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26章 忏悔,寻踪(为盟主:‘起点小雨点’贺,加更!)

第1626章 忏悔,寻踪(为盟主:‘起点小雨点’贺,加更!)

“陛下,杨荣求见。”

朱高炽抬头道:“让他进来。”然后他又继续埋头苦干。

桌子上堆积了不少待处理的奏章,朱高炽必须要在晚饭前处理完。

当看到一本奏章上面写的居然是发现了祥瑞时,朱高炽皱眉,忍着把它扔下去的冲动,然后抬头就看到了杨荣。

杨荣郑重的跪下道:“陛下,臣有罪。”

朱高炽愕然道:“学士这是怎么了?起来说话。”

杨荣没有起来,说道:“陛下,在麻胜一事上,臣袖手旁观。在群臣暗中串联时,臣依旧在袖手旁观。甚至在李时勉冲撞了陛下时,臣也在袖手旁观,罪不可赦,求陛下严惩!”

说完他解掉冠带,垂首等待朱高炽的处罚。

朱高炽先是皱眉,阴郁的盯着杨荣,然后渐渐的。阴云散去。

“扶朕下去。”

两个太监过去,把朱高炽扶下了台阶。他走到杨荣的身前,艰难的俯身下去,扶住了杨荣的双臂。

杨荣诧异抬头,看到朱高炽那在颤抖着的肥脸,突然就落泪道:“陛下,臣有罪!”

朱高炽微笑着,吃力的微笑着,以至于看着有些憨厚。

可这个微笑在杨荣的眼中却就是一股温暖人心的力量。

“起来,咱们君臣要好好的,来!”

杨荣起身,朱高炽用那肥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是父皇一手简拔起来的,素以机敏为用,父皇用你,那便是用了你的机敏,还有……忠心。”

朱高炽的脚不好,所以他活动了一下脚腕,然后继续说道:“咱们君臣的日子还长,一时的矛盾不算是什么,你莫要郁郁于心,那朕到哪再找一个杨学士去?你说是不是?”

杨荣哽咽道:“是。只是臣却辜负了先帝和陛下的厚爱,变得明哲保身了,变得市侩了,正如兴和伯所说的那样,臣的眼睛被权势迷住了……”

朱高炽失笑道:“兴和伯说话尖锐,朕都有些不爱听。你只管安心回去。”

……

杨荣去见朱高炽瞒不过人,所以回到值房后,那几个学士看到他的眼睛红肿,都默契的没有问,不过各自的神色却都有些不大自在。

合着你杨荣单独去向陛下表忠心认错了吗?那你置咱们于何地?

杨荣却有些神思恍惚,没关注这些。

朱高炽的宽厚让他有些愧疚,有些感佩,同时也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好生辅佐朱高炽,再现君臣相得。

等下衙回到家中后,管家迎过来就欢喜的道:“老爷,下午陛下赏赐了好些东西来。”

杨荣接过单子,看到有不少药材,不禁叹道:“陛下待我何其宽厚啊!再不知感恩,那便是猪狗不如!”

……

“猪狗不如的东西!”

魏老大一边撕咬着羊腿,一边破口大骂着。

坐他对面的黑脸大汉也在吃肉,他劝道:“大哥,那些话也不能再传了,再传……那个瘟神回京了呢!”

魏老大端起大碗喝了口酒,从架在炉子上的铜锅里夹了一块吸饱了羊汤的豆腐吃了,胡须上汁水淋漓也不顾,不屑的道:“那可是传至尊的谣,掉脑袋的买卖,可他居然不给钱了?”

黑脸大汉无奈的道:“大哥,这活太危险了,咱们还是停了吧。”

魏老大斜睨着他看了半晌,摇头道:“知道为何我能带着兄弟们发财,而你却只能当老二吗?”

黑脸大汉垂首道:“大哥,小弟做事没胆量。”

“对啊!”

魏老大打个饱嗝,顾盼自雄的道:“老子当年一人持刀在北平打拼,连那些小吏都怕,这是什么?这就是敢拼命!这年头不拼命怎么挣钱?所以说……”

“嘭!”

这是一个小房间,后面还有两进。

前门猛地被人撞开了,魏老大的反应很快:他毫不犹豫的就掀桌了。

桌子被掀翻,铜锅里的滚烫汤水和小炉子里的炭火就冲着大门飞了过去,然后魏老大马上就转身向后面跑去。

黑脸大汉的动作也不慢,就在门被撞开的瞬间,他一个侧扑就扑倒在地上。

两扇被撞开的大门来回摆动着,门外挂着的灯笼把光线投射进来,地上却多了一个映射出来的人影。

黑脸大汉瞬间放弃了逃跑的想法,他慢慢的跪在地上,双手无师自通的举起来。

没过多久,后面就传来了脚步声,很缓慢的脚步声。

接着就是高举着双手倒退进来的魏老大,再然后……一个手持弓弩的男子紧跟着魏老大进屋。

“老爷,安全!”

男子冲着大门喊了一声,随后就进来了一个男子。

“你是谁?”

魏老大被逼到了墙角里,看到从大门进来的男子从容自若,心中一颤,知道怕是要倒霉了。

男子微微一笑,说道:“本人方醒,二位老大可否自我介绍一下?”

噗通!

魏老大的膝盖弯曲、伸直了几次,最终还是扛不住内心的压力,一下跪在了地上,浑身筛糠般的颤抖着。

黑脸大汉大概是反射弧比较长,魏老大跪下了他才指着方醒,期期艾艾的道:“你……你是……”

方醒再进来两步,说道:“本人方醒。”

黑脸大汉突然捂着脸嚎哭起来:“伯爷,都是魏老大接的生意,小的不是主谋啊!”

这时辛老七和方五进来禀告道:“老爷,都搜过了,没人。”

方醒避开脚下的铜锅,皱眉道:“扔什么东西不好,非得要扔食物,要遭天打雷劈的!”

魏老大有些愕然,他觉得这个男子不像是传说中的兴和伯方醒。

一定是假的!

方醒坐在原本魏老大的椅子上,目光转动,说道:“那话是谁让你们传的?”

魏老大满头大汗,他垂首向下,那汗水大颗大颗的滴下来。

黑脸大汉指着魏老大说道:“伯爷,魏老大一直在单独和那人联络。”

方醒满意的道:“你不错。”

这句夸奖让黑脸大汉身体一软,就瘫坐在地上,汗出如浆。

方醒把目光转到魏老大的身上,缓缓的道:“听闻你在城南比较有名气,本伯的家丁很快就锁定了你的身份,不过既然掺和进了那摊子混账事里面,你难道还想独善其身吗?还是说你以为有人敢在本伯的手中把你抢走。”

魏老大抬头,脸上的汗水就像是流水般的往下淌,他艰难的道:“伯爷,小的说了也是死吧?”

方醒点点头道:“是的,你活不了。”

就在魏老大的面色如死灰时,方醒补充道:“但是你说了对家人有好处,嗯……听闻你那个儿子在做生意?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魏老大苦笑道:“伯爷,小的就那么一个儿子,也不想让他和那些青皮厮混,既然是这般,那伯爷可能发誓吗?”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