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22章 半夜议宗藩(为盟主:‘eeblm’贺,加更!)

第1622章 半夜议宗藩(为盟主:‘eeblm’贺,加更!)

北平城到时间就关闭城门,没有朱高炽的旨意,谁也无法出入。

当方醒从开了一条缝隙的城门处进去时,随口就说了一句:“估摸着晚些时候还得开一次,辛苦你们了。”

晚上冷,一个老军缩着脖子道:“伯爷放心,咱们反正就得守在这里,不过是伸把手的事。”

方醒点点头,辛老七就给了一瓶酒,说道:“当值时不许喝。”

老军接过酒瓶,笑的谄媚:“小的们不敢,只等换人后再去弄个小火锅,弟兄们喝点热汤,再来点酒,那才美啊!”

“是个会吃的。”

方醒笑着上马,然后往宫中去了。

身后的老军打开酒瓶盖子嗅了一下,欢喜的道:“是好酒!”

那些军士把城门关了,然后聚拢过来,都靠墙坐着。

“伯爷客气了呀!换做其他人哪会给咱们酒,不呵斥几句就算是咱们走运了。”

“是啊!上次那个谁家的小子,在关门前抢进来,就因为咱们开慢了一步,好家伙,一鞭子就抽的马二躲家里养了半个月,不然那脸都没法见人了。”

一阵唏嘘声中,老军偷偷的抿了一口酒,然后盖上盖子说道:“你们懂什么?那就是底气!兴和伯是读书人出身,性子好,对咱们也客气,至于那些人咱们也别计较,你们等着瞧,他们的日子好不了!”

沉默了一阵后,有个军士就说道:“可那些读书人看不起咱们呢!”

再次沉寂,良久,老军哼着一首歌,一边哼唱着,一边还拍着自己的大腿……

“你们不懂这里面的道道,文官和武臣前段时日里在闹腾呢!哎!这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要压咱们一头,这些都是小人!”

……

方醒一路进宫,等看到朱高炽时,他正在外面散步,身边陪着婉婉。

婉婉看到方醒后,就从朱高炽宽大的身体后面冒个脑袋出来,欢喜的道:“方醒……”

方醒行礼,然后笑道:“陛下正该多走动,多走动血脉才能畅通。”

别人是万万不敢这般直接的说朱高炽的身体问题,可方醒就说了,而且说的坦然。

朱高炽止步道:“朕大晚上把你叫进来,你家无忧可哭了?”

方醒笑道:“没哭,估摸着再熟悉几日就要哭了。”

朱高炽点头道:“稚子无知,父母确实是不该远离。不过瞻基在南方需要人帮衬,到时候你还得回去。”

方醒说道:“国事为重,臣还是知道分寸的。”

朱高炽看着被灯笼映照出一个棱角的暖阁,说道:“朕记得你前些年说过关乎藩王的话,今日你再说说。”

方醒心中微动,借着周围太监们提着的灯笼瞟了一眼朱高炽的神色,却看到的是淡漠。

从朱棣靖难成功之后,藩王就成了一个敏感的话题,所以方醒斟酌了一下后,才说道:“陛下,洪武年间,郡王以下有宗亲男女五十八人,至洪武二十八年,太祖高皇帝察觉到了宗藩的爵禄耗费太大,便以军士官吏众多为由,削减了宗藩的爵禄米粮……”

说着他瞟了朱高炽一眼,朱高炽缓缓向前,婉婉瞪了他一眼,然后捂嘴偷笑着,那弯弯的眉眼给夜色增添了许多明媚。

“今夜就朕与你二人,你继续说。”

朱高炽缓缓的走动着,婉婉跟在身边,听到只算两人,就不满的拉着朱高炽的袖子。

朱高炽莞尔道:“你还小。”

疼爱子女的父母总是这般的说法,你再大,可在我的眼中永远都是个孩子。

方醒也笑了笑,借机清理了一下思路,说道:“陛下,从五十八位到差不多两百位,没多久啊!”

“三四十年就会翻一番,陛下,臣就以一百为基准,三百年后就得有五六万人……”

方醒看到朱高炽依旧不动容,就继续说道:“而且这人口会随着个人的道德而暴涨……到了那时,陛下,到了那时,大明再大,钱粮再多,可也无法容纳那么多宗藩了。臣离间宗室,死罪!”

方醒躬身请罪,婉婉被吓到了,她拉着朱高炽的袖子,暗中扯了扯。

朱高炽没有回头,他沉默良久,才失笑道:“你倒是算的快,朕那么久才计算清楚了人数。”

呃!

婉婉松开他的衣袖,得意的冲着方醒挑挑眉。

朱高炽不用回头就知道婉婉在干什么,他微笑道:“你说的道德是何意?”

人口因为道德问题而会暴涨,这个让朱高炽有些不悦,感觉方醒把宗藩比作了地痞青皮。

方醒看看左右,梁中就使了个眼色,那些太监都退开了。

这里是暖阁的外面,外面挂着的灯笼照的几人清清楚楚的。

方醒说道:“陛下,先帝在时就严令宗藩不得干涉地方事务,可据臣所知,这道禁令的作用不大,那些宗藩依旧对地方有着很强的影响力。”

朱高炽上了台阶,闻言身体一顿,然后就进了暖阁。

进了暖阁,朱高炽坐在椅子上,浑身舒泰的道:“你是说藩王的护卫吗?”

至今那些藩王依旧有护卫,这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一旦爆发,那就能席卷一方。而对地方官员来说,那些护卫就是一把吊在自己头顶上的铡刀,一旦落下,玉石俱焚。

方醒说道:“陛下,是。不过就算是削掉了护卫,那也会带来一个后果……饱食终日,无事可做……陛下,臣……”

方醒瞟了婉婉一眼,后面的话就忍住了。

但朱高炽却懂了。

无事可做,那就玩女人呗!然后生一堆孩子也不必管,反正有爵禄饿不死就是了。

朱高炽闭上眼睛,想想那种场景,不禁喃喃的道:“限与不限……都是难事。”

方醒一个激灵,这才知道朱高炽原来是想在限制宗藩上下手。

可他登基后,为了稳住各地拥有护卫的藩王,就用加爵禄的方式来安抚。

开了这个头的朱高炽大抵是后悔了吧,所以才会大晚上把方醒招来。

方醒说的这些朱高炽不是不知道,可大明以孝治天下,宗藩无错就不能动,否则天下文人就会讨伐他这个暴君。

可宗藩和那些文人没关系吧?

而且文人们往日对宗藩也多有不满。

可事情就是这般神奇,一旦朱高炽这般做了,文人们就会义愤填膺的说他是暴君。

历史上越往后的皇帝对宗藩的限制就越多,不许出城,二王不会面,所有的护卫取消,不许科举,不许经商,不许种田纳税……

也就是说,到了后期的宗藩就安心当米虫好了,别的事情一概不许做。

这样的宗藩终于让朝中和皇帝放心了,可也堆砌出了一个庞大的、需要国家供养的宗藩群体。

这个群体不事劳作,一心享受,一心盘剥,最终伴随着吏治的崩坏,一起葬送了大明。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