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82章 知府,变色龙(为盟主‘吃飽還餓’贺,加更!)

第1582章 知府,变色龙(为盟主‘吃飽還餓’贺,加更!)

绍兴府文教鼎盛,能在这里担任知府的官员,若是不学无术,那定然是要灰头土脸。

所以不是科举出身的毕昀就有些灰头土脸,从任职以来,本地那些仕宦都在拿他开玩笑,说他是靠着资历熬上来的,可却有些不学无术。

所以毕昀上任后就开始发狠,缉拿盗匪是一把火,随后就是整顿吏治,最后才是到乡下去劝耕,问民疾苦。

再然后,本地百姓一片欢呼,都说来了个青天。

可仕宦们却对此嗤之以鼻,觉得毕昀还是小吏的手段,登不得大雅之堂。

可毕昀很稳,对此只是淡然,并未生气,只是用雷厉风行来打脸那些仕宦。

可绍兴府的同知张智和通判马尧却对此有些微词,他们不想和本地仕宦搞僵关系,更不想跟着毕昀这个家伙一条道走到黑。

毕昀的胡须有些斑白,他坐在上首,一双沧桑的眼睛漠然的看着同知张智,说道:“此事的关键在于是谁在背后指使了那些青皮,而不是什么科学犯忌讳。”

张智看了在对面坐着装佛爷的通判马尧一眼,说道:“大人,科学在北方传播就算了,毕竟那边就全凭着南北分开取士才能维持着体面。可南方不一样啊大人。”

马尧干咳一声,说道:“大人,南方文教鼎盛,遍地圣人子弟,这个科学嘛……下官以为在金陵闹腾一下就罢了,还下来到处流窜,这不大好吧!容易犯众怒。”

张智看到马尧开口,就隐住得意说道:“大人,此事就按照平常处置吧,那两个学生就打一顿板子,令人遣送回去完事。”

这时有衙役进来禀告道:“大人,那两个学生推着板车到了府衙外面。”

毕昀干咳一声,起身道:“让他们进来,咱们去看看。”

……

绍兴府府衙就在码头边上。那里有一座桥,所以人称码头为府桥码头。

此时码头上已经围了不少人,都在看着大门外的那两个学生。

这其中就有不少读书人,他们大多是幸灾乐祸。

“别怕,咱们是自卫。”

冯翔安慰着有些紧张的李维,看到几个衙役出来,然后抽了门槛,对他们说道:“把车推进来。”

这时那个躺在推车上的男子已经醒来了,只是胸腹处的疼痛让他无法起身,只是在呻yin着。

冯翔两人把板车推到了大堂前,然后站在外面,看着三名官员从后面进来。

“你等何人?”

这是自己报官,所以程序不一样。

冯翔和李维进去,有衙役就喝道:“跪下!”

冯翔拱手道:“我等在金陵从未跪过官员,殿下也未曾要求我等在觐见时下跪,敢问绍兴府这是何意?”

呃!

把朱瞻基都搬出来了,衙役不敢强压,只得看向了毕昀。

张智抚须道:“你等可有功名?”

没有功名你还不下跪,这是想干什么?

冯翔微笑道:“学生二人已经从知行书院毕业,这是殿下和山长亲自见证的。”

张智愕然,本想说知行书院毕业不代表有功名,上面的毕昀却说话了。

“你二人来此何事?马上道来。”

冯翔说道:“大人,学生二人来绍兴府游学,暂居毛二家,今日突然来了十余青皮,扬言要打断学生的腿,并动手了。学生二人奋起反抗,打翻一人后,其他人都逃了。”

“路引可在?”

“在。”

“证人可有?”

“有。”

毕昀随口问了,然后说道:“把那人弄醒问话。”

随后有衙役过去,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那男子居然能自己下了板车,踉跄着进来回话。

“你等为何去毛二家?”

“小的……小的……”男子眼珠子乱转着,最后说道:“小的是听闻街坊说那里有人在蒙骗乡亲,就去查看。”

好啊!

张智微微点头,觉得这个回答再好不过了。

毕昀那双老眼瞥了张智一眼,缓缓的说道:“本官知道你李七,你向来带着一帮人呼啸过市,本官几次想把你们拿了,可却因为你等罪行不彰,憾甚!”

呃!

门外的围观者们都有些低呼传出来。

大家都认识这个李七,绍兴府有名的青皮,但却只是帮大户人家做事,所以拿不到把柄。

没想到知府大人居然也知道。

顿时那些百姓看向毕昀的眼神中就多了许多敬佩。

好官啊!

李七有些慌乱起来,他说道:“大人,小的只是帮衬啊!从来都是行善积德,并无犯事。”

毕昀冷笑道:“你等若是行善积德,那本官早已高卧后堂,何须现在出来审案。人证来了没有?”

“大人,人证毛二在外面等候大人召见。”

“叫进来。”

毛二进来跪下,说了今日之事。

“……大人,冯先生他们本想明日就回金陵,那李七等人却突然破门而入,手持棍棒,在冯先生拿出路引,并问他们可有官府牌子时动手,说是要打断冯先生他们的腿。”

毕昀冷冷的道:“可是实话?若有虚言,本官拿了你一家。”

毛二的身体在颤抖着,他咬牙道:“大人,小的句句是实,若有假话,愿意受罚。”

那李七嘶声道:‘大人,他在撒谎!小的发誓并无虚言,是他在撒谎!’

张智干咳着,朝着毕昀拱拱手,说道:“大人,此事真假难辨,莫不如先关押起来,等查清楚了再说。”

毕昀瞥了他一眼,心中冷笑。

——只要关押了冯翔两人,这就是和科学,和朱瞻基与方醒决裂!

这个坑挖的好啊!

毕昀微微皱眉,双眼下的大眼袋看着增添了些许威严,说道:“本官已经遣人去拿了那些逃走的青皮,此刻该到了。”

张智瞬间垂眸,掩饰住心中的惊骇。

而马尧也是如此。

两人都被上面这位大人那不动声色,却又老谋深算的手段给惊住了。

果然是深不可测啊!

毕昀喝了口茶,把茶杯放下后,蓦地喝道:“李七,谁在说假?”

李七深知自己手下那帮子人不是那等义薄云天的汉子,正在惊惶间,被这一声断喝吓到了,脱口而出道:“大人,小的有罪!”

冯翔有些意外的看了毕昀一眼,觉得上面的这位大人手段轻重有序,看似没精神,可不知不觉就掌控住了局面。

藏龙卧虎啊!

随后被毕昀吓尿了的李七就把此事全倒了出来。

原来他是被一游商收买,那人叫他带人去打断冯翔和李维的腿,先给了三贯宝钞,答应事后再给两贯。

张智怒道:“大人,此等人可恶,下官请大人派了人去捉拿归案,严惩!不严惩不足以震慑人心!”

马尧马上精神了,他拱手道:“大人,要快啊!不然那人闻风而逃,哎!那可真是让人扼腕啊!”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