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96章 人生如戏……

第1596章 人生如戏……

不过是一刻钟多一点的时间之后,现场已经看不到有站着的哈烈人了。

能逃进山里的哈烈人还不足两百,但他们无法坚持到春暖花开的时节,就会死于寒冷和野兽的袭击。

林群安全程都很轻松的在观战,这时才策马过来说道:“杨大人,塞外苦寒,没了着落的人会到处觅食,而雾灵山里有不少猎物,顺带还能躲避兴和堡我军的斥候……所以在年前,边墙各处都已经停止了进出。”

这话看似不搭干,可杨荣却老脸一红。

古北口的守将提醒过他,甚至连不懂军伍的文方都提醒过他。

可杨荣却以为自己是老军伍,经验丰富,结果却是老师傅差点被人给乱拳打死。

“是本官疏忽了。”

杨荣很老实的承认是自己的错误,可林群安的面色却陡然一变,沉声道:“杨大人,这个千户所死伤三成多,差不多废掉了。”

说完他策马就去了战场的中间,安排后续。

而杨荣却呆呆的看着那些尸骸。

有人在哭,抱着自己死去的同袍哭,周围的明军漠然的看着,然后收拾同袍的尸骸。

杨荣看着这一幕,苦涩的道:“本官回头就去请罪。”

……

一个决策的错误能导致无数种可能性!

水师的麻痹大意就产生了一个后果。

“楚国皇帝陛下?”

朱瞻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来禀告的兵部尚书彭元叔也是羞愧难当。

“是的殿下,一股子悍匪在江边登陆了,当地的一个百户所被击溃,乡间士绅们已经逃到了城中……那伙悍匪自称是陈胜的后裔,为首的叫做孟老三,说是……已经在船上登基了。”

彭元叔几乎想掩面而逃!

太丢人了呀!

居然就在金陵的江边出现了一股悍匪,而且居然还号称什么大楚皇帝,这不是活生生的说明了地方上防御懈怠吗?

朱瞻基皱眉道:“多少人?”

“三百余人。”

朱瞻基看了方醒一眼,说道:“让王琰去一趟?”

“牛刀杀鸡罢了,要不就让……魏国公府的那位显义公子去一趟?”

“这个……”

朱瞻基有些犹豫,他知道方醒的意思:让大家看看,皇室和徐家的关系好着呢。

这是要向勋戚们释放一个信号:上进的勋戚都会得到重用。

可徐显义虽然老成,但却不是徐钦的儿子。若是朱棣在,必然会呵斥为外人领军,滑稽!

方醒挑眉道:“你给他一个千户所,我亲自去给他压阵。”

啧啧!这次连彭元叔都忍不住要侧目了。

方醒这是要力捧魏国公府啊!而且是不要脸的力捧。

三百余悍匪,一千余大明正规军,就算是来头猪,只要他不张嘴乱哼哼,这仗都没有打不赢的道理。

可方醒还觉得不够,还要亲自用魔神的名头去压人,这不是不要脸是什么?

这是为何?

彭元叔略一思忖,就止住了念头,然后等待朱瞻基的决断。

“好,让他去。”

朱瞻基下了决断,如果徐钦还不能领会精神的话,那么魏国公一系就活该泯灭。

所以当朱瞻基的命令到了魏国公府时,徐钦拖着病体,红光满面的把徐家的那些老家丁们全都招来。

“徐家许久都没上阵了,你们也许久都没见血了。”

徐钦挣脱了徐显义的搀扶,挺直了腰杆说道:“你们中间有太祖高皇帝时就为徐家征战的,有在……靖难之役中为了先帝……在先皇后的身边,为了保卫北平而厮杀的……”

这群家丁有一百余人,最老的白发苍苍,可依然昂首在听着家主说话。

徐钦拱手道:“如今我却是不行了,你们要好生看着魏国公府,今日就跟着显义……去吧。”

再多的激励徐钦不敢再说了,他指指那些家丁对徐显义说道:“好生的去,若是败了你就一头跳江去死,别回来,我也不会让人给你开门。若是大胜,我便摆宴为你庆功。”

徐显义跪地说道:“叔父放心,小侄定然不会辱没了魏国公府的名声,不胜不归!”

