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76章 一百零三丈的神迹

第476章 一百零三丈的神迹

当看到热气球摇摇晃晃的脱离了地面时,胡广的身体猛的颤抖着。

他急促的呼吸了几下,正准备拿出望远镜看看,可那边的婉婉却开始欢呼雀跃了。

“父亲,真的飞起来了!方醒上天了!”

朱高炽瞥了胡广一眼,然后笑道:“婉婉别跳,小心摔了。”

风箱鼓动着炭火在猛烈的燃烧着,那热气球缓缓的开始稳定上升。

“绳子是一百丈有余,你可要量一下吗?”

马苏在震撼之余,马上就问刘明。

刘明呆滞的把视线转到马苏的身上,摇摇头,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它会摔下来的,方醒一定会摔死的…..”

所有人都扬起脖子,呆呆的看着那渐渐升高的热气球。

而皇宫中的朱棣也是站在了高处,令人拿着望远镜冲着聚宝门那边看。

“陛下……”

大太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过来,煞白着脸禀报道:“陛下,兴和伯坐着那个布囊已经飞起来了!”

朱棣的身体一震,然后拿过望远镜,定定的看着那边。

而知行书院的师生们都在震惊之后,倍感骄傲,这段时间的迷茫荡然无存。

这就是我们要学习的知识啊!

儒学有这些吗?

没有!

田秀才用手遮在眉上,看着那热气球,只觉得自己的前半辈子都白活了。

神迹啊!

“解先生,真的……飞起来了!”

朱瞻基虽然相信方醒,可当看到热气球真的升空后,一股巨大的幸福感击中了他。

从方醒教授他方学以来,各方面的压力让他几次想放弃,重归儒学的怀抱。

而这些压力他从未告诉过方醒!

随着热气球的升空,朱瞻基相信那些压力都将逐渐消散!

你们说儒学才是正统,可儒学能有这般手段吗?

别跟我说什么奇淫技巧!

这热气球可以用于征战,先敌发现!

而这只是方学中的一个知识点而已——空气的温度变化导致密度的改变!

朱瞻基用炽热的目光看着空中越升越高的热气球,心情激荡。

“老天爷,这就是神啊!”

“兴和伯就是神灵下凡,辅佐陛下的吗?”

十多个老汉被这场景惊得手脚发软,当即跪在地上,虔诚的祈祷着。

解缙看着这一幕,不禁摇头道:“你看看,这就是底层的百姓,若是有人用这等手段蒙骗,你说他们敢不敢造反?”

“所以德华兄才说要开民智,让……”

朱瞻基一脸狂热的看着那已经升到了百米高空的热气球,觉得心跳在加速,仿佛下一刻就会蹦出来。

“大声欢笑,让你我肩并肩,何处不能欢乐无限……我就在站在舞台中间,我相信我就是我,我相信明天……”

方醒脚踩踏板,在这个不需要顾忌的地方,大声的嘶吼着。趁着没人看到,他一脸刺激的把喷枪点燃,然后把火焰喷进了布囊内。

热气球升空的速度陡增,开始有些摇晃起来,方醒急忙关掉了喷枪,连踏板也不踩了,就趴在竹篮边上,贪婪的看着外面的风景。

“真漂亮啊!”

站在竹篮里面,整个金陵城都落入了眼中。

方醒看着下面那些变小的建筑物和人,不禁冲着下面摆手喊道:“我特么的做到了!我上天了……太阳就在我的身边!”

“真的上天了……”

朱棣举起望远镜,看着那个球状物在聚宝门那边的空中,不禁喃喃的道。

大太监听到这话,心痒痒的想找个望远镜,可环顾一周,能有望远镜的那几人都在如痴如醉的看着,根本没人理他。

“陛下,太孙殿下说了,此物就是利用加热空气的作用才能飞起来的。”

“朕知道!”

正在看的爽的朱棣被人打断了思路,就把望远镜放下,目光锐利。

若是在草原征战时有这个东西,那么敌人除非是远遁,不然难逃追击。

“嘣!”

随着高度的增加,系在大石头上面的绳子终于放完了。

绷紧的绳子发出一声闷响,大石头摇晃了几下,固定住了热气球。

辛老七大声的喊道:“高度一百零三丈!”

“噗通!”

刘明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无力的看着在天空中变得渺小的热气球。

“果真是有那么高?”

朱高炽也兴奋了,连胖手拍打着城墙都不觉得疼痛。

“父亲,婉婉要上天!父亲……”

婉婉兴奋的小脸发红,她摇拽着朱高炽的长袖,不依的要坐热气球。

杨荣把望远镜放下,他压抑着心中的震惊,回首一看,就看到胡广已经是老脸铁青,望远镜已经被他丢在了一边。

“胡大人,这可是兵家的利器,陛下可是说了,谁丢掉就当里通外国定罪,您可得小心点啊!”

杨荣把望远镜捡起来,语带双关的说道。

胡广的目光森寒,扫了杨荣一眼,淡淡的道:“道不同,则不相为谋,杨大人可得想好了!”

说完他就拂袖而去,步伐有些踉跄,甚至连朱高炽那边都忘记去打声招呼,可见失态。

杨荣拿着望远镜,呆呆的看着胡广的背影,心中有些悲凉。

胡广不会因为嫉妒而打压方醒和方学,这只是道统之争。

杨荣缓缓环视一周,看着那些忘记所谓道统的权贵文官们都在为这神迹而欢呼。

可他知道,等热情消退后,一个问题就会浮现在所有人的心中。

——方学和儒学,这场道统之争开始了吗?

道统是利益,也是信仰!

利益一旦丢失,千千万万的儒生就会疯狂反扑!

信仰一旦崩塌,千千万万的百姓就会另入他门!

谁会让步?

想起方醒的脾气,杨荣突然打了寒颤。

奇淫技巧!

诱惑人心!

杨荣想到了这两个词!

如果在没有见识过这等神迹之前,儒家还可以用杂学来打击方学,那么今日之后,你要说什么杂学都不好意思出门。

今日来看热闹的百姓起码有几千人,等他们把这个神迹散播出去后,谁还敢说方学是杂学!

“本候回家了!”

李茂芳终于忍不下去了,他恨不能在城头上架一部射程超远的床弩,把那让他恶心的热气球给击落下来。

可是一百丈的高空,床弩也无能为力!

纪纲没回头的摆摆手,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觉得有些想法应该是可以试试。

“回家!”

武安伯夫人的脸不用脂粉就很白了,她咬牙切齿的握住了身边一个丫鬟的手,那保养的很好的长指甲狠命的掐了进去。

丫鬟不敢叫,也不敢哭,身体颤抖着,仿佛是被武安伯夫人牵着走下了城楼。

走到下面,透过城门,武安伯夫人看到方醒正在义正言辞的说着什么。

“贱人!”

“啊!”

丫鬟终于是忍受不住那股钻心的痛苦,呻*吟出声。

“啪!”

带着血迹的右手挥动,那张保养的很好的俏脸上全是怨毒。

丫鬟倒地,城门外的声音也隐隐约约的传了进来……

“这就是物理现象!不是什么神仙……”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