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81章 能文能武,从容不迫

第1581章 能文能武,从容不迫

大明官差出去办事大多不会出示身份证明——在面对百姓的时候。

而百姓也不敢问,问了罪加一等!

可冯翔就问了,而且很笃定的预判他们不是官差!

为首的大汉目光闪烁,然后一挥手,喝道:“这两人来历不明,拿下他们!”

“我有路引!”

冯翔笑眯眯的摸出路引,展开展示了一下,说道:“谁让你们来的?”

男子目露凶光,说道:“老子要宰了你!”

门口有两个青皮在把守,想来围观的人无法进入,所以男子恶狠狠的道:“这里是绍兴,不是金陵,你们自己作死就别怪老子手狠!拿了他们!”

十多个大汉缓步过来,冯翔三人却是退无可退,他握紧手中的木棍说道:“我就读于金陵知行书院,山长乃是当朝兴和伯,今日你等动手,我无话可说……只是绍兴府怕是过不成年了!”

方醒说过,出去遇到危险,记得报上他的名号,若是真有那等不知死活的家伙,那也别伤心,宽宏大量的兴和伯会让他们后悔出了娘胎。

果然,一报上方醒的名号,那些大汉都止步了。

宽宏大量啊!

前段时间金陵的豪商可是被这位瘟神给弄了几个,据说是先礼后兵,还请了他们去秦淮河玩女人,可那些豪商居然不买账,于是就悲剧了。

而作为青皮,他们不过是受人之托而已,若是把自己一家老小都连累进去……

为首的男子见状就喝道:“怕什么,打断他们的腿,然后咱们马上就跑,谁能找得到?去!打断他们的腿!”

“胆大的就试试!”

一听不是要自己的命,连李维都敢冲着他们叫嚣了。

“山长就在金陵,你们试试!到时候让你们家破人亡!”

“你们都是坏人!”

呃!

紧张的气氛被这个稚嫩的声音打乱了,毛二回头,看到自己小妹正躲在堂屋的门框后面,探出个脑袋张望。

为首的男子看到下面的兄弟不动手,想起临来前那人的许诺,就狞笑着冲了过来。

“准备!”

瞬间冯翔和李维长棍在手,摆出了刺杀的起手式。

男子手中同样是长棍,看到冯翔两人居然敢抵抗,他打个哈哈,疾步冲来,迎头就是一棍。

这一棍的目标是肩头,挨实了锁骨肯定会完蛋。

毛二跑到后面去找兵器,急切间就拿了扫帚,等再回头时,就看到了冯翔身处危险中。

“冯先生,闪开。”

“娘,出来打坏人!”连小女孩都急了,回身喊着。

“杀!”

冯翔双手举棍格挡,啪的一声后,长棍从中折断。

“杀!”

一人诱敌,一人攻击,这就是最常见的刺杀招数。

就在男子再次挥舞长棍时,李维弓步,手中的木棍前刺。

没有惨叫,被木棍刺中胃脘的男子噗通倒地,身体抽搐着。

小女孩咬着手指头,突然兴奋的喊道:“娘,李先生打死坏人了!”

里面急匆匆的出来一个布衣女人,大概是因为没有棉衣,所以她穿了多层布衣,看着有些古怪的臃肿。

小女孩穿着新棉衣,指着外面喊道:“娘,你快看。”

这女人看到地上躺着个大汉,而剩下的那些青皮都呆立原地,不知所措。

“冯先生,这是……”

冯翔笑了笑,说道:“无碍,只是些宵小罢了,稍后学生会去报官,想必绍兴府不敢包庇这些人。”

“我们走!马上走!”

那些青皮已经怕了,在看到冯翔两人配合默契的干翻了自己的老大后,他们害怕了。

不是害怕打不过,而是怕报官!

绍兴府敢包庇这些青皮吗?

在太平府的案子发了之后,没人敢包庇,否则太平府知府张玉清和左都御史兰伟业就是前车之鉴。

“冯公子,我们马上走!”

那些大汉谄媚的挤出笑容,连连后退。

“冯翔,咱们拿了这人去报官吧?”

李维有些气不过,同时也担心走后毛二家会被牵累。

“正当如此!”

冯翔看着那些大汉出了院门,回首说道:“婶子放心,此事我们必然会处置的妥妥当当的,不会牵累了毛二。”

随后两人把那还在发晕的男子绑起来,然后找毛二借了板车,就这样推车往府衙去了。

一路走在污水遍地的民居中间,那些衣衫褴褛的百姓看到后都沉默着,没人来帮忙,哪怕自家的小子这段时间在跟着学习的家长都没来。

“他们可真不地道!”

在侧面推的李维不满的道。

冯翔垂眸道:“别去怪他们,山长说过,处于底层的百姓善良,可那是相对的,当涉及到生存时,善良也会变成冷漠,这是人性,和善恶无关,只和生存有关。”

板车缓缓行走在贫民区的街道上,在各种眼神中远去。

“他们……这是要鱼死网破吗?”

“可怜的年轻人,民不能和官斗啊!”

“哎!回头让毛二一家赶紧逃吧,逃得远远的,再也别回绍兴府。”

这些人都认识那些青皮,青皮就意味着地头蛇,你别想躲过他们的事后报复。

这也是人性!

平民遭殃,他们会为之悲戚,因为他们地位相仿,这是同病相怜。

而冯翔和李维却是外乡人。

而且……穿着整齐!

……

板车就这样一路出了贫民区,在闹市区引发了关注。

穿着考究的商人们正在等待着过年前大发一笔,看到后冷漠的嗤笑一声。

“有热闹看了。”

百姓沉默的看着,贫民区的消息已经飞快的传了出来,他们都默默的跟在后面,想看看此事最终的结果。

“没事做了吗?回去!”

随着那些人的跟随,生意瞬间冷清的掌柜一脚把站在门外看着人群远去的伙计踢了进去,骂骂咧咧的道:“学什么科学,没事做了吗?那就好好的去挣钱。对,挣钱才是大道理,什么狗屁的科学。”

伙计委屈的道:“掌柜,可你上次还让我学数学来着,说是可以帮着算账。”

掌柜的怒气一滞,随后喝骂道:“那让你去死去不去?滚!去后面点清货,马上报给我。”

明哲保身不是汉人的专利,只是人的本性而已。

随后的你死我活,这只是人在察觉到危机时的自然反应。

而绍兴府有些头脑的人都从此事中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冯翔两人已经在那片贫民区里呆了十多日了,眼瞅着就是要回金陵过年的时间,居然有人动手。

这是什么?

有意的啊!想在过年前给金陵的那位兴和伯一记闷棍!

随着板车到了府衙门前,那些‘有头脑的人’都派出仆役家人去打听消息。

而绍兴府衙里早已是混乱一片,那些衙役一路把消息报进去,引发了争执。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