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92章 吓坏了,奇袭金陵

第1592章 吓坏了,奇袭金陵

曹安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中,犹豫了一下之后,就去见了曹瑾。

曹瑾致仕后的生活很是逍遥,此刻正在抚琴。

琴声悠悠,曹瑾眼角瞥见了曹安,就抚出一个清音,然后双手放在小腹上,低声问道:“今日如何?”

曹安的身体一松,双肩不由自主的垮了下去,苦涩的道:“父亲,孩儿今日目睹了一场刺杀和反击,方寸大乱,六神无主。”

曹瑾微微一叹,说道:“你能无恙为父就极为欢喜,想必那些刺客就是冲着悬赏来的吧?然后你恰逢其会……有些怯了,手足无措,可这并不能怪你,换了谁都一样。安心的去睡一觉,可以喝些酒。”

曹安垂眸道:“父亲,孩儿觉得自己很没用,毫无用处。”

“蠢货!”

曹瑾突然怒了,他说道:“兴和伯本有意收你为弟子,可为父却想着你中举几如反掌,所以就婉拒了。而你去找兴和伯就是想学了他那门科学,你觉得他依然对你欣赏有加,可最后却因为一场刺杀,让你丧失了信心……这何其荒谬!”

曹安点点头,觉得有些头晕,就揉了揉额角。

曹瑾放缓语气说道:“去吧,去喝些酒,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曹安照做了,然后一觉睡到了晚上也没醒,当曹瑾去看时,却发现他在发烧,而且还在说胡话。

……

黄俭的面色有些惨白,他站在汪元的面前说道:“老师,那人早有准备,那些悍匪全数覆灭,后来王柳碎也被抓了。”

汪元从容的喝了一口酒,恍若无事的说道:“是你还是王柳碎布的这个局?”

“老师,不是我,是王柳碎。”

汪元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那你慌什么?”

“老师,王柳碎……王柳碎……”

“王柳碎见过你的堂弟,所以你就怕了?”

黄俭以往遣人去办事都不大放心,于是就把自己的堂弟拉了进来,顺便混碗饭吃。

汪元淡淡的道:“王柳碎不知道你堂弟的身份,而且,你那堂弟已经去了海外,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回来了。”

黄俭松了一口气,然后告退。

“人不自知就会有大祸,行事当谨慎……”

……

“这些悍匪的老巢大多在苏常一带,刚审讯的口供,让人发噱,不过却不可小觑。”

朱瞻基笑着说道:“那王柳碎和苏常的其他悍匪有联络,居然想造反,还给那些悍匪说了,金陵城中的军队不堪一击,只要拿下金陵城,整个大明的南方就是他们的了,最后再席卷北方,大家都是国公。”

“国公?”

方醒笑道:“一群乌合之众,沐猴而冠,没想到啊!不过襄城伯率军已经出发了,要是双方错过,这一路的百姓怕是要倒霉了。”

朱瞻基说道:“我已经派人给襄城伯传信,让他轻骑前往,斥候广布。”

这个处置没有任何问题,方醒安心的回去陪着莫愁继续养胎。

……

“快快快!”

一只船队艰难的在江水中逆水而行,第一艘船的船头上站着个穿着大氅的男子。

“要快些!”

男子身材高大,国字脸,看着有些威严,可一张嘴却是有些不着调。

“都快些,等打下了金陵,每人都封一个国公,女人随便挑,饭菜随便吃。”

就在这艘船的后面,三艘大型货船正紧紧的跟着。

过年期间航运都停了,这只由四艘船组成的船队显得有些奇怪。

不过大明水师冠绝天下,所以对水路的防御有些松懈,过年时更是没人管。

“咱们要奇袭金陵!”

站在船头的男子昂首指着天上说道:“我孟老三要做皇帝,那相士说了,说我有天子气,皇帝轮流做,该轮到我了!”

身后的船舱里走出个笑眯眯的瘦削男子,船身有些摇晃,他扶着边上的架子说道:“陛下,这眼瞅着没几天就要到金陵了,您看是不是先登基再说?好歹也能激发一番士气。”

船头的男子回身,眉间全是自信,说道:“王轮,你说你祖上是什么来着?”

瘦削男子拱手道:“陛下,臣的祖上乃是秦国大将王翦。”

孟老三叹息道:“那王翦好生悲惨,为了秦皇征战一生,最后居然被车裂了,哎!”

王轮眨巴着眼睛,嘀咕道:“我怎么记得被车裂的是个姓桑的呢?”

“那就登基吧。”

于是四艘船上的人都从货仓里轮流出来拜见他们的皇帝,然后还杀了一只鸡,祭祀了天地。

孟老三一口咬在那只还没死的公鸡的咽喉上,用力一拉,顿时万岁声不绝于耳。

“打下金陵,朕要坐坐龙椅!”

一阵嘶吼后,船队浩浩荡荡的往金陵去了。

……

莫愁觉得自己长胖了,每天都照镜子,看着自己的脸颊,恨不能每天都把直径记录下来。

方醒却有些忙碌,因为曹安据说是一病不起了。

曹瑾亲自来求见朱瞻基,请了那个御医过去,然后方醒就作为代表去了一趟。

再次见到曹安,方醒不禁讶然道:“居然瘦了一圈?”

床上的曹安面上有些不健康的红,连颧骨都突出来了。

看到方醒进来,他挣扎着起身,说道:“学生差点害了伯爷,却还劳烦伯爷来探视,愧不敢当!”

方醒压压手道:“你且躺下,我刚才听说了,说你整日做噩梦,不得安宁,可对?”

曹安喘息道:“是,学生只要一闭眼,就有魂魄来惊吓索命。”

“你这是被吓坏了。”

方醒毫不客气的说道:“远山公终究对你保护过甚,不过是见了一场刺杀,就让你魂不守舍,可见意志不坚。”

曹瑾站在床边轻叹着,他觉得方醒说的一点儿都没错,曹家虽然日子过的不算是富裕,可曹瑾却护着曹安无风无浪的到了现在。

“这是磨砺,若是在军中,你可知道我会如何对待这等毛病的吗?”

曹安赧然低头,方醒说道:“这等军士我会让他半夜到乱坟岗去呆一宿,一直到他不怕为止。”

呃!

曹瑾抚须的手一紧,叹道:“沙场无情,兴和伯,老夫知晓了。”

方醒说这番话可不是在开解曹安,而是对曹瑾上次说的话给予还击。

你不是我是来南方捣乱的吗?

如今是谁在捣乱?

刺杀都来了,这正常吗?

曹瑾隐晦的认错了,方醒不以为甚,说道:“此事倒也简单,你这是怯了,胆气不够,远山公可有长相豪迈的亲戚?”

曹瑾眼睛一亮,说道:“兴和伯,可是唐太宗的旧事?”

文人说话就喜欢含蓄,幸而方醒听懂了,他点头道:“正是。只是军中悍勇之士却不方便来,求个心安吧。”

曹瑾一听就软了立场,说道:“兴和伯,只求一位煞气重的,不管是谁,老夫感激不尽。”

方醒沉吟道:“此事您还是去求殿下吧,毕竟那不是聚宝山卫。”

黑刺的来历无人知晓,而且看模样就是以保护朱瞻基为首要职责,有心人就去信北平问了朋友,却也是一头雾水,没有结果。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