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23章 陈潇被人给坑了

第1623章 陈潇被人给坑了

方醒顶着夜色到了家,先在外间把身上烤热,然后才进去看了看已经熟睡的无忧。

闺女的脸蛋红扑扑的,方醒轻轻摸了摸,然后蹑手蹑脚的出去。

小白正在看话本,这个是跟方五的媳妇呆呆学的。见到方醒进来,就眉开眼笑的道:“少爷,被子已经暖和了呢!”

“没用那个热水袋?”

方醒一边脱衣服一边问道。

“用了,滚烫的好舒服。”

都熟的不能再熟了,自然知道如何取悦对方。一番折腾之后,小白汗湿鬓角,喘息道:“少爷,以后真的是让方专跟着平安吗?”

方醒在平缓呼吸,说道:“是啊!等以后我去了,平安肯定要出去开府,到时候你就跟着去享福,带孙子,带重孙。有个老人在的话放心些……”

“少爷别说这个。”

小白捂住方醒的嘴,伏在他的胸膛上说道:“咱们一起去,不然妾身会怕的。”

方醒揽着她的背笑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这有何可怕的,不过还早着呢,咱们且好好的过,看着孩子们长大成人。”

小白点点头,然后两人耳鬓厮磨,渐渐的睡去。

这是一株纠缠着大树的藤蔓,若是大树倒下,它将会茫然无依,渐渐枯萎……

……

解缙的年纪渐渐的大了,于是乎对规矩也越发的蔑视起来。

大清早他就牵着悠悠进来找无忧玩耍,等无忧进去后,他和方醒在外面说话。

方醒说了昨夜进宫的事,解缙一听就劝道:“你得知道,宗藩之事是忌讳,从先帝开始,对宗藩就多有限制,陛下已站稳脚跟,肯定要对宗藩再斟酌,所以所谓的增加爵禄,那不过是稳住他们而已。”

“此事不好掺和啊!”

解缙觉得朱高炽有些可怜:“陛下并无太多可以信任之人,叫你去既是信任,也是考量,不过你的说法并无过错,宗藩再不限制,迟早会成为大患,不是造反就是养不起。”

“你贸然掺和这些事,一旦泄露出去,太祖高皇帝的子孙就会恨你入骨……”

“为何要恨我?”

方醒笑了笑,说道:“不管是陛下还是殿下,限制宗藩已经成了共识,以后的宗藩,大抵会成为米虫,聪明的自然会顺应大势,不聪明的,以后就等着一代不如一代吧。”

解缙皱眉道:“你想干什么?陛下谨慎,必然是不肯大动的。”

方醒说道:“现在说这个为时过早,解先生,您说是吃饱睡觉玩女人舒坦,还是能自由自在的舒坦?”

解缙面色古怪的道:“老夫不知,不过你这个想法极其大胆,殿下那里是个什么意思?”

朱高炽稳重,这等方案绝无同意的可能。

至于朱瞻基……

方醒摇头道:“没给他说过这些,太早了。”

解缙说道:“可以殿下的聪慧,自然不会不知道宗藩的危害,只是他的手段估摸着也有限,最多就是想办法削了护卫,然后进一步只能限制他们的活动,仅此而已。”

方醒点点头,正准备回去,解缙却说道:“你且等等……”

“解先生还有事?”

“有。”

解缙想了想,说道:“老夫这记性越发的差了,都忘了你昨日奉旨宴客,然后城中大肆抓捕,你这是和陛下联手了?”

老家伙哪是记性不好,分明就是日子过得太逍遥了,万事不挂心。

方醒腹诽一下,沉吟道:“此事难说,不过那名册是赛哈智给我的,其中的奥妙解先生当然能猜到。”

解缙摇头道:“从太祖高皇帝开始,这皇家就没省油的灯,先帝是想把你留给太子用,所以任由你去得罪人,当今陛下也是如此,纵观这些……其实都是戒备,让你先做孤臣,等以后太子上位后,自然会给你补偿。你且小心着吧,老夫去书院了。”

方醒送他出了内院,回到内院,就在院子里沉思良久。

“夫君,您不是要去陈叔父家拜访吗?趁着今日休沐吧?”

张淑慧在给无忧换衣裳,随口冲着外面说道。

“休……”

早上睡足的无忧精神很好,一手抓着铜镜挥舞,一边叫嚷着。

“一起去!小白也去。”

……

“方家少爷一家都来了,快去禀告老爷夫人。”

门房是老熟人,看到方醒抱着无忧,身边上是两个儿子,身后是两个妻妾后,就热情万分的喊人去通报。

“老爷说了是通家之好,小的只是让人去通报,免得怠慢了方少爷,请进。”

方醒记得这货,就点点头,辛老七扔了一小串铜钱过来。

门房单手就接住了铜钱,笑的近乎于谄媚的引着方醒一家子进去。

如果有人以为这是个小人的话,那么他会告诉你,在他波澜壮阔的门房生涯中,也就是拿过方醒的赏钱,其它人赏的财物他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更遑论是接。

一路到了内院,陈潇居然也在,让方醒有些吃惊。

“给你放假了?”

上林苑监的活很辛苦,满世界跑。

而陈潇在培育良种,按理两个月能回一次家就算是不错了。而过年长假才过去没多久,显然他是没有假期的。

陈潇的肥脸颤动一下,苦笑道:“德华兄,咱们进去再说吧。”

无忧看着陈潇的胖脸,那小眉头不知何故,皱的紧紧的。

一路到了内院的正房,陈嘉辉和马氏已经在等着了。

方醒带着家人行礼,陈嘉辉笑眯眯的道:“土豆和平安倒是长大了,看着机灵结实,老夫就等着小冉的这一胎,若是个孙子,那辞官都肯啊!”

陈嘉辉想抱孙都想眼红了,说着就瞪了陈潇一眼。

而马氏却最喜无忧,说道:“薇薇在她娘那里,你们可带了无忧去一起玩耍。”

于是女人们都去了怀孕的陆小冉那边,土豆和平安被人带着去院子里玩耍。

“叔父,建中这是为何?”

陈嘉辉瞥了尴尬的陈潇一眼,没好气的道:“他弄的良种被人给下了药,全白费了,左监正袁弥找到了老夫,说是耗费太大了,报上去要被处置,就让他回家歇着,至于何时能回去……老夫估摸着要看你和太子以后的发展了。”

方醒瞥了陈潇一眼,看到他有些不忿,就说道:“小冉有孕,建中正好在家中多陪陪,至于小侄和太子,叔父放心。”

陈嘉辉抚须道:“你请了杨荣他们吃饭,东厂马上下手拿人,昨夜你又进宫,可见陛下对你依旧如故,老夫放心了,好了,你们自己聊,午饭就在这吃了。”

等陈嘉辉走后,方醒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仔细说来。”

陈潇苦着脸道:“德华兄,小弟被人给坑了……”

方醒淡淡的道:“啥时候的事?”

“就你和太子去了金陵之后。”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