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68章 疑似中毒事件

第1568章 疑似中毒事件

邱帧气呼呼的喝着茶,国朝敬老,哪怕是朱高炽在此他也不会怕。

方醒用手抹了一把脸,说道:“勤斋公,堵不如疏啊!若是朝中一直堵着,到时候他们也不会老实,私自出海以前就有之,以后当然也不会少,到时候您想想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邱帧有些愕然,他久居金陵,整日教书罢了,并不知道沿海一带的情况。

“他们难道还敢抱团……嘶嘶!”

邱帧想到那个后果,脱口而出道:“到了那时,钱极多,咦!可只有宝钞才能通行……”

邱帧不禁上下打量着方醒,抚须道:“朝中清理宝钞,禁用金银,当初老夫以为只是规范罢了,如今看来,倒是所见甚远啊!”

方醒和朱瞻基相对一笑,却不肯详细解释这里面的关窍。

若是任由民间商人出海贸易,那就会造成白银大量流入,就算是全部兑换成宝钞,可对物价的冲击也可想而知。

一切的关键在于,此时的海外诸国并无大明看得上的货物以供兑换或是购买,所以一旦大规模对外贸易,必然就是大额顺差。

这个大额顺差一定要控制在户部,再由户部根据情况,从多种渠道回收宝钞,保证物价的相对稳定。

隆庆开关带来的大量白银流入,直接让宝钞变成了废纸,白银得以堂而皇之的成为主流货币。

而大明以后发生的一切,无不是在此背景下酝酿出来的,影响之大,波及之广,为有明一朝仅见。

随后方醒送了邱帧出去,在路上邱帧就说道:“你们的那个科学老夫看了,学了,有些意思。不过却无劝导人心的东西,这是何故?”

这老头成精了呀!

方醒面对试探没有迟疑,随后说道:“劝导人心不是有儒学吗?科学只是实用之学,重在用,您也可以理解为格物。”

这个姿态很低,而且很巧妙。

教化人心的工作还是要儒学才能胜任啊!

等到了大宅外,看到那匹拉车的老马之后,方醒就提出赠送一匹好马给邱帧,去被拒绝了。

“老夫垂垂老矣,说不准哪日就去了,何必耗费!大明的马不多,留着吧。”

看到邱帧颤颤巍巍的上了马车,方醒一直目送着马车远去,这才回去找朱瞻基。

朱瞻基明显的对这位老先生也没辙:“这人道德高深,不求名利,堪称是难得的君子,加上年纪大了,就算是父皇在此,怕是也只能听着,不好说话。”

人老成精说的就是邱帧这种人,朱瞻基已经明悟过来了,邱帧看似气势汹汹,可他的目的不过就是来警告一下。

——年轻人,别把南方搞的乌烟瘴气的!

而这个年轻人不但是指方醒,也是指朱瞻基。

倚老卖老啊!

“他对科学的态度倒是很开明,看样子是真的认真看过那几本书,只是对出海却是非常忌惮,这便是局限性。”

方醒皱眉道:“而且看他的意思,对在金陵大动干戈可有些警惕,还是趋于保守啊!”

朱瞻基笑道:“该有的尊重会给他,可国事却不可能为了尊重而更改。”

这是皇储的底气!

方醒点头道:“正该这样,只是不知道他回去会怎么说,若是胡搅一通,咱们又会多一些对头。”

……

可邱帧回去后,几个以前的学生担心他,一直在家里等着,老先生却很干脆的就称赞了朱瞻基。

“殿下,他说您英果过人,待人和气,而且眼光独到。”

贾全觉得那老头就是在拍马屁,先牛笔一把,然后又放低姿态。

可朱瞻基却觉得邱帧很有趣。

“殿下,那位勤斋公看来也不怎么样啊!”

嗯?

朱瞻基皱眉道:“你懂什么!这是顾全大局。”

看到贾全还有些不服气,朱瞻基教训道:“若是他回去隐晦的说一番本宫如何的倨傲,如何的不近人情,难道本宫还能动了他不成?”

这等君子人气极高,就算是朱棣在,也只是一笑了之,不然就是给自己抹黑。

贾全认错,出去就找了方醒解惑。

方醒正在和莫愁一起做晚饭,急匆匆的出来听了问题,就急匆匆的道:“人老成精,除非是言秉兴那等人,否则谁会傻乎乎的来触殿下的霉头?再说他安贫乐道,还肯买了科学的书来学,这等人不迂腐,好了,滚蛋吧!”

方醒一溜烟就进去了,贾全迷迷糊糊的回去。

沈石头已经在吃饭了,一个比他脑袋还大的大碗里装满了米饭,上面有两条烤鱼。

这鱼烤的不错,细刺又少,沈石头直接连鱼骨头一起嚼碎,然后刨一大口米饭咽下去,满足的叹息一声。

看到贾全没精打采的进来,沈石头用筷子指指桌子,说道:“你的在那。”

贾全有些神思恍惚,他觉得自己的未来应该不出两种可能性:一是等朱瞻基登基后,担任侍卫统领;二是朱瞻基登基后外放。

可考虑事情不周到,怎么可能外放?

一心想外放的贾全不知不觉的就开始吃烤鱼,食不知味。

沈石头的胃口非常好,吃完了一大碗饭菜,还意犹未尽的准备去弄一小碗面条来收尾。

等他在厨房吃了面条回来,在屋外就听到了贾全剧烈的咳嗽。

等他进去一看,就看到贾全手扶着桌子,弯腰在呕吐。

“是不是有毒?来人!叫郎中来!”

沈石头喊了一声,然后掉头就往朱瞻基那边跑,路上碰到一个侍卫,就低声道:“去兴和伯那里,让他先别吃饭。”

那侍卫看到他随即就朝着朱瞻基那边狂奔,心中一个激灵,然后就赶紧去通知方醒。

……

“啥?有毒?”

方醒嘴里嚼着一块干煸肉片,只觉得加了孜然的味道和烤肉差不离,闻言他看向莫愁。

莫愁没慌,垂眸道:“老爷,今日咱们的食材是神仙居送的。”

“哦!”

方醒把肉片吞了,然后猛地放下碗,一头就往外面冲去。

莫愁也想起来了,她起身看着外面,目光忧郁。

……

方醒一路狂奔到了朱瞻基那里,此刻里面已经围满了人,朱瞻基不耐烦的声音传了出来。

“没有的事,食材都是来自于第一鲜,哪里来的毒?!”

跟来的御医已经在给朱瞻基检查了,方醒进去驱散了那些侍卫,问道:“腹中感觉如何?”

朱瞻基笑道:“很好,觉得能吃三碗饭。”

方醒握紧手中的小瓶子,回身喝问道:“贾全那边怎么样?”

有人飞奔过去询问,稍后回来禀告道:“伯爷,贾大人……是被鱼刺给卡住了。”

……

朱瞻基的驻地闹哄哄的,很快消息就传了出去。

结果金陵大小官员都来了,有人面带忧色,有人面无表情,有人面色惶恐……

“虽然是误会,可却相当于敲打了他们一次,倒也是歪打正着啊!”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