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21章 小巷截杀

第1621章 小巷截杀

下衙了,唐嵩笑容满面的和同僚们拱拱手,然后上马出了工部。

想起家中的那个小可人,唐嵩不禁轻轻策马,迫不及待的想发泄自己忍到现在的恐惧。

街上的人不少,大家都急匆匆的往家赶,唐嵩就融入了人群中,速度骤然降低。

有些人家已经开始在做饭了,炊烟阵阵,夹杂着饭菜的味道传来。

唐嵩就闻着这股味道转向了右边的巷子,再往里百多步就是他家。

仅能容纳一辆马车出入的宽度,巷子里显得有些逼仄。不过京城居,大不易,想住好地段,那价格自然也是不菲,唐嵩住不起。

今日诸位重臣都进宫了,想必东厂会收敛一些。

想到这里,唐嵩不禁微微一笑,然后马儿却止步不前。

抬头,唐嵩看到前方背身站着个男子,就喝道:“闪开些!”

那男子回身,对着唐嵩微微一笑,竟然有些妩媚之意。

唐嵩没有进乾清宫的资格,所以他看到男子妩媚漂亮,不禁直勾勾的盯着他,任由马儿前行。

马儿有些不安的踌躇着,然后紧紧的贴着墙根往前走。

唐嵩舔舔嘴唇,觉得大人也不错,至少眼前这个男子不错。

男子目视着唐嵩,等靠近后,他微笑道:“唐嵩。”

“哎!”

唐嵩下意识的应道,然后发现不对,就喝问道:“你是何人?”

男子微微颔首道:“唐嵩,城外乱坟岗的那两个孩子可入你的梦中了吗?”

唐嵩面色大变,指着男子,然后回身看了看,就想策马掉头。

男子说道:“你的龌龊让陛下都羞于启齿,唐嵩,本人叶落雪,到了地下千万别报错名。”

唐嵩张嘴想叫喊,叶落雪的身体前冲,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细长的钎子。

钎子隔着衣服,精准的从唐嵩的胸骨的缝隙间穿插进去,然后从后心处冒头。

唐嵩的身体一震,叶落雪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后,顺手握住他后心处的钎子一拔,人已经飘然而去。

唐嵩的眼中渐渐的失去了神彩,他在马背上摇晃了几下之后,一头就栽了下来。

“咿律律!”

马儿受惊,习惯性的就朝着唐嵩家奔去。

没多久人就来了,接着哭声震天,有人查看了尸骸的伤口,满脸怒色的去报官。

天色渐渐的开始黯淡下来,小巷里哭声震天。

城外的一个小山包上,十多条眼睛发绿的野狗正在撕咬着一具已经腐烂的尸骸,不时争夺嘶吼着……

……

叶落雪上了一辆马车,边上的骑士禀告道:“大人,另外几人都已经去了,只是大人,这等小事让我们来就行了,不然被认识的人看到,那麻烦不小。”

叶落雪用白手绢擦擦钎子,然后把它放在马车的角落处,再揭开小几上的茶壶盖子,满意的看到了热气蒸腾。

喝了一口茶,叶落雪淡淡的道:“见过我的不少,可知道我身份的却罕有,若是那些知道的人往这等小巷子里钻,杀了又有何妨!”

一路进宫,那些宫女看到身姿挺拔的叶落雪时,不禁目露迷醉之色,目光一路跟随着他的身影,直至消失后才微微叹息。

深宫中的日子并不好过,寂寞就像是毒药,在黑夜里啃噬着这些女人的心。

于是某些不可言诉之事就会发生,而宫中对此多是睁只眼闭只眼,只当没看到。

叶落雪一路进了暖阁,朱高炽正在歇息,看到他进来,就问道:“外面如何?”

