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13章 肉迷国的一丝信息

第1613章 肉迷国的一丝信息

闪过一刀的秦嬷嬷身形一个摇晃,她感到身体里的力量所剩无几,而周围的九名男子却交替对她发动进攻。

眼睛一瞪,邓嬷嬷准备要拼命了。

就在此时,一支箭矢飞来,从她的身体右侧穿过,接着身后就传来了惨叫声。

帮手来了!

邓嬷嬷毫不犹豫的向后退去,而她前方的男子们都面色惶恐的回身,然后就看到了小刀和方五。

一柄飞刀正好过来,飞刀刚插入一人的咽喉,方五就挥刀杀了进来。

战阵上的刀法没有丝毫花哨,一招一式都是直奔要害。

小刀也拔刀加入了战团,两人合成一组,凭着默契在人群中掀起了血雨腥风。

“闪开!”

怒火中烧的辛老七一声大喝,小刀和方五赶紧闪到了边上为他掠阵。

仅存的五人刚心生喜意,辛老七就直接冲杀了进来。

惨烈!

辛老七第一刀就劈断了对手的长刀,其势不减的把对手的右手从膀子那里切了下来,胸腔都被劈开了,断掉的肋骨让人不忍目睹。

剩下的四人看到小刀的手中扣着飞刀,而寺里的僧人们也闻讯赶来了,手持棍棒把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就心中绝望的围杀上来。

辛老七右手举刀格挡,身体却趁势前冲,近身时左肘挥出,对手的喉结那里就塌下去一截。

接着他矮身,两把长刀从头顶掠过,他却用右腿在原地扫了一圈,然后把长刀顺手一扔,看也不看,就一脚一个,踢晕了那两个刚想挣扎着起来的男子。

对面的男子已经抱着那把插入小腹的长刀跪在地上,看到辛老七过来,男子抬头,愕然道:“******”

“蒙元余孽!”

辛老七握住刀柄,一脚踢翻了男子。

……

“爹!”

无忧被方醒抱在胸前,不给她看那边的血腥。可好奇的无忧却急不可耐的攀着他的肩头,努力的想去看看刚才大喊大叫的地方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演戏演完了。

方醒按着她的小脑袋,把张淑慧也挡在自己的身前,说道:“你先带着无忧去里面等着,我稍后过来。”

张淑慧先前的勇敢已经消散了,不敢再看那边的厮杀,闻言点头道:“夫君您多小心。”

方醒笑了笑,说道:“我一旦有了准备,谁都无法杀掉我,去吧。”

张淑慧接过无忧,如同方醒一般的把她的脸朝着自己的胸前,然后急匆匆的在回来的小刀和方五的保护下去了里面。

秦嬷嬷过去扶着邓嬷嬷,两人过来复命,方醒点头道:“今日亏了你们,跟着夫人去歇息。”

至于论功行赏,这两位嬷嬷并不奢求,因为她们都指望着方家养老。而且按照现在的趋势来看,她们跟着无忧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一直到张淑慧抱着无忧消失在视线中,方醒这才转身走过去。

“兴和伯,此事鄙寺已经在查了。”

住持有些惶恐不安的迎上来解释着,方醒没有回应,等辛老七把那两人绑住,嘴里还用木棍套绳后,这才说道:“去通知锦衣卫。”

明心一直陪在他的身边,闻言脱口而出道:“不是东厂吗?”

方醒瞥了他一眼,明心赶紧就吩咐人去办,心中暗自懊恼。

锦衣卫已经消沉很久了,他这才习惯性的说出了东厂,却不知不觉的就站了队。

虽然东厂不大会看得上他这个和尚,可难保哪天某位心胸狭窄的太监——当然不会是孙佛,哪天他要是被盯上了,那后果比端端出生前还要可怕。

“庆寿寺的人都看住了没有?”

住持堆笑道:“已经让人看住了各门,还令人在围墙边巡查。”

方醒点点头,然后交代道:“老七,别问口供,等锦衣卫的人来了,让带头的来找我。”

辛老七不明白方醒的用意,但还是一手一个,把那两个幸存的男子提溜起来,就在山门里等着。

住持有些尴尬,随即就安排人去寺里排查,清点人数。

稍后整个庆寿寺就成了军营,那些僧人不管是本寺的还是挂单的,全都被聚集在一起,然后清点人数。

再然后,方醒的家丁就消失了。

……

“尔塔一直都没说话。”

明心有些不安的透了底:“从抓到他开始,他就没说过一句话,直至初五那天,他才说了。”

“他说……有蒙元的宝藏,但要看到您才肯说。”

方醒边走边问道:“然后就有人报给了陛下?”

明心摇头道:“贫僧不知,不过想必那两人会知道吧。”

方醒知道必然是这样,尔塔想用蒙元皇室的宝藏作为诱饵,引诱朱高炽把自己调回京城来。

而那时的圣旨就已经快到金陵了,所以两者之间并无联系。

“陛下不可能会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宝藏挂心,只是想查清此事,所以就借机让我来看看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却是误打误撞,让那尔塔以为是陛下对宝藏动心了,可笑。”

朱高炽若是动心了,那就是眼皮子太浅,没资格做皇帝。连那些臣子们都看不起他。

而尔塔在得知方醒进京后,估摸着大为得意,以为是自己的谋略奏效了,所以才装神弄鬼了一番。

尔塔正在休息,而且并未保持高人的姿势,而是靠在笼子里打盹。

房门被人打开了,尔塔睁眼狂笑道:“死了谁?死了谁?方醒可疯了吗?哈哈哈哈!”

他的狂笑在看到方醒之后依然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的得意。

“从你的着手中我看到了一些什么。”

方醒打断了他的狂笑,说道:“肉迷国可是不安分了吗?还是说他们在畏惧,想先发制人!”

尔塔只是笑,但笑容在方醒的冷笑中渐渐淡去。

方醒说道:“哈烈在内乱,你在肉迷国的地位应当不低吧,而且你对蒙元还抱着希望。或是仇恨,仇恨覆灭了蒙元的大明,所以你来了。”

尔塔点点头道:“是,我在肉迷国的地位不低。至于你们明人……我恨不能此刻就让你们去死!”

那扭曲的面容证明着尔塔对大明的仇恨有多深,他抓住木柱子,嘶声道:“别以为你们能统治草原,看看你们自己的历史吧!用不了多久,草原上就会再次出现你们的敌人,那些马背上的勇士将会再次挥舞着长刀杀进中原,用鲜血和人头来证明……你们只是肥羊!肥羊!”

方醒漠然的看着他,说道:“那些人被擒两人,其他人全数死于方某的家人之手,让你失望了。”

在对手最得意的时候,给予他最沉重的打击,往往能让人崩溃。

“这不可能!不可能!”

尔塔摇晃着木笼子,嘶吼道:“他们都是勇士,你在骗我!”

“撒比!”

方醒不屑的道:“我该要感谢你的自傲,若是你没有得意的泄了底,方某今日可能要饮恨了。多谢,我会让锦衣卫的人弄死你之后,给你在城外的乱坟岗找个好些的地方埋了,希望那些野狗的爪牙不要太利……”

尔塔松开手,坐在笼子里,喃喃的道:“他们说过能以一敌十,他们说过的,他们不会拿自己的安危冒险……”

方醒笑了笑,转身出去,在门口停了一下,说道:“人都喜欢吹嘘,比如说本伯也要马上去吹嘘一番,气势汹汹的去吹嘘一番。”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