醒是勋戚,他只要敢收了袁弥,本官就敢上奏,说他结党营私,图谋不轨!”

郭瑾惶然道:“大人,方醒无需收袁弥,您别忘了,他和孙佛好像关系不错啊!”

东厂,该死的东厂!

许梿起身道:“此事本官早有预料,你且回去,本官去寻人说事。”

……

他找到了吕震,可吕震却面都不见,叫人来传话。

“我们大人说了,上林苑监和礼部是有些关系,可关系不大,请许大人有事就说吧。”

看着这个趾高气昂的家伙,许梿拱拱手,然后落寞的转身离去。

吕震就是个棒槌,不沾也好。

接着他就去求见蹇义,倒是见了面。

“大人,下官……知道袁弥一些不大妥当的事……”

许梿并未放低姿态,因为他知道蹇义有一双会看人的眼睛,一旦他谦卑做小,蹇义马上会让他知道什么是吏部天官。

蹇义本来是在倾听,听到这话后,他的眉间一皱,淡淡的道:“有事说事,无事的话……本官还忙着呢。”

蹇义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想起了陈潇的事,同时也想起了这段时间方醒连续两次抓人的事。

皇帝已经消停了,可方醒却还像疯狗般的在盯着京城,一旦被他抓到把柄,蹇义相信自己都无法全身而退。

许梿的眼神中多了些失望,他拱手离去。

再怎么着他也不会向蹇义摇尾乞怜,不但没用,而且丢人。

蹇义目光跟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

你被方醒盯上了吧?

居然敢引火来吏部……

如果引来了那条疯狗,他蹇义就会变成许梿的幕后靠山……

“疯子!”

蹇义轻蔑的看了一眼春日的太阳,然后眯眼进了自己的房间。

……

一个上午过去了,京城几大衙门都留下了许梿的足迹,甚至于他还去了几位勋戚家,可连门都没进。

午饭的香味飘荡在空气中,这是一个安然享受生活的京城。

可许梿却在绝望中失去了胃口,他现在只想喝酒,喝的伶仃大醉,至于什么今日不是休沐,管他么的!

于是他就去喝了。

喝的半醉,他冲着酒楼外面喊道:“本官喝酒了,来抓我呀!来呀!”

视线模糊中,大门处进来一人。这人在掌柜的注视下走到了许梿的身边坐下,然后淡淡的道:“我家伯爷说了,看了一上午丧家之犬的表演,他午饭都多吃了一碗,所以让黄某来对你表示谢意。”

说完男子起身向外走去,许梿嘶声道:“那不是我的初衷!”

黄钟冷笑着,没有回身,说道:“挑衅就要挨打,挨打就要认错,认完错就得处罚,这世上从未有什么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之事,君子当以怨报怨。以上也是伯爷的话,许大人好自为之。”

“我不服!我不服!”

恐惧和绝望让许梿失态了,他嘶吼着,甚至把桌子上的碗筷砸了一地。

掌柜退到了后面,对伙计说道:“上林苑监的许梿,这人大概是要倒霉了,记住,他若是不赔,稍后就去他家讨要,不给就闹起来。”

伙计担心的道:“掌柜的,要是他最后没事呢?那咱们岂不是要被记恨上了?”

掌柜冷笑道:“刚才那人是兴和伯的幕僚,你说呢?”

伙计恍然大悟:“他居然惹上了兴和伯?那就没活路了,小的马上去要钱。”

稍后这里就发生了一起殴打事件,只是没人报官,打人者自己也鼻青脸肿的走了。

……

今天几位尚书不约而同的在一起吃了午饭,如果被东厂报一个图谋不轨的话,那就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大家吃饭时都没说话,只是在面对杯盘狼藉的时候,蹇义说了一句。

“那人在钓鱼。”

夏元吉不大喜欢出息这种聚餐,他皱眉道:“他要钓鱼,可谁是诱饵?谁是鱼?”

蹇义无言以对——苍蝇不叮无缝蛋!

金忠把茶杯一顿,说道:“当初是谁在暗示他?”

众人摇头,谁也不会在这等事情上晃悠。

金忠起身,点头道:“那你们怕什么?还特地召集了一起吃饭,这不是心虚是什么?散了吧,各自回去,此事搁下不提。”

“可他这是在敲山震虎!”

蹇义不大满意的道:“他明知道陈潇的事是许梿弄的鬼,可他偏偏不动手,任由许梿从得意到惶然,再到惶惶如丧家之犬,满京城去寻找靠山,太过闹腾了!”

金忠瞥了一眼其他人,就笑了笑,脸上的皱纹挤作一团。

“趁着方醒去金陵就捅人刀子,难道方醒回来戏弄他一番也不行?活该!”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