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14章 宫中打人(为盟主:‘1老书虫3’贺,加更!)

第1614章 宫中打人(为盟主:‘1老书虫3’贺,加更!)

皇宫的守卫责任重大,一旦出现纰漏就是大事件,当事人再大的背景也无法脱罪。

所以当方醒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宫中时,马上就引发了连锁反应。

有人去禀告皇帝,有人在拦截方醒,苦口婆心的劝着。

“兴和伯,您等等,等等好不好?陛下肯定会召见您的,您要不去歇歇?下官那里有小炉子,上面正煮着羊汤呢!若是不行……下官那里还藏了壶酒……”

百户官赔笑着拦住方醒,可方醒却一把推开他,怒道:“本伯刚遭遇刺杀,凶手就在里面,那些见不得本伯回来的奸贼就在里面,本伯要讨个公道,若是陛下怪罪……”

“兴和伯息怒,息怒!”

正好孙祥从里面出来,见状就说道:“陛下正在和群臣议事,稍等片刻可好?”

方醒露出了忌惮之色,说道:“罢了,本伯就在这等着,今日若是讨不到公道,本伯就打上门去!”

孙祥站定,笑道:“若说有些争执可能会有,可刺杀……咱家却以为……”

“不关你的事,千万别瞎掺和,不然伤到了可别说方某目中无人!”

方醒猛的变脸了,孙祥笑容不变的道:“罢了,咱家只是劝一劝,兴和伯随意。”

方醒挑眉道:“慢走不送。”

这人属狗的啊!见人就咬!

孙祥觉得自己以往对方醒的判断都有些偏差,他想着究竟问题是出在哪里,慢慢的出了宫。

“公公!公公!”

刚出宫,身后就追来了安纶,他气喘吁吁的道:“公公,锦衣卫的出动了。”

孙祥的脸上瞬间多了些冷意,问道:“他们去了哪?”

安纶的胸膛急剧起伏着,说道:“那些锦衣卫的沉寂了许久,得了事就闹哄哄的,说是去了庆寿寺。”

孙祥的脸色马上缓和了下来,说道:“咱家知道了,此事别管。”

等安纶走后,孙祥看着宫中,喃喃的道:“你这是不想让咱家卷进去?那就多谢了。”

……

“……广/西那边要关注,提防他们做耗……”

朱高炽渐渐的习惯了皇帝这个角色,处理政事丝毫不乱。

“开春了,各地要劝耕,地方官要下去巡查,看看治下的百姓有何困难,要及时解决,千万不要漠不关心,整日就知道醉心于所谓的无为而治,那等官员,吏部要记得记录,马上报上来,让他们回家无为而治去!”

朱高炽的话音陡然多了些凌厉,群臣都知道,这是皇帝对吏治的一刀,压力全都转到了蹇义的身上。

君王要拿住臣子,如朱棣这般的雄主从不会弄这些,莫名其妙的就会把某人下狱,然后再莫名其妙的关几天放出来。

如此几次之后,无人知道皇帝在想什么,做事自然战战兢兢,不敢懈怠。

朱高炽突然就扔了个坑给蹇义,若是以后某地吏治糜烂,他今日的交代就是铺垫,对蹇义处置与否也只是在他的一念之间。

蹇义不知道朱高炽为何要抛一个大题目出来,只得心中苦笑着应了。

无为而治,这个题目太大啊!

怎么去界定?

要说什么贪腐或是尸位素餐都使得,可这个无为而治却是难住了蹇义。

皇帝越发的深沉了呀!

群臣静默,而朱高炽也恍如未曾察觉气氛有些凝滞,正准备叫人散了,门外进来了一个太监。

“陛下,兴和伯在宫门处大闹,想强闯进来。”

这是谁的人?

金忠出班喝道:“扯你娘的淡!兴和伯若是真要冲进来,那他还能比你慢?”

居然连太监都敢骂,这个老家伙越发的肆无忌惮了呀!