他比徐钦小不了几岁,可辈分却低。

徐钦欣慰的道:“好好好!去吧,我就在这等着你。”

徐钦叫人弄了椅子摆在前院里,他就坐在那里,微笑着说道:“去吧,若是大胜就让人快马报信。”

这时有人进来禀告道:“国公爷,兴和伯在府外催促了。”

徐钦一听笑意就更盛了,说道:“快去快去。”

等徐显义带人走后,徐钦靠在椅背上,晒着不算热的太阳,眯眼说道:“兴和伯这是要去压阵,我徐家欠的人情可不小啊!让他们散了吧。”

管家摆摆手,等人都走光后,才低声道:“国公爷,兴许是拉拢呢!”

徐钦摇头道:“我敢打赌这是兴和伯的主意,目的就是要让徐家感恩,感殿下的恩德,若是领会不到这个意思,魏国公府顷刻就会倾覆。”

管家瞪眼道:“国公爷,咱们家可是国朝第一勋戚,还是国戚,谁敢?”

徐钦的心情极好,居然噗嗤的笑了,笑的管家心慌,赶紧拿毛毯盖在他的膝上。

“你啊你!你以为这是什么时候?”

徐钦笑道:“先帝本就想削了魏国公这个爵位,然后护持定国公,明白吗?”

管家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这些年徐钦的作为一一在脑中闪现,然后就哽咽了。

“国公爷,您这些年背着个顽劣的名声,多次顶撞先帝,老奴还以为您是……没想到啊!”

徐钦微笑道:“是啊!当年封了景昌为定国公时,先皇后就知道了先帝的意思,一力阻拦,可最后还是拗不过先帝,这就为魏国公府的衰落敲响了警钟。”

管家老泪纵横的道:“先帝何其残忍啊!”

徐钦微笑道:“从父亲逆了先帝之后,魏国公府其实就已经被注定了命运。若不是先帝驾崩于北征时,此刻魏国公这个爵位已经烟消云散了。”

“我若是一心奉公守纪,名声鹊起,那就是自取祸端。”

徐钦还是在微笑着,可眼神却有些暗淡。

徐辉祖不帮亲而去帮了朱允炆,这是悖逆。

朱棣最痛恨的就是背叛,所以徐辉祖最后只得抑郁而死。

再不死,魏国公府别说是承袭爵位,弄不好得满门倒霉。

徐钦脑袋后仰,看着天空,舒坦的道:“殿下既然知情,那魏国公府的难关就过了,我这个魏国公的事儿也就完了……”

管家正在震撼于徐钦这些年的演戏,闻言觉得有些不祥,就说道:“国公爷,既然殿下不怪罪,还肯提携咱们,那好日子就来了呀!您且养好身子,咱们的福气在后头呢!”

“福气?是啊!福气!”

徐钦从怀中摸了个小瓶子,微笑着喝了里面的液体,然后仰头看着天空,喃喃的道:“不许声张,等显义大胜归来后,就说我强撑多年,早已苦不堪言,此刻归去乃是喜事……”

呯!

小瓶落地,管家大骇,急忙抬头一看,当看到那个小瓷瓶时,他面色大变,说道:

“国公爷,您这是何苦呢?老奴这就去请了那御医来!”

“回来。”

徐钦微笑着说道,声音不大,却让管家回身跪在了地上。

“我该死了,煎熬这么多年,早就不想活了。奏章早就写好了,就在书房的夹层里,你记得取出来交给殿下,我……”

“国公爷!”

管家哀泣道:“可显义少爷终究是外人,大少爷还小,国公爷,您不能去啊!”

徐钦还是在微笑,只是眼中却滑落两行眼泪。

“我……该去见……该去见父亲了……”

金陵城破时,徐辉祖急切的把利弊给他说了一遍,然后把应对方法也叮嘱了一遍,就去了徐达的祠堂。

那些话在徐钦的脑海中再次滑过,他只觉得生机在缓缓消散。

“显宗会有出息的……我……这就去了……”

徐钦缓缓松手,眼神渐渐暗淡下去……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