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19章 这边宴客,那边抓人

第1619章 这边宴客,那边抓人

没等多久,黄俨就出来了。他看了陈桂一眼,说道:“陛下正在针灸,天没塌下来就暂时搁着。”

陈桂躬身道:“是兴和伯给了个名册,孙公公带人出去拿人了。”

黄俨的面色未变,淡淡的道:“咱家稍后禀告陛下,你且回去。”

陈桂躬身应了,然后转身离去。

黄俨慢悠悠的进了乾清宫的后面,那里就是朱高炽的居所。

前面的大殿办公,后面住人,倒也省事。

特别是朱高炽这种移动困难的皇帝,在乾清宫办公更为方便,只有在大朝会时才会去御门听政。

黄俨一路到了侧面的暖阁,朱高炽就在里面,可他却并未做什么针灸,而是在和人谈话。

“陛下,孙祥遣人来说收到兴和伯给的名册,去……拿人。”

黄俨瞟了站在朱高炽对面的那个男子一眼,不禁把朱瞻基那里的太监雀尾和这人做了个比较,得出的结论是雀尾比这人少了些英武之气。

朱高炽挥挥手,黄俨告退。

等黄俨出去后,叶落雪说道:“陛下,那些官员臣都仔细查验过了,并无一人冤枉。”

朱高炽吃了块酪,眯眼道:“那几人怎么处置?”

叶落雪垂眸道:“那几个官员不当为人,臣想令人暗自下手。不然那罪名传出去未免有些骇人听闻。而且……还有几人和藩王有些勾结,臣以为也当诛杀!”

骇人听闻,不当为人,那自然是犯下了猪狗不如的罪行。

而藩王却是个棘手的问题,从朱高炽登基后就不断在安抚着那群自家的亲戚。多给爵禄,多给土地,目前看来倒是安稳了些,不会出现第二次靖难之役。

只是有人贪心不足,多次索要土地,让朱高炽烦不胜烦。

朱高炽冷冷的道:“秦王、楚王、蜀王……这些藩王坐拥护卫,尤嫌不足吗?宴客……”

朱高炽闭上眼睛,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扶手上叩击着,良久说道:“方醒在宴客,给他们送些下酒菜去!”

叶落雪躬身应了,然后出了暖阁。

朱高炽的身体猛的一松,靠在椅背上缓缓的呼吸着。

暖阁里温暖如春,朱高炽看似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暖阁内的朱高炽睁开眼睛,说道:“来人。”

“陛下!”

梁中进来,朱高炽沉吟道:“宗人府也该动动,要告诫各地藩王,民脂民膏奉养尔等,当常思不易,当谨慎,不可虐民。”

“还有,告诫方醒,李茂这等事……若是再有一次,朕绝不轻饶!”

私自杀人,这在哪朝哪代都是忌讳!

……

“动手!”

大理寺外,安纶指着里面,带头冲了进去。

“干啥的?”

看门的军士懒洋洋的从门口出来,等看到是东厂的人后,顿时被吓得缩缩脖子,后悔自己问了这句。

安纶没理他,带着人一路进去。

没有通知,没有人敢阻拦。

“薛堡!”

大理寺右寺丞薛堡正在和同僚说话,房门猛地被人撞开后,他刚准备发火,安纶就已经喝令人拿下他。

“你们干什么?”

薛堡被两个番子给擒住双臂,他叫嚷着,目光梭巡,可他的同僚已经被吓得呆坐在椅子上,筛糠般的颤抖着。

东厂出动啊!

……

京中各处衙门今日都没能幸免,东厂的人气势汹汹的冲进去,然后按照名册开始拿人。

各部首脑都呆呆的看着东厂拿走了自己的下属,却无人去置喙和交涉。

“拿了多少人?”

夏元吉的户部算是重灾区,被拿了五人,所以他就叫人去打探了一番。

“大人,现在有三十余人了。”

夏元吉头痛的道:“陛下这是要翻脸吗?可时机不对啊!”

……

“陛下这是要干什么?”

蹇义面色铁青的道:“一次抓捕那么多人,而且还是东厂动手,本官还有何面目在这个位置上厚颜待着?”

吏部尚书被蒙在鼓里,这算是个打击。

……

“陛下这是要动手了吗?诏狱……”

……

无数官员都被这雷霆一击给惊呆了,都纷纷猜测皇帝是否已经失去了和群臣周旋的耐心,要重回先帝的老路上去。

“陛下的威权不足以支撑他这般做!”

金忠觉得朱高炽急切了些,若是再扩大化,怕是内耗会加剧。

“大人,宗人府有动静了!”

金忠愕然道:“陛下这是要干什么?藩王要是折腾起来,这天下就乱了呀!”

朱棣对藩王颇为警惕,登基后通过几次手段,削了不少藩王的兵权。并定下规矩,在藩王府中当过官的人,不得入京为官。

这一招直接堵死了各王府里王相、王傅等一连串官员的仕途,导致的后果就是没有进士愿意去藩王处为官,而那些藩王们也失去了增加自己影响力的一个渠道,暗中怨言也不是没有。

可那是朱棣啊!

金忠忧郁了,他担心朱高炽急于求成,一下激怒了诸藩,到时候就是天下大乱。

……

一顶小轿就停在一个小巷子里,前后有十余名番子在护卫着。

一阵马蹄声传来,一骑奔来,看到轿子后骑士下马,原来是个番子。

来人走到轿子边说道:“公公,薛堡等三十余嫌犯已经拿下!”

轿子里传来了孙祥的声音:“京城中想必是沸沸扬扬了吧,好了,咱们去转一圈,然后进宫请罪。”

……

“……那些人胆大包天,居然敢悬赏刺杀方某,最后自然是求仁得仁。”

方醒说完举杯,大家喝了,然后杨荣起身道:“今日多谢兴和伯的厚待,只是陛下虽说放了我等的假,可国事却不可……”

“抓了好多人啊!”

这时楼下有人喊道:“快去看呐,东厂的抓了好些人,都是官!”

顿时楼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后,声音就渐渐远去。

没人敢在第一鲜吃霸王餐,所以大家都没听到伙计在讨要饭钱的声音。

“嘭!”

金幼孜面色铁青的一拍桌子,起身道:“今日这也算不是鸿门宴的鸿门宴了,告辞!”

杨荣垂首拿起酒杯,仰头把残酒喝了,微笑道:“兴和伯还忘记了庆寿寺的刺杀没说,还有那李茂……不过本官却无暇再听,告辞了。”

方醒端坐着道:“各位慢走,不必去结账,方某请客。”

杨溥在出门前看了方醒一眼,很好奇这人怎么能和朱高炽合得来。

方醒还以微笑,然后夹了一块蒸的软烂的东坡肉,吃的津津有味。

……

杨荣当然不会去结账,他微笑着走出第一鲜,就看到一队东厂番子走来。

这些番子的身后就是一串人,用绳子连接着的一溜犯官。

这些犯官大多面色惊惶,有人还在喊冤,有人在苦苦哀求……随即一鞭子下去,这些声音就变成了惨叫。

曾经高高在上的家伙被鞭打了,围观的百姓顿时欢呼起来。

他们不管这些官员是否被冤枉,不管这些官员是否也曾经兢兢业业的为国出力……

这也是人性!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