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89章 冷箭(感谢“Avera”的盟主打赏!)

第1589章 冷箭(感谢“Avera”的盟主打赏!)

水面依旧平静,边上一只鸭子嘎嘎嘎的叫唤着走过,却也不肯下水。

小刀回身瞥了一眼,说道:“七哥,没人。”

辛老七目光扫过两侧,握住刀柄的手已经青筋直冒。

想杀人了啊!

方醒微笑着和左侧的那个老汉点点头。

老汉的身边有两个大汉,看到方醒冲着这边笑,也挤出了些笑容。

“没趣!回家!”

方醒突然转身,曹安歉疚的道:“伯爷,是学生道听途说,害您白跑了一趟。”

方醒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谁跟你说的?”

曹安不好意思的道:“是家中的一个丫鬟,还说看到双彩虹对怀了孩子的妇人有好处,所以学生……”

“你在她的面前说过什么?”

方醒淡淡的问道,可曹安聪慧,马上从这话里听出了不祥之意。他紧张的瞥了前方一眼,说道:“那丫鬟平日里贴身照看学生,学生这几日说了不少科学之事,难道……”

“老爷,采买的军士也听闻了这个说法,还传了进来,小的想着此事有些不靠谱,就没有禀告。”

莫愁怀孕,外面恰逢其会的发现了双彩虹,而且还传言对孕妇有好处。

方醒笑了笑,对紧张的曹安说道:“我是不信这个东西的,所以……那些刺客大概要倒霉了。”

这时迎面来了三个男子,都穿着簇新的棉袍,一边走一边说着彩虹之事,喜笑颜开。

“老爷,身后跟来两人。”

方醒点点头,身边马上被方五和小刀给围住了。至于曹安,辛老七恨不能马上拿下他,好好的拷问一番。

曹安苦笑着被挤到了边上,他当然知道外面悬赏刺杀方醒之事,所以此刻内疚之余,倒也忘记了恐惧。

对面的三个男子越来越近了,到十步开外时,中间一个男子对着方醒笑了笑,然后张嘴……

“动手!”

可辛老七却先发制人的下了命令,旋即一把飞刀就冲着中间男子的咽喉飞去。

那张大的嘴巴里几乎能看到扁桃体,脸上的兴奋陡然变成了惊骇。

一刀封喉!

剩下的两个大汉却没有慌张,他们拔出短刃冲了过来,而且看脚步,多半是有配合。

“杀!”

后面的家丁已经和那两名刺客开始了游斗,而前方却只是去了个辛老七。

辛老七疾步冲去,半路就拔出了长刀。

那两个大汉看到他来势凶猛,就齐齐的呐喊一声,一个从正面劈头一刀,而另一人却陡然加速,从侧面杀来。

迎面而来的一刀带着寒风而至,侧面的敌人突然手一甩,短刃变成了飞刀飞过来。

连续两个出人预料的杀招没有让辛老七慌乱,他大喝一声,身体滴溜溜的一个旋转,避开了迎面一刀的同时,也避开了飞来的短刃。

两个大汉一怔,却没有逃跑,那个丢刀的大汉从袖子里一掏,就摸出了一根长长的铁链。

辛老七转身到了正面大汉的侧面,手中长刀随之挥出。

腰肋部血光一闪,那铁链已经抽打过来。

如果用长刀格挡的话,铁链会顺着格挡的部位转折抽打过来。

辛老七一手抓住被他一刀从腰肋部切进去的大汉的身体,反手推了出去。

啪!

非常清脆的抽打声之后,那中刀的大汉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着,腰肋部的血在狂喷。

小刀没有再出手,他扣着一把飞刀,转身看了一眼。

“闪开!”

后面的两个家丁闻声往两侧后退,露出了手中端着把霰弹枪的方醒。

那两个刺客见状大喜,急忙冲杀过来。

“伯爷......”

曹安大惊失色,不禁喊了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可方醒却狞笑扣动了扳机。

“嘭!”

枪响,后方的两名刺客已经倒在地上飙血,而家丁们却没有要给他们包扎的意思,只是警惕的看着周围。

曹安被这一系列的变化给惊呆了,喃喃的道:“伯爷,是那些悬赏的刺客吗?”

方醒微微一笑:“是,你可是要作诗吗?”

曹安的脸颊颤动着,这时候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别说是诗,四书五经都忘光了。

前方的辛老七已经合身扑了上去,那大汉嘶吼一声,奋力的用铁链抽打过来。

辛老七侧身用长刀格挡,铁链顿时就像是毒蛇般的缠住了长刀。

大汉用力一拉,辛老七的长刀脱手。他狂喜着准备再次收拢铁链时,眼前一个拳头在不断变大。

方醒回身看看池塘边呆若木鸡的人群,微微颔首,然后回身,说道:“我们回去。”

辛老七突前,方醒在中间,左边方五,右边小刀,身后还有两名家丁断后。

曹安就在断后的两名家丁身前,他的腿有些软,只能勉力跟上脚步。

往日的豪言壮语已经灰飞烟灭,曹安看着方醒那从容的背影,想起了那些读书人对他的评价,心情不由的变得复杂起来。

屠夫,邪门歪道,蛊惑皇储,不学无术,国之祸害……

战阵杀戮究竟是什么样的?

曹安在想着,想象着那些杀戮。

经历了杀戮的人才能从容吗?

前面就是村子,辛老七没有回头,问道:“老爷,咱们从村子边上过去吧?”

方醒摇摇头,看着前方闻声赶出来的人群,说道:“那是田地,虽然没有庄稼,可我……却不愿意躲藏。”

人群畏惧的看着持刀的家丁,可好奇心和担心却让他们从两侧缓步而来。

如果这些人都是刺客,那么两翼一夹,五名家丁铁定护不住方醒。

人群从两侧走过,曹安的额头见汗了,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左顾右看,觉得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刺客。

可等这些人全都过去后,无一人出手。

曹安心中一松,说道:“伯爷,看来只有那几名刺客。”

方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走在小村里,看着那些在家门口摆摊的农户,居然有兴致走过去问了价格,还有生意如何,让那些摆摊的男女手足无措。

“若是景致出众的地方,本地人做些食宿的小生意,也可以养家糊口,不错。”

曹安只觉得前方的方醒的背影是那么的高大。

——在遇刺之后,他居然还有心思去调查一番农户的收入!

走在前方的方醒嘴角微翘,前面就是村头了。

身后的喧嚣已经被抛下,看守马匹的一名家丁迎了过来。

“弓箭手,保护老爷!”辛老七一声厉喝!

辛老七把手中的钢板挡在方醒的身前,叮的一声中,小刀和方五已经朝着前方狂奔而去。

上马,拿出弓箭。

小刀和方五盯着前面在奔逃的男子,齐齐松手。

两只箭矢一中大腿,一中屁股,刚才冷箭行刺的男子扑倒在地上。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