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02章 方醒,你不得好死

第1602章 方醒,你不得好死

言秉兴很兴奋,在得知外面的谣言越发的甚嚣尘上后,他兴奋的不能自已,叫人去召唤飞燕。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哈哈哈哈!”

人在兴奋时的反应不一,有人会不停的走动;有人的身体会颤抖;有人会热泪盈眶;有人会……

言秉兴已经忍不住了,他觉得上次吃的补药都没这次反应强烈。

“飞燕呢?”

飞燕正在前院的杂物间里整理衣裳。

王三得意的起身,气喘如牛的道:“老子今日算是得偿所愿了,去吧,记得最多两个时辰就得回来,不然老子不认账。”

飞燕厌恶了皱着眉头,呸道:“滚!”

……

飞燕戴着帷帽出了严家,一路专门靠边走。

大明此时的民风不算是开放,成年女子出门最好带着帷帽,不然会被指责。

等到后期时,女人的地位开始上升,一个老妪就敢当街拦着尚书的轿子喝骂。

到了那个大宅子的外面后,飞燕踌躇良久,行迹看着有些可疑,于是就被侍卫们被拿了。

“奴有要事求见殿下……”

沈石头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女人,喝道:“殿下也是你想见就见的?说,何事?”

飞燕看看左右,可谁都没回避,沈石头皱眉道:“这里都是殿下的人,有话快说!”

“大人,奴知道是谁在说兴和伯的坏话……”

……

飞燕很害怕,垂首跟着到了一个大厅外,然后一个女人过来搜身。

“咦!才多大的人,这身子就鼓鼓囊囊的。”

搜身的是个嬷嬷,她一脸嫌弃的到处摸,最后说道:“进去吧。”

进了里面,飞燕没敢抬头乱看,上面一个声音问道:“何事?”

飞燕跪地说道:“奴是言秉兴买的女人,前日在书房外听到言秉兴和言鹏举在商议派人去散播谣言之事,奴不敢怠慢,就来禀告殿下。”

“那你前日为何不来禀告?”

问话的是李敬,他马上收获了几个不可思议的眼神。

飞燕垂首,泪水滚落在地砖上,说道:“奴不能出门,今日为了出门来禀告殿下,奴……奴被那看门的王三给……”

小妾没有出门的资格,甚至没有出内院的资格,男主人不发话,她一辈子就只能呆在内院里。

“此事本伯记下了。”

方醒说道:“你既然能知道正邪,知道来禀告殿下,那就是出污泥而不染。本伯会向殿下禀告……”

“伯爷……”

飞燕抬头,泪眼朦胧的道:“奴在内院也曾听过伯爷的威名,奴三年前被卖进了严家,屈身于那老贼,苦不堪言啊!”

“严家没有资格买卖女人,这就是一个罪名。”

方醒皱眉道:“借用纳妾的名义买女人,老而不死的不要脸!你且在这里待着,事后会有遣散钱粮给你。你……自由了。”

飞燕一听就惶恐的道:“伯爷,奴不能回家!不能回家!奴愿意为奴为婢伺候伯爷,求伯爷千万别让奴成了自由人。”

方醒叹息道:“本伯知道了,你既然立功,自然会给你一个归宿”

飞燕千恩万谢的被人带走了,方醒唏嘘道:“这世道让女人没法活啊!”

没多久有人来说道:“伯爷,殿下已经令锦衣卫去拿人了,还令东厂……李公公正好在此,殿下令你带人去国子监拿了言鹏举。”

李敬赶紧去了,方醒交代来人道:“让人把言家看门的王三给拿住,严惩!罢了,本伯也去一趟,看看那个老贼的嘴脸。”

来人不知道一个看大门的和方醒有啥恩怨,就笑道:“小事情,伯爷放心。”

这就是人治,赏与罚就在方醒的一念之间。

……

“老爷,飞燕病了。”

言秉兴很不爽,最后只得寻了个丫鬟来发泄。

完事后,言秉兴厌恶的赶走了丫鬟,然后盘算着后续的事。

谣言肯定是杀不死方醒的,这一点言秉兴很清楚。

“不过让那些武勋和你离心如何?至少会猜疑,等殿下上去之后,这就是现成的把柄……”

“殿下必然是没错的,徐钦必然不是自杀的,那你兴和伯就倒霉吧!”

言秉兴觉得自己这个布局之深远,之不动声色,远迈前人,不禁得意不已,就喊道:“叫人备轿,去汪元家。”

汪元的手腕灵活,城府之深,是言秉兴比不了的,所以他准备去显摆一下,顺便……

“等老夫告知了你此事,看你如何躲避!咱们有难同当吧!哈哈哈哈!”

随后言秉兴就慢条斯理的往外走,一路嘀咕着飞燕去哪了。

等到了大门口,轿子已经备好了,轿夫在边上歇息,看大门的王三堆笑着凑过来,说着些老爷辛苦之类的话。

言秉兴心情不错,就和颜悦色的道:“要看好大门,不许贼人进来。没有老爷我的允许,不许内院的女人出去。”

王三谄媚的道:“老爷放心,小的肯定把大门看的牢牢的,保证蚊子都飞不进来。”

“父亲!”

言秉兴刚上轿子,听到声音后就皱眉道:“怎么是老大?”

刚下轿子,言秉兴就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大儿子。

“父亲!”

言鹏举冲到言秉兴的身前,跪地惶恐的道:“父亲,东厂的人来抓孩儿了!”

“什么?”

言秉兴心中一震,这时外面进来一个男子,笑吟吟的。

“费石……”

锦衣卫上门,这是重犯的待遇。

“还有咱家。”

李敬施施然的进来,然后喝道:“去,拿了严家人,清点家财。”

那些番子们如狼似虎的冲了进去,费石干咳道:“咱们的人也去,手脚干净些。”

言秉兴的面色惨白,嘶声道:“二位大人,这是为何?”

李敬冷笑着正准备说话,门外再次进来一人。

言秉兴看到来人面色大变,一下就倒在了轿子里。

“父亲!”

言鹏举大惊,急忙去扶起他,看到他双目紧闭,牙关紧咬的模样,回身哀求道:“伯爷,求您给家父请个郎中吧。”

方醒近前一看,看到言秉兴眼皮下面的眼珠子在转动,就说道:“当时你在殿下的面前侃侃而谈,倚老卖老,后来又对杨田田下手,牵累了不少人……”

言秉兴睁开了眼睛,虚弱的道:“老夫无罪!”

方醒冷笑道:“你死性不改,这次又坑了自己的儿子。言秉兴,证据确凿,你的后半生就等着在塞外度过吧,希望你能撑到流放地。”

言秉兴猛地扑了出来,目眦欲裂的模样看着就像是饿虎。

方醒轻轻一闪就避开了,这时门外来了不少年轻人,仔细一瞅,居然就是国子监的学生。

“方醒,你不得好死!”

言秉兴摔在地上,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居然没做出保护动作。再抬头时,满脸的血迹,嘴巴一张,就喷出夹杂着牙齿的血水。

模样凄惨之极!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