“陛下,外面百官震怖。”

叶落雪的眼神冰冷,“那几人都已经赎罪了,只是刑部却会头痛一阵子。”

朱高炽面色微冷,说道:“那等人提及都会脏了朕的耳朵,刑部若是查出来,自然会掩盖,朕会等着,看他们是禀告还是隐瞒。”

叶落雪垂首道:“陛下,可要臣去探问一番?或是东厂也行。”

朱高炽摇摇头,说道:“方醒和赛哈智达成了默契,沈阳回归后,锦衣卫会慢慢的有起色……”

叶落雪看到朱高炽随即陷入了沉思,就悄然退了出去。

朱高炽一直在沉思着,梁中悄然进去给他换了杯热茶,正准备出去时,朱高炽突然问道:“赛哈智平日在做些什么?”

梁中一惊,急忙说道:“陛下,赛大人一般都在锦衣卫里坐衙,从不晚到,也不会早退。”

朱高炽点点头,说道:“准备晚膳吧,叫人去看看婉婉在做什么。”

梁中应了出去,朱高炽叫人把自己扶起来。

出了暖阁,朱高炽看到了在外面跺脚取暖的朱瞻墡,就问道:“你不去吃饭,来朕这里干什么?”

朱瞻墡过来行礼,然后说道:“父皇,二哥方才回来……听到有人在背后说……说大哥是被流放到了金陵……”

朱高炽面色微暖的看着他问道:“他人呢?”

“二哥又回书院去了,说是晚上要聚餐,去晚了没吃的。”

朱瞻墡有些艳羡的模样落入朱高炽的眼中,他微笑道:“无碍,你记住了,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这便是命,福祸相依,所以你好生的读书,等以后就藩,就老老实实地过活。”

朱瞻墡点头道:“父皇,儿臣以后定要把自己的封地管好,把王府也管好。”

朱高炽微笑道:“过好日子就行了,少操心这些,去吧。”

朱瞻墡懵懂的点点头,却没看到朱高炽眼中的忧色。

此时大明的藩王以下的宗亲人数加起来有一百余人……

朱高炽突然吩咐道:“去让方醒来。”

说完朱高炽艰难的向暖阁走去,说道:“今日就在此用膳。”

梁中面带忧色的应了,然后叫人去安排。

肥胖是朱高炽最大的敌人,他也曾经减少饭食,可身体却不见瘦削,依然如故。

站在暖阁门外,朱高炽疲惫的道:“朕这身体能再活十年就是上天垂怜,宫中的人要多注意,若是发现有人在蛊惑……挑拨,记得报给朕知。”

梁中心中一跳,赶紧应了。

朱高炽的儿子不少,可能对朱瞻基造成威胁的也就是朱瞻墉和朱瞻墡两人,这就是子凭母贵。

不是皇后的儿子也想觊觎那个宝座?那是自己作死呢!

上一次有人在暗中挑拨和捧杀两位皇子,朱高炽权当做没看到,这不是软弱,而是想看看两个儿子的秉性如何。

结果还算是不错,朱瞻墉根本就不搭理,一副老子就是滚刀肉的模样,让那些‘热心人’贴了个冷屁/股。

至于朱瞻墡……

想起皇后当时派人去敲打他的事,朱高炽就有些不满,让他想看看这个儿子的秉性的计划落空了。

天空中几颗星宿在闪烁着,朱高炽看了半晌,这时不远处有人提着几个灯笼过来,他微微一笑,问道:“可是婉婉吗?”

君王有情,那必然是天下的大不幸。

君王无情,对于身边人来说或许是小不幸,可对于百姓来说,却是大幸!

“父皇。”

婉婉提着裙摆走过来,欢喜的道:“父皇,我带了方醒送的泡菜,可开胃了!”

朱高炽微微一笑,阴郁之气尽去,说道:“好,为父记得那泡菜可以煮汤,味道极好,你给了他们去处置。”

婉婉应了,又和梁中嘀咕着这个泡菜不许和油腥的吃食混在一起等等。

朱高炽的脸上多了些慈祥,含笑看着这一幕。

再无情的帝王也会在心中留一块柔软处……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