朱高炽没顾上这个,皱眉道:“他可说了是何事?”

方醒才将去庆寿寺没多久,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朱高炽想到那个尔塔,不等太监禀告就说道:“让他进来。”

随即他就令群臣散了,他也准备要用午膳了。

群臣出了乾清宫,金幼孜和杨荣走在一起,低声道:“那人在庆寿寺发现了什么?居然暴怒如斯。”

杨荣淡淡的道:“不管别人的闲事。”

金幼孜点头道:“是了,他的事最好少管,不然多半会惹一身骚。”

大家出去没多远,就看到了气势汹汹的方醒在两个膀大腰圆的太监陪同下走来。

吕震高声喊道:“兴和伯这是要闯宫吗?”

趁着对方冲动的时候给点刺激,保证能收获满意的结果。

吕震就是这么打算的,可方醒一抬眼看到是他,就喝骂道:“吕震,是不是你这个奸贼派人刺杀本伯?”

刺杀?

吕震下意识的缩缩脖子,不再答话。

而今日来禀告本衙事务的一个郎官却窥到大家的面色不渝,就果断挺身而出,喝道:“兴和伯,这里是宫中,莫要血口喷人!”

要想升官,没有关系就得要抓住讨好大佬们的时机。

至于被方醒骂几句那算的什么,没见吕震吕大人被他踢伤了老腰,过完年才来礼部当值。

方醒一听就怒了,大步过来喝道:“哪个裤裆没关好把你给放出来?”

郎官退后一步道:“兴和伯,莫要……”

“啪!”

郎官捂着脸,指着方醒道:“兴和伯,你大胆!”

宫中动手,这个算是藐视君王吧?

方醒的目光转动间,把群臣的神色都收进了眼帘,然后一脚踹翻了这人,说道:“一群没卵蛋的家伙,要动手就当面锣对面鼓的来,方某接着,玛德!只会躲在后面阴人的家伙,连太监都不如!”

这话太恶毒了,杨溥也忍不得了,说道:“兴和伯,做事要有理有据!”

方醒冷笑道:“要有理有据?那些说方某以后会谋逆的话证据何在?双标吗?果真是君子!”

众人一怔,方醒却得理不饶人,喝道:“那外间对陛下的谣言证据何在?你等为何不去关注,不去管?说你们是乱臣贼子可有错吗?”

方醒扬长而去,地上那个在翻滚惨叫的郎官也讪讪的止住了叫声,看到大家都面色凝重,就悄然起身。

“活该!哈哈哈哈!”

金忠大笑着当先而去,夏元吉也默不作声的跟着。

“那老匹夫是觉得找到帮手了吗?”

金幼孜对金忠这种泼皮似的作风一直看不惯,可杨荣却说道:“金忠比不上他。”

大家都看到了彼此那难看的脸色,想起刚才方醒说的‘乱臣贼子’,各自心中有些算盘。

……

方醒见到了朱高炽,却换了个模样。他先说了妻儿被刺杀之事,然后分析道:

“陛下,尔塔应当是和肉迷国的关系不浅,庆寿寺中有人被他收买,消息从未间断,肯定是通过纸条传递……”

朱高炽皱眉道:“那么他就是两手准备,一是迷惑住你,二就是刺杀你,两者想中其一,只是却没想到你这里不好动,恰逢你的妻儿进寺庙,于是就顺势对她们下手……唔……此事你无需再管,朕自有处分。”

方醒应了,然后告退。

朱高炽似笑非笑的道:“你今日闯宫这是为何?还动手打人,这是当朕不会处罚你吗?”

方醒请罪,心中却腹诽着:这不是要先打下那些人的气焰吗,不然我哪会明着动手,暗地里麻袋一套,保证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朱高炽板着脸道:“朕让你在庆寿寺收心,看来还是不够啊!”

“陛下,臣知罪了。”

方醒滚刀肉般的态度却没让朱高炽生气,他沉默了一阵,说道:“朕知道了,去吧。”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