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86章 查民疾苦(为盟主‘Avera’贺,加更!)

第1586章 查民疾苦(为盟主‘Avera’贺,加更!)

方醒和莫愁吃了年夜饭,然后方醒找了个大团圆结局的话本念给莫愁听。

“……二人执手相望,无语凝噎,那奸人被官府捉拿,悔不当初,这真是人心趋善,果报不爽。”

方醒把话本合上,侧身一看,不禁就笑了。

躺在床上的莫愁脸蛋微红,一手揪着方醒的衣服,一手捂着小腹,已经睡着了。

方醒斜靠在床架上,想着那些已经躲在驿馆中许久没出来的使者,想着北平等着明天更换年号的朱高炽,还有家中的妻儿……

……

窗纸透过了微白,一夜就这么靠在床架上打盹的方醒活动着僵硬的脖颈。

“叩叩叩!”

非常小声的敲门声,方醒轻轻拿开莫愁的手,蹑手蹑脚的去开了门。人一出去,就赶紧反手把门关上。

“伯爷,殿下出去了。”

来人是沈石头,他有些悻悻的道:“殿下带了贾全和一些侍卫,说是去看看那些百姓怎么过年的。”

方醒打个哈欠,然后有人送来洗漱用具。

洗漱完毕,方醒看了一眼莫愁还未醒,就交代了要弟:“让她睡,等醒来告诉他,我和殿下出去有事,晚些时候回来。”

要弟应了,风风火火的去厨房准备莫愁的早餐。

……

新年到了,金陵城中的人反而不多。

此时大部分人家都在为今晚的晚饭做准备,还有贴桃符的,给孩子准备新衣裳的,拜年的……

绝大部分商铺都关门了,偶尔两家开门的也是杂货铺居多。伙计肯定是不会有的,掌柜就守在店里面,眼巴巴的期待着有人家缺东西来采买。

方醒还看到了一个半大小子牵着一头羊在沿街叫卖,那么冷的天气,他就穿了一件破烂的夹袄,不时伸手去揩鼻涕。

及近,这男孩眼巴巴的看着马上的方醒,“贵人买了小的这头羊吧,这羊是小的每日带上山去吃草长大的,每天都跑,肉好吃。”

方醒低头,看到了一双麻鞋。再抬头,他问道:“家在哪?”

初一出来卖羊,不消说,家里肯定是在等着钱用。

男孩吸吸鼻子,在鼻涕重新出来前说道:“贵人,小的家在城外十多里地呢。”

“老七,买了这头羊。”

辛老七问了价钱,也没还价,还顺手给了一把糖给这孩子。

“多谢贵人。”

男孩马上吃了一颗糖,然后就想跪下感谢,却被辛老七一把提溜了起来。

“赶紧回家过年去。”

于是辛老七就一手牵羊,一手牵马,慢慢的跟在后面。

……

金陵作为先前的京师,繁华自然是首屈一指的,哪怕现在迁都到了北平,金陵城依旧靠着南方的富庶,成为了中心。

汉人喜欢群居,金陵城很大,可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大家都往城南挤,甚至出现了‘违章建筑’挤占道路。

而在西北城区却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只是在靠近城墙的地方聚集了上千户人家。

朱瞻基就在这里,身后是一溜马车,马车上装的全是吃食。

这家很有特色,因为是砖房,却盖了茅草顶。

贾全敲门,等一个老妪开门后,说道:“殿下来看你们了。”

老妪的耳朵不大好,她侧耳说道:“啥?歇下?这天才刚亮,我家不是客栈,出去!”

说着她就要关门。若是换个年轻人,贾全今儿非得要让他知道无礼的后果,可老人却不行。

“老人家,是殿下!殿下!”

老妪看看贾全身后的朱瞻基,大抵眼神也不大好,嘟囔道:“年纪轻轻的就不学好,也不知道在家帮着做事,就知道出来瞎逛,以后肯定没出息……”

这时里面闻声出来个中年男子,他看到贾全的穿着后就上来问道:“贵人可是问路吗?”

贾全松了一口气,说道:“殿下来看看你家。”

“殿下?”

男子一个哆嗦。

“见过殿下!”

当朱瞻基现身后,无需辨认,男子马上跪下。

那个老妪也被惊呆了,却去拉扯着男子道:“老大,起来,这些都是骗子!”

贾全满脸黑线,朱瞻基却微笑道:“起来吧,本宫只是想看看你家过年准备的怎么样了。”

男子起身,附耳大声对老妪说道:“娘,是太子殿下!”

接下来就是一番惶恐的折腾,完事后,朱瞻基进了里面。

看看桃符,夸赞几句,然后就去了厨房。

厨房很简陋,朱瞻基看了米缸,甚至还伸手进去捞了一把米出来仔细看看。

“是好米。”

陪同的男子堆笑道:“殿下,大过年的也得吃几顿好的啊!”

朱瞻基把米放回去,又看了盆里的几条鱼,还有一只杀好的鸡。

看到朱瞻基面无表情,闻风赶来的六部尚书都有些面上无光。

这家有五口人,几条鱼和一只鸡大抵就是这几天的食材了。

朱瞻基把手放在灶台上,感受着那冰冷,就知道这家人没吃早饭。

那么多大人物出现在自家的厨房里,男子的腿有些发软,他尴尬的道:“殿下,去年还没有鸡呢,就是小的下河捕的鱼,还去买了半斤肉。今年算是好了些,小的老娘在家养了几只鸡,过年就杀了一只……”

朱瞻基点点头,说道:“今日本宫就在你家吃早饭。”

呃!

随后方醒就来了,看到男主人惶然无措的模样,就说道:“说到做饭,在场的大概没人能比我更厉害吧,来,就用那只鸡。”

朱瞻基出了厨房,问了男主人的营生和收入,然后又让贾全去拿了两条猪肉和一袋米给了他。

男子已经激动坏了,赶紧叫了家人出来行礼。

老母,妻子,两个半大孩子。

朱瞻基笑着阻拦了下跪,然后给了糖给两个孩子,又送了一匹棉布给老妪。

等方醒做了红烧鸡丁,又煮了面条出来后,男子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殿下仁慈,小的一家唯有早晚祈祷,祝殿下康健。”

太子视察送礼,兴和伯做饭,六位尚书在厨房里也是帮着烧火刷锅。

这个际遇之奇,大抵会成为男子一家永恒的传家话题。

汤是鸡骨汤,加了红烧鸡丁后,吃的连那几位尚书都赞不绝口,直说方醒是厨神转世。

“那个汤留着,自己弄火锅还是泡饭都行。”

吃完面条,朱瞻基亲切的和这家人告别,还摸摸两个孩子的头顶,最后一人送了一套文房四宝。

“好好的读书,长大了为国效力,孝顺长辈。”

这是个亲切的皇储,从未想过有这等机缘的一家人都呆呆的,在朱瞻基临出门前,老妪想起了什么,就惊呼一声往屋子里跑。

等再出来时,老妪的手中拿着一张发黄的符纸,郑重的递给朱瞻基。

“殿下,这是老身当年在道馆里求的,这些年家中就靠着它才保了平安。”

尚书们满面黑线的看着那符纸,而朱瞻基却接了,笑道:“多谢老人家,今日我来过,大家也看到了,以后想来没人敢找你家的麻烦,好生过活吧。”

在场的官员都记住了这家,想着回去就交代下面的人,谁若是敢动了这家,那就赶紧自己找根绳一家子吊死才是正经,免得带累别人。

朱瞻基随后一出门,就看到外面围了上千人。

“见过殿下!”

没有下跪,此时无需下跪,百姓们只是躬身行礼。

朱瞻基微笑着走到前方,兵部尚书彭元叔揪住费石,低声道:“要注意刺客!”

费石也很紧张,而在外围的李敬更是紧张的都快尿裤子了。

两人拼命的给手下使眼色,让他们盯紧人群,发现不对就先护住朱瞻基。

可朱瞻基自己却没有危机感,他说道:“今日本宫来看看大家,看看大家过年吃的什么。”

话很短,可却让应天府府尹流汗了。

然后朱瞻基就一马当先,带着这些百姓一家家去看。

这是秀吗?

方醒在后面沉思着。

想了半天不得要领,最后方醒自嘲的笑了笑。

什么秀不秀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朱瞻基知道要去体察民情。

知道了百姓的日子,才好在以后的施政中有的放矢。

以后那些皇帝大多在深宫中生活,长于妇人之手,等一朝登基之后,除去一些帝王之术,对于民间疾苦几乎一无所知,只能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前方不时传来百姓的欢呼,大抵是朱瞻基说了些振奋人心的话。

百姓是最容易满足的,也是最不容易满足的。

看着那一张张欢笑的脸,看着那一袋袋被提走的大米,方醒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

“……祝大家今年万事顺遂……”

“多谢殿下!”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