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85章 悲剧的缩影(第85位盟主,感谢大家)

第1585章 悲剧的缩影(第85位盟主,感谢大家)

马上过年了,没人敢给朱瞻基送礼,可想讨好他的人太多,于是有人就想了个办法,送了各种素食的食材。

这等奇葩的礼物自然被拒了,不提安全与否,只要有方醒在,过年就不会吃不到美食。

“关门吧。”

方醒在给莫愁披上大氅,自从郎中判定她有了身孕之后,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

莫愁用肘撑着桌子,托着下巴,呆呆的看着一根烟管从铁炉子那里一路延伸到屋外。

一个铁炉子就让屋里温暖如春,甚至还有些热。

“想什么呢?”

方醒站在她的身后,笑着问道。

炉子上的水壶微微冒着水汽,莫愁低声道:“老爷,妾身在想这个孩儿会不会听到我们说话。”

噗!

方醒差点笑喷了,他的身体微颤,按着莫愁的肩膀说道:“好了,那孩子现在什么都听不到。”

莫愁点点头,然后摸着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谨慎的,小心翼翼的。

方醒过去开门,然后吩咐道:“要弟,让神仙居关门,伙计都发了过年的东西放回家去,十六再来。”

要弟应了,在得知莫愁怀孕后,她一直都想提前让神仙居关门歇业,只是却不好去打扰神思恍惚的莫愁。

方醒回来关了房门,然后开始记录,记录孕妇各个时期的注意事项,这活他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莫愁看到他伏案疾书,就起身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感动的伏在他的背上,喃喃的道:“老爷,妾身这辈子很幸运呢!”

方醒微微一笑,“嗯,我也很幸运,那就让咱们一起幸运下去。”

......

虽然人少,可方醒却弄了不少美食。

朱瞻基本想和方醒两人一起吃永乐年最后一天的饭,可最后却因为莫愁怀孕而作罢。

大明过的是初一,只有方醒过三十,当然,初一也过。

大宅里多了不少灯笼,朱瞻基在院子里漫步,身后跟着沈石头。

王琰疾步而来,及近,他说道:“殿下,那些刺客应当是都走了。”

朱瞻基看着阴沉的天色,问道:“可查出是谁干的吗?”

王琰摇头道:“这些人是通过一个叫做王柳碎的人传话,这才赶来了金陵。”

“王柳碎?有趣。”

朱瞻基并未留意这些,从朱棣去后,他一直在思索着朱棣教他的那些东西,以及从朱棣身上汲取的经验。

皇帝无需去关注这些小事,什么王柳碎,在大势的面前只能是螳臂当车,无需关注。

“殿下,据俘虏说,那个王柳碎以前就弄过悬赏,信誉极佳,所以才能引来了这些悍匪。”

朱瞻基负手道:“跳梁小丑而已,只要握有大势,这些都是逆势而为,不败而败。”

王琰点点头,近期不少百姓都主动去官府禀报发现陌生人,然后王琰就展开追杀,已经干掉了十多人。

朱瞻基想着心事,最后说道:“这是恶心人的法子,背后的多半是小人,咱们紧张了,他们肯定就在窃笑,可这些人却胆小,否则那些出去的学生最少要少一半。”

王琰说道:“臣派了人跟在那些学生的后面,一直没发现有人跟踪,绍兴府那一起事也和那些人无关,只是一个豪绅被人激了几句,就转弯抹角的找了青皮出手。他以为咱们肯定找不到幕后是他,最后被抓时都傻了。”

朱瞻基和方醒怎肯让那些学生去冒险,就在他们出发后不久,黑刺的人就分批跟了上去,一路暗中保护着。

……

“此次历练很出色,比坐在家中读书强多了。”

方醒很满意,心情不错,于是就做了一个素食火锅给朱瞻基那边送去。

“山长,这一路学生见识了山河,也见识了人心,收获颇大。”

冯翔回来就求见了方醒,风尘仆仆的说着此行的收获。

方醒让他坐下,然后叫人拿了碗滚烫的鸡汤给他慢慢喝了。

冯翔以前不管是在家中还是书院,吃饭的速度都是慢条斯理的,可现在看他喝汤的速度,多半是在外面吃了苦头。

不过他不会问,这是个人的修行,收获和苦头应当慢慢的回味,成为自己一生的财富或是教训。

喝完汤,冯翔嘴也不擦,说道:“山长,乡间还很穷,不过种了土豆的地方倒是能吃饱,就是看着那衣衫褴褛的让人觉得可怜,还有就是愚昧……”

“愚昧?”

方醒微微叹息,许多农户一生都未曾离开自己居住范围的三十里地,纯属是在活着。

“是的山长。”

冯翔目露戚色道:“学生曾经看到一个病人,因为家中认为他那是痼疾,活不了多久,就把他放在家中等死。学生到时,那人已经奄奄一息了,后来学生出钱请了郎中来,说是热证,要是早就医的话,不过是几服药的事,后来那人就……”

“不是担心痼疾,而是……”

冯翔的家境还算不错,至少不会担心钱财,所以他不懂这些。

方醒沉声道:“那是没钱,明白吗?不敢请郎中。”

冯翔分辨道:“山长,那郎中说过,当初最多一百多铜钱就能治好了呀!”

方醒看着地面,冷冷的道:“可若是痼疾呢?治不治?”

冯翔愣住了,他的眼中突然滑落泪水,哽咽道:“那户人家极好,那人临死前还叮嘱家人,不要让我们进去,免得沾染了晦气……”

方醒叹息道:“那是认命了呀!”

生病了不敢去就医,那是因为……担心是大病,到时候家人肯定会倾家荡产去医治,所以不如熬着,熬过了就是老天爷赏了一条命,熬不过……就是天意如此,命该绝于此时。

“家人侥幸,病人侥幸,于是就这样了。”

方醒没有去剖析更多的心态,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个判断。

冯翔想起了那家的孩子,吃个烤土豆都要分一半给自己的孩子,就霍然起身。

“你要去干什么?”

方醒问道。

冯翔推开门,回身拱手道:“山长,学生想起那个孩子就觉得心中不安,恨不能此时就赶到那里,看看他可能吃饱饭。”

方醒愕然,问道:“难道他家已经艰难到这般地步了吗?”

冯翔点头道:“是,那孩子的母亲也是体弱多病,若是……山长,学生想去一趟,不然此生难安。”

“在哪里?”

“在宁国府。”

方醒算了一下时间,说道:“这样你就没法过年了,不过我支持你这样做。”

人有时候会为了某件事而突然冲动起来,不去做就焦躁不安。

方醒随后就准备了些药材和钱钞粮食,让王琰出了两名军士跟着一起去。

目送着三人消失在街道尽头,方醒吩咐人去告知冯家,然后就去找到了朱瞻基。

“哎!”

朱瞻基本来好些的心情顿时就被郁郁填满了。

可他知道,方醒也知道,这等事不知道在大明各地每天要发生多少起,作为太子,他需要的是尽力提高大明百姓的生活水平。

朱瞻基看着那个素食火锅没了胃口,他出了房间,看着阴霾的天空,沉声道:“我要让百姓衣食无忧。”

很普通的一句话,却代表了朱瞻基的决心。

衣食住行,衣食是生存。

“好。”

方醒应了。朱瞻基回身,目光炯炯的道:“百姓不该这般困苦,不该这般愚昧,然后万里挑一的出几个读书人,然后没有谁会去关心那些百姓。过完年那些学生还得出去,继续去教,不过让他们记得把各地的情况记录下来……”

封闭而愚昧的乡村现状让朱瞻基失望了,却也振奋了。

可方醒却知道这条路很漫长,不说那些愚昧的坚持,各地的村老乡老,那些仕宦都是阻力。

路再难,可也得走!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