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76章 断水

第1576章 断水

太阳高照,海水碧蓝。

微风吹动着船缓缓前行,陈默躺在船舱外的阴暗处,只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一条咸鱼,一条随时准备死去的咸鱼。

无神的眼睛缓缓睁开,哪怕没有直视太阳,可陈默依然觉得刺眼。

“老子要死了,家里的女人肯定会改嫁,孩子们要受苦了,不过也好,伯爷说什么来着?”

“对,不经历风雨,就看不到彩虹,嗯,儿子们,好好的经历风雨吧,老子要死了。”

陈默缓缓转头,看到甲板上就一个船工,而且他也是懒洋洋的躲在阴暗处,根本不管外面的情况。

这是他们死里逃生后的第六天。

从昨天开始,黄金麓就下令减少饮水供给。干活的人每天一碗,不干活的人每天半碗。

可那个碗是特么的小碗啊!

于是原本没活的都纷纷要求去干活,却被黄金麓冷冷的打发了回去。

——那是添乱!

大家都知道,最后时刻来了!

幸而黄金麓和林正带头减少了自己的饮水供应,所以暂时还压得住。

可陈默知道,这种情况如果再延续几天下去,只要再次减少饮水供给,慌乱将会爆发,混乱随即将至。

没有水了,最后的那些水被林正令人看守着,而且每次取水后都刻了位置,少一丝都不行。

微风吹过,陈默觉得像是故乡的风,带着一股子烧谷草的味道。

惬意啊!

一瞬间陈默就觉得自己飘飘然欲仙。

可没多久他就抽搐着鼻翼,缓缓的坐了起来。

“什么味?”

陈默看到了烟雾,他慢慢走过去,然后喊道:“卧槽尼玛的!你想让咱们送死呢!”

就在他的前方,一个船工正在拿着火把点火,火头已经在船舷升起。

听到喝骂声,船工缓缓回头,冲着陈默诡异的笑了笑。

这是什么笑容啊!

黝黑的脸上全是皱纹,那干裂的看着就像是老树皮般的嘴唇张开,连嘴里都是干的。

那双眼睛呆呆的,直直的,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陈默。

陈默楞了一下,黄金麓等人已经冲了出来。

“救火!”

陈默猛地警醒,他冲过去,勇敢的扑倒了船工,然后把火把丢出去,喊道:“快来人呐!特么的这家伙癔症了。”

船工的反抗非常激烈,让一直在听从黄金麓的劝告,少动以保存体力的陈默都压不住了。

就在此时,一只看不出本来肤色的大脚踢了过来,船工挣扎了几下,就此寂然不动。

海水被打了上来,然后拼命的冲刷着火头,幸而发现及时,没几下就灭掉了。

陈默躺在甲板上,黄金麓蹲下,沉声道:“你立功了,我叫肖聪记下来,等回去伯爷肯定会有赏赐。”

陈默微微喘息着,目光呆滞的看着天空,喃喃的道:“老黄,特么的人都要死了,你还哄我,那个监军就是个尖刻性子,再说有功劳谁知道?难道你特娘的还能飞回大明去?老子不要了!”

黄金麓拍拍他的肩膀,起身叹息道:“记住了,老子喝尿都能多活几日,别丧气,起来,去休息,今日你没活了。”

“啥?”

陈默一听就怒了,爬起来追着黄金麓低声道:“老黄,我立功了不求功赏,可水得给我喝一口吧,啊?”

黄金麓摇摇头,陈默瞪眼道:“老黄,再不给老子就喝你的血。”

一只粗壮黝黑的手臂递到了陈默的眼前,那凸起的血管让陈默不禁默然了。

“忍着,我从昨日就开始喝尿了。”

黄金麓沉声道:“尿不能多喝,会死人的,所以都忍着点。”

一场灾难被化解于萌芽状态,可人心已经开始乱了。

林正随后找到了黄金麓,说道:“军士们还好些,那些船工的眼神不大对了,就像是要吃人似的。”

黄金麓正躺在床上,闻言他起身道:“压下去!”

……

船工们被召集到甲板上,黄金麓来之前喝了一小口水,眼神凌厉的说道:“同舟共济懂不懂?不懂就下海喂鱼!”

船工们漠然,其中一人喊道:“大人,没水了,还撑个什么劲?迟早是死!”

船工们开始骚乱了,黄金麓喝道:“再乱动都砍了!”

边上的军士沉默着,他们也在绝望,可好歹纪律在约束着他们,暂时约束着。

人群安静了。

“水还有。”

黄金麓毫不犹豫的撒谎了,因为不撒谎谁都镇不住这些深知缺水后果的船工。

“还能支持半个月,可现在不节省,喝完了都去死吗?”

还有半个月?

从饮水剩下一半的时候,黄金麓就封闭了储藏的舱室,每天只许几名指定的军士去抬水出来,所以时间长了,大家对饮水的库存量都有些迷糊。

“对,还有半个月的水,都回去,少特么的乱动,节省些水和食物。”

船工们散了,黄金麓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林正赶紧托了他一把,然后装作并肩走的模样回去。

回到船舱里,黄金麓喘着气道:“下面谁敢闹事,杀了!”

林正很羞愧,作为带队的百户官,麾下三百余人,从开始的踌躇满志,到后面的迷茫,他输给了原先的海盗。

“我知道了,下面的事交给我。”

林正恢复了一个军人的果断,他起身出去,对副百户说道:“以小旗部为一批,轮流出来巡查,发现闹事的,杀!”

于是在长刀的威慑下,加上黄金麓的谎言,船队的气氛恢复了正常。

……

第三天,黄金麓开始喝水了,他喝水的模样有些吓人。

“老黄,你又不是在喝人血,怎地那眼神看着渗人呢!”

黄金麓没搭理他,只是在缓缓的喝水。

一小碗水,他先润唇,然后慢慢的抿,让水滋润着口腔的每个角落,再滋润着咽喉、一直下去……

这碗水他喝了一半,然后闭眼沉思,就像是个木雕。

陈默在边上看着自己那长长的手指甲发呆,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腐烂了。

一小碗水黄金麓喝了一刻钟,然后他起身道:“我有感觉,今日一定能靠岸。”

陈默低沉的道:“老黄,别哄我了,咱们要死了。”

黄金麓起身看着外面,说道:“我闻到了树叶的味道。”

这时外面传来了争吵声,黄金麓皱眉出去,看到一个船工正冲着巡查的军士喝骂。

“水呢?今日的水呢?没水就是他黄金麓骗人!”

“退后,回去,不然……死!”

长刀出鞘,那船工却没有畏惧,反而迎了上来。

“来啊!不干动手你就是……”

“闭嘴!”

黄金麓走过去,一巴掌把船工打翻在地上,说道:“晚了片刻急什么?”

这时那些船工慢慢的从四处聚集过来,后面那艘船上的也是如此。

诡异的寂静!

黄金麓知道,下一刻就是杀戮时刻!

只要开了这个头,就算是马上到了陆地,找到水源,这只船队也废掉了。

彼此失去了信任,在茫茫的大海上,随时会引爆出来,然后……

“今日多发一半的水!”

黄金麓漠然的道,然后看到那些船工们果然都松了口气。

这是试探,约好的试探。

若是黄金麓强硬,这些船工肯定会动手。

绝望之下的人,就没有什么是不敢干的!

陈默担忧的看着那些军士把水挑出来,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批水了。

喝完了明天咋办?

看着那些眼睛发绿的船工,陈默相信他们只要发现断水了,绝对敢晚上去袭击军士们